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

气温陡降,是冬天的模样了。更兼细雨滴答,天色暗沉,心底越发多了一层寒意。   想到婆婆前两次发病都与…

气温陡降,是冬天的模样了。更兼细雨滴答,天色暗沉,心底越发多了一层寒意。

 

想到婆婆前两次发病都与气温突变有关,吃过早饭,我就迎着冷风冷雨去小区看二老。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远远地,看见婆婆的门虚掩着,露出一尺多宽的大缝来。莫名的,我的心安宁了下来。还没进屋,我探着脑袋朝里看,见一双大脚在地上有节奏地轻轻踏着。(莫非公公在心底哼唱某支老歌?)

 

“伯伯。”我喊。

“呃。”身穿迷彩服棉袄的老公公站了起来,“是你呀。你姆妈不在家呢,不知道她跑去哪了?”他明显有些不知所措,走进房间看了看,又折回来。

 

我也徒然地朝里面看了看。“我没事,就是现在气温陡降,恁那们年纪大了,我来和恁那们说一声,恁那们就呆家里看电视烤火。我看电视里面的养生节目,说人老了血管脆弱,要注意保养的。然后她那又糖尿病这些年了,要越发小心。再说,又下雨,路上滑,怕摔倒呢。”

 

“嗳,谢谢你还记挂着我们的身体。”伯伯脸上露出些许羞涩笑意。

“怎么不记挂?自己家的老人啦。”

 

我与伯伯站着说话,眼睛落在案板上两碗切好的菜上面。那是一碗黄瓜片和一碗豆角。那豆角上还点缀了一点辣椒。

 

“你看她菜都备好了,现在不晓得去哪里了?”伯伯袖着手,脖子深深地缩进棉服的毛领里。“我还不是和她那说了,要她不出去,她哪里听我的?等会她回来了我把你的话告诉她。伢们话她还听一些的。哎,她又不怕冷,晚上起来上厕所衣服都不披一件,我还不是担心她感冒——百病凉上起。”

 

“哦,还是注意些好。”

“我和你去找找她?”公公带着询问的语气问我,“她大约去哪个婆婆家里去玩了。”

他说着,伸出手把抵着半边门的那把椅子拿开。

 

我走了出来,一阵冷风让我不由得缩起了脖子。脖子上的纱巾很软,脖子缩在里面,很舒服。

“天真有些冷了!并且也喜欢下雨了,恁那们还是呆家里的好。”我又说了同样的话。

 

“也该冷了,今日冬月初六了。”

公公这样说的时候用手轻轻带上了门。

“叩!”我听到一声轻响。公公再向我说什么我已听不太清他,仿佛自己也随着这声音坠入在更冷的风声里。

 

我们在拐弯时,公公说:“住这家的婆婆现在不在这住了。”他这样说的时间已走到我前面,又用很重的脚步摇摇地向另一个方向走了去。

 

也许因为天冷或下雨,偌大的小区再没有看见一个人走动。在我默默看着旁边花坛周围的菜蔬时,在我的思想宁静得植物一般的时候,人家厨房里电饭煲里煮饭时小小的咕咕声都听得到了。

 

“天冷了,你还是回家去吧。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找不到她我就回去。”

 

“我没其它事,就是担心恁那们,过来看看。”

 

“嗯。我们暂时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她肯定去玩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公公有些茫然地打量着眼前的楼房。他就在我旁边,我能感受到他的不自在。那使我也感到一种不自在——也许他的局促与不安与我一点联系也没有。

 

我们继续向前走着。小区的楼与楼之间,灌满了风,搅得很多声音越发响了。依然没有看见一个人,偶尔闪在人家窗子上的人影,迅速又不见了。隔着窗子,可以听到人家吃饭说话的声音。

 

“你回去吧!天冷了,又下雨,回去吧!”公公说:“你又没打伞。”

我沉默片刻,说:“好。那我回去。恁那也回去吧。恁那们都还没吃饭,奶奶应该就要回来了。”我其实还想说糖尿病人要少吃多餐,要公公记得提醒一些,又觉得自己太啰嗦,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进去。

 

公公的眼睛是浑浊的,充满着祈愿与热切。我看了看他,朝他挥挥手,与他分别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出了小区,我在湿漉漉的乡路上往回走。

 

初冬的雨扑面而来。我能感受到额前头发的湿润,这样的凉意使我感到一种寒意与清醒。我拂了拂肩头的头发,脖子不自觉又往纱巾里缩了缩。

 

雨丝偶有扑到我的脸面,闪闪烁烁,如我还未去婆婆家一样。我穿过冷风,忽记起《圣经》有言: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