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是雨吧?是那样细细碎碎的声响。又似雪,仔细听,那样细细叮叮的声音,有着雪末子的味道。 ——抑或雨夹雪? 生物钟…

是雨吧?是那样细细碎碎的声响。又似雪,仔细听,那样细细叮叮的声音,有着雪末子的味道。

——抑或雨夹雪?

随便聊聊的图片

生物钟习惯了五点多醒来,但不想动,躺在床上。六点五分,闹钟响,关掉,继续闭目,耳朵却是张开的,听安安房间的动静,怕她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迟到。天冷了,暖和的被窝真是让人舍不得离开的。

昨天与安安说起天冷了,大清早爬起来送过她之后天还没亮,去走路都有点怕的。她说你睡啦,不用送我的。不管她是就这样一说还是真这样想,反正今天的我是赖在床上不想起了。

忽然冷了,是冬天了。

昨,芷涵与我聊天,说她的课上得非常成功。这是她今年入职以来的第一堂录播课,县教培的教研员下来听课。

嗯,把她的原话记录在这里:

“我知道我会上得很好。我准备得很充分。

开始的时候学校管教学的校长觉得我年龄小,担心。看见我一次就说一次,你代表的是我们学校啊。

教研员说我的基本功扎实,评价丰富及时,肢体语言有感染力。别的学校老师评课:说我功底深厚,要向我学习的地方很多,要专门请教。

我的师傅也帮了我很多,主要是她相信我,一直鼓励我。就她一直鼓励我,说就是要一炮打响。

我的教案写的很简单。我就是不喜欢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我觉得简单的教案更明晰。

我觉得我去年学到了很多。我从前的校长,我每次上课都是她评的。她评价的语言非常中肯和一针见血。”

看着她打过来的一连串的语言,作为妈妈的我真是开心啊。

“今天运气爆棚,那边的学校还给我补工资了。”芷涵的这条消息还没有过来,大红包已经转过来了。

干嘛?我问。

高兴啊。

的确高兴!一份努力一份收获,妈妈相信你会越来越好。

“姐姐的课上得很好呢。”

昨晚接安安的路上,我告诉她芷涵与我说的一些。

“姐姐对工作很负责的。周末晚上我睡觉了,她都还在准备的。”

“嗯,她每个周末在家都还忙工作的。我觉得她做得最好的是对每一个孩子都不放弃。他们班有两个孩子成绩不好,姐姐说她经常给他们单独辅导的,说不能让他们这么小就掉队。还说他们万一赶不上,她尽力了不后悔。”

“嗯。”安安点头,忽然话锋一转,“不知我长大了会做什么?”她这样说着,侧脸望我,目光里是悠远,是憧憬。

“你现在不想这么多。好好读书,先把书读好。嗯,还是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事。”

与孩子们相处,总让我感觉时光仿佛回到了少年,洋溢着理想和热情。

而天地万物以排山倒海之势,奔向各自的位置。

是的,如我此时耳边的风,时而是一些妙音,时而呼啸着令人心颤。它在我心里,以近乎孩童般的词语表达着自己。

我想,就本质而言,我们的梦想是一致的,我们平凡的生活,因了我们的孩子带来的希望而趋于完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