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不观“西洋景”

桥头湾子村7组,包含两个营子,西边营子有十几户人家,统称桥头;东边就是桥头湾子了。 伪满洲国时期,这桥头村有一…

桥头湾子村7组,包含两个营子,西边营子有十几户人家,统称桥头;东边就是桥头湾子了。
伪满洲国时期,这桥头村有一户苏姓人家,这家主人叫苏进财,那年他43岁,长脸,尖下颏,脸上有几个惨白麻子,小眼睛,有时说话一着急,就口吃发作。苏进财家有五间瓦房。东西厢房各三间,均为坐南朝北的草房,草房南另有5间小草房。房子南边是公路,公路南是一片约一千米长、百米宽的荒草滩,荒草滩以南是锡伯河,河宽约三十多米,河水深约一米,河水清澈见底,常年流水不息。

随便聊聊的图片
苏进财家房多人少,有五间草房都空着。进财进财,生财有道,苏进财就把空着的五间南房开一客店。
经过一番装修,选一吉日,燃放鞭炮,便开业了,成了远近略有名气的“苏家店”了。这家客店开得很随意,客人少时,客人可以到后院和主人一家一起用餐,并且收费很少,客人多时,则临时雇人帮忙,做饭做菜。
这年将近年关时,店内来了骆驼商队,骆驼有五十多峰。骆驼队到店门前,在店门前的路边站定,带队人则进入店房内讲好价、定好房。货物卸到店房前的路边上后,骆驼便被赶到草滩吃草,晚饭后留下三人看货,四人放骆驼,另三人到屋内休息。听说有骆驼住店,桥头营子内的两个青年后生宋起和张子良好奇,想要看“西洋景儿”,——也就是“稀罕事儿”、“新鲜事儿”的意思——便结伴散步闲溜达,到骆驼的扎圈地看了一会儿,就回家睡觉了。
到晚上三更左右,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十多名骑匪,这伙骑匪有带枪的,也有带刀的,还有手持棍棒的。这伙骑匪冲进苏家店,先把这住店的看护货物的和看骆驼的拖捆在一起,四骑匪负责看押,两持枪匪徒在院门口看门警戒,其他匪徒则负责捡挑货物,凡属贵重货物如绸缎、布匹、钟表、药物、银两等洗劫一空。
折腾了半宿,天色微明时分,骑匪飞奔而逃。天大亮后,驼队领队查验被抢劫损失的货物、钱等,共折合白银近千两。早饭后,领队人在当地租借骑马两匹,去公爷府警署报案。
接案人问:“你们自己有没有线索?”
“有,昨天晚饭后有两个当地的年轻人,来踩过点儿。”
又问:“你们认识这两个人吗?”
答:“认识,扒了皮也认识。”
两警察骑马跟在领驼人的马后,直奔桥头湾子事发地。
听说苏家店夜里驼队被骑匪抢劫,当地人都来看景,宋起,张子良也在其中。
领驼人引骑警到现场后,赶驼人中的两人,手指宋起和张子良说:
“就是他俩。”
不容分说,伪警察将宋、张二人用绳子分别捆住双手,挂于马鞍子上,连拖带拉得弄走了。他二人一边哭一边喊“冤枉”,村里众人一个个瞪大眼睛,深感奇怪。
到警署后,二人被审问,均矢口否认,又经过多次审问,回答如初。因为没有口供,警署也是无奈,几天后,就把这二人送往热河羁押,在羁押过程中,每两三个月提审一次,而二人回答依然如初。
二人在狱中没有囚服,
冬季被抓去时,穿的是棉衣,春来天热,就扯出棉花当夹衣穿;到了夏天,就扯掉里子,当单衣穿。
遭受冤狱二年的张子良
、宋起的二人,等到了秋天,又把里子缝上,寒冬来临,再塞进棉花。如此两年又八个月,因为他们不是劫匪,根本不知道劫匪行踪,是冤枉的,警署才将他两人无罪释放。
回到家时,二人发长到肩,头发上虮子成串,衣服上虱子成堆,衣服破烂不堪,脸色蜡黄,走路是一步三晃,险些死在狱中。
从此,二人吸取了教训——无事不观“西洋景”。
宋起在解放后随儿子迁往外地了,张子良终生未娶,七十五岁因病寿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