不可有悲哀

不可有悲哀   一   昨晚下过雨 地上的落叶更多了 风在树梢、屋顶发出声响 我默默向窗外…

不可有悲哀

 

 

昨晚下过雨

地上的落叶更多了

风在树梢、屋顶发出声响

我默默向窗外张望

窗纱缓缓飘动,又

慢慢静止。间或鸟雀鸣唱……

 

而天空的昏暗,亘古绵长

这时,枝头轻烟般闪动了一下

在空寂中融入灰蒙冬日

 

 

醒来时,清晨六点的钟声还在余音里回荡

“要起床了。”

你用含混的声音说

“知道!”

他这种坚定的语气

让你有些惊讶

也许,他很清楚,时间消逝

某种寂静的呐喊,只在心的秘密深处

回响、出走……

 

 

倾听风声

她想告诉你,风

从发梢拂过

那种飞扬的姿态,在冬日里

接近某种祭典的幻象

她飞入一首诗

在白幡布飘扬的祭坛,垂首默祷

 

 

窗帘合拢,灰暗涌来

我本身也溶解到一个灰色世界

(它是无形的。)

这是世界本身

我如守夜人

打着瞌睡把额头默默垂下

 

 

若干年后的某个冬天

我们会踏着那些落叶走向死亡

我是一个人,但另有一个我

背着包站在雪地

眼睛都被刺痛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如此,而已

 

很多话说了也是白说。

那就说说日常。

那天,陪孩子上街,她去忙,我随意闲逛。小县城里曾经繁华的荆江大道,靠邮政大厅这边,差不多有一半的店铺关门了。

记得我们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说:“金九银十”,更不消说冬月腊月的旺季了。而今,大街上少见人烟,一派凋敝。我偶尔向店铺里张望一眼,马上引来里面急切的目光与热情的招呼,弄得我向欠了人家什么似的,只好收回目光,急匆匆离开。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打下这句,更想到今年的邹先生与弟弟一直闲居在家。好在他们甚是相契,一起钓鱼打发时间。天气预报这一段雨雪连绵,想来鱼是不能钓了。

昨日,弟弟从沙市回来(他去打了十来天零工),说与侄子转去一千元,要他添置冬衣。我笑他是不是又赚到钱了,他笑,静静地。

人保持安静和沉默其实是有难度的。但我们能怎样呢?我们安安静静地活在这里,悄无声息。

如这灰蒙蒙的天。

如这风中飘落的黄叶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