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气升起时,我们会掉下眼泪

今早醒来,我试着打开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还能打开。昨天,一位叫保新的人留言称“时事不好写,弄不好被屏蔽了就看不到…

今早醒来,我试着打开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还能打开。昨天,一位叫保新的人留言称“时事不好写,弄不好被屏蔽了就看不到你的文章了”,嘱我要“谨言慎行”。昨天那篇曲里拐弯的《江南的雪还在下……》文章还在,陶女士三个字留言“看哭了”像铁锤一下又一下砸在我的心头,看留言时间是晚上9:17分。那时,我刚发了条微信,便睡下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哪里知道,隔着一条长江一个带领一大群人在风雪中谋生的女强人正在流泪。她的那家公司是做服务业的,曾赢得过很多荣誉,既为六十多名员工解决就业、家庭生计问题,也为那些弱势人群提供了极大的帮扶,让人相信正义,人间自有公道。这三年,各项业务基本上定格不动了,企业深陷困境。有人曾劝她解散掉公司,她说那些员工都跟自己打拼多年,养家糊口都靠这份工作呢,失去生活来源,他们的日子怎么过?于是,硬撑着,一年又一年,总是不见头。这期间,她遭遇亲人离世、自己情绪低落几近抑郁症。这个夜晚,她读了《江南的雪还在下……》,那雪花姑娘回到江南大地母亲的怀抱,轻抚母亲的伤口,极尽温柔中有一份依靠。她或许想自己离世的母亲,母亲活着时一直随她生活。她最敬重的哥哥去年去那一边陪伴母亲了。

无人的雪夜,她在哭。我想起前天下午,我大学同窗王教授在广州的一小区下楼去做核酸,却不见了往日的检测点,有人告诉他:撤了。当地当天的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分类实施核检,鼓励家庭自备抗原试剂盒。这预示着广州市就此告别了大规模核检。今早,我将广州同学的遇见,南方吹来的暖风,告诉了陶,让阳光照进她的心田,希望在田野上。

冬季飘雪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寒冷中也需要如同炭火一样的“炉子”,哪怕是看得见的一束光,也会温暖人心,给寒冷中前行的人以鼓励与希望。

昨天下午,窗外雪花在飘,我在整理书稿。一位微友给我发来一条微信,说转了我的《江南的雪还在下……》文章,客气的说:“何老师,特别喜欢读您的文章,佩服您的热血真心”。现在文章多得像漫天的雪花,不能慢怠能读还肯转发自己的文章的知音。于是,我随手回复:“谢谢你 ,当下平民承受着痛却无处诉说,我曲里拐弯挖个小孔,透口气”。聊天中,她告诉我:自己就是从机关抽调到检测点上的“大白”,其实自己与单位跟医沾不上边。不幸点上有人阳了,她和同事被5+3(5天集中,3天居家),刚冒雪从集中点回到家。在那个临时隔点的群里,见识了当下的人间百态和您文章里说的差不多。我安慰她:经此一战,心理上承受的伤与痛,将会变成未来成长的养分,让人更从容面对现实,善待生命。欢迎解除后,你与家人来九华山走走,我这吃住都还方便。她高兴起来,立即回复:“一定,早就向往着您的九华山何园的生活”。

如此就好,我回复:“我在听音乐、改文章”。原本是提醒她我正在忙着,你赶紧看看家中还有什么好吃的,点火做饭,让日子热气腾腾起来吧。她诉说单位的诸多苦难来了:有人被撤职查办,有人工伤死伤,大家都疲惫不堪了,正事做不了,家里老人小孩也顾不上,自己连病也不敢生……听闻此状,我的心不由得沉了下来,只能陪伴她说会话。世人心态经此三年都大变了,稳住己心,捱过冬天,春光里总会温暖起来。她回复:“无比盼望那一天”。

此大白,非张家班子里的大白,他们与众人一样在承受,在牺牲。

人生哪里架得住折腾,平民百姓架不住,此大白们也架不住,只要心是肉长的都架不住。正因为如此,南方吹来的暖风,是这个冬天最令人振奋的风。我原本就喜欢广州人煲的各种汤,上好的食材里放上各种药材,微火慢炖,滋味漫长。我与王教授的约定但愿能早日实现:在羊城街头小酒馆里,一罐汤,一瓶酒,海吹慢喝,聊聊我们在校园时挂在嘴边的匈牙利诗人斐多菲的那首诗,那时青春年少,我们还没遇到爱情,也还不知道自由的珍贵。如今,我们该如何重新看待生命、爱情和自由?

古人说过大疫不过三年,我们在疫中整三年了,已经知晓奥密克戎致病力已大幅降低,专家称目前无证据表明新冠有后遗症。我在羊城的同窗王教授称那天下午默立小区许久,想到那往昔的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城市的烟火气又要回来了,一种无端的悲哀如潮般漫过心田,自己竟掉了泪。

江南的雪今天早晨停了,南方吹来暖人心的风。雪花飘过之后,当我们看到那人间烟火气袅袅升起时,我们也会掉下眼泪:因为,我们都太不容易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