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在东莞

2002年之前几年,我在屋里种棉花,丘陵地带,面积又不多,2、3亩的样子,过几天打那些毒药治棉铃虫蚜虫,又赚不…

2002年之前几年,我在屋里种棉花,丘陵地带,面积又不多,2、3亩的样子,过几天打那些毒药治棉铃虫蚜虫,又赚不到钱,得不偿失。如是决定南下去沿海一带闯荡。

从常德火车站坐的绿皮火车,车厢里挤满人,没有地方坐,上个厕所都不方便,就站着,一直站到广州,人贴着人。一般晚上6点多钟的火车,到广州火车站就是早上了。

首先第一站是落我兄弟那里,顺德某家具厂,那个时候查暂住证不严了。厂在一个小巷子里,各种设备,工具,家具半成品,琳琅满目。厂里布满了灰尘,油漆味刺鼻,弟弟跟主管和门口保安打招呼后,让我先住在宿舍里,再看招不招人。在顺德玩了几天,不招人,便坐客车到东莞厚街三屯。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朋友在厚街三屯打工10年了,有一定的人脉关系。于是从顺德坐客车前往厚街。由于头一次出门显得紧张,又听不懂广东话,还只到厚街家具展览城,即嘉华大酒店附近就下车了。大概是桥头管理区,距离厚街镇还有嘿远八远。

既然下车了,就顺便观看一下风景,沿海城市果然发展好,东莞连接虎门的主要省道s256宽阔无比,路中间有隔断墙,像飞机场,路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路两旁就是些巨大的施工场地,有修建厂房的,有修建出租房,有修建小超市的,未覆盖到的,就是一片荒山野岭。三屯到道滘镇沿路都还没有开发,光秃秃的。还有些小地方,名字很有意思,宝屯管理区涌口,当地人读冲口。还有去过赤岭,福神岗,东面道滘镇也经常过去玩。

后来上了班之后有专门去那些荒郊野岭去看了的,往西边去有一个村叫汀山,记忆中有稻田,种着香蕉。东莞本地人很信佛,家家户户都有神龛,墙角也有,烧香拜佛,基本上天天放鞭炮,整天弄的烟雾袅绕的,显得很神秘。村子里长着最多的树就是榕树,榕树下有小公园,一些阿公阿婆屐耷着一双拖鞋,坐在榕树下叽里呱啦聊着天。

由于规划到位,公路两边最少都距离有50米才建房子,留了50米的空。路两旁不修建门面,偶尔有些大工厂、酒店、展馆。那个时候的东莞就有现在的常德发达。往东莞方向去还有一条森林绿道,很是养眼。道路规划的好,以后道路拓宽就不需要拆迁费,哪像我们湖南,道路又窄,都是90年代修建的,路两旁全是居民楼,不利于交通安全,不利于经济发展。

等了一会儿,来了一辆写有厚街两字的客车,于是我慌忙坐上去,到了快下午,接近晚上,饥肠辘辘,人生地不熟,路上站点多,上上下下的打工仔很多,车行驶的很慢。五湖四海的打工仔,叽里呱啦,我是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好不容易到了厚街标志点,下了车,我便联系我朋友,问距离他上班的地方有多远,他说大约有3公里。于是我开始扛上行李,一路步行一路看标志摇摇晃晃走到了三屯某工厂,我朋友他在鞋厂食堂上班,工厂类似于90年代的乡镇企业,但规模大些,工厂和食堂分开的,东边是厂,西边是食堂,在三屯一北环路上。应该是归企山头组管理吧。食堂后面是金海岸溜冰场。第一次见到华润超市,就感觉像刘姥姥看大观园,太大太壮观了。

 

那个时候的三屯有多少人?我这么跟你说几个工厂、超市你可能不太清楚,三屯管理区(一个村的范围),预计不止10几万人,相当于现在津市的人口25万一半那么多。

印象中比较深刻在附近的大型工厂有伟易达,爱高电子厂、超市有华润,好润佳对面有一个地下商场。厚街电影院,这些都拆的拆了,搬的搬迁了,爱高电子厂对面修建有大型别墅群,那个时候好羡慕住在别墅里的人,洋车洋房。再过几年,厚街的建设越来越漂亮了,有大型新华书店,我经常去里面看书。书店旁边就是一溜儿门面,很洋气。街道里铺了油路,干净整洁,新华书店对面是邮政储蓄所,我每个月都会往家里寄钱的。

那个时候进工厂很难,朋友便跟我找了一个出租房做保安,就在食堂旁边不远。老板是卖五金建材的,老板的爸都在,80几岁的样子,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整条街都是打工的人,五湖四海的人,社会治安秩序很乱,白天经常有小偷上楼把全部铁锁撬开偷盗钱财。经常听到抢劫的,打架的。

在这里租房的大部分是爱高电子厂的员工,那个时候爱高电子厂有上万员工。爱高电子厂往南就是厚街镇,我这个出租房距离厚街就三公里左右的样子,附近还有陕西农贸市场,体育场,和宝屯管理区交界。由于打工压力大,出租房还有一个人跳了楼,警察后来做了处理。我觉得中国最好的发明就是微信支付、支付宝,没有了现金交易,小偷小摸、抢劫的都少了许多。

2003年,爆发了非典,那个时候只戴口罩,我记得我队里的一个朋友从涌口来看我,戴的口罩,不封控,不搞检测,也不知什么时候非典消失了。在出租房还认识到了遂宁的陈贵等朋友,江西一个当兵的,忘记名字了,还有一个广西佬借了我20块钱,跑路了。后来鞋厂搬迁到运河边,我便辞去了保安一职,做了小生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