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声

死神,将人们推进幽深的黑黑的洞穴,而白衣天使,则用他们稚嫩的翅膀,与死神殊死搏斗。 有时候赢了,有时候两败俱伤…

死神,将人们推进幽深的黑黑的洞穴,而白衣天使,则用他们稚嫩的翅膀,与死神殊死搏斗。

有时候赢了,有时候两败俱伤,有时候泪洒沙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夜色深沉,重症医学科的病房里灯火通明。羸弱的生命躺在一张张病床上,身体被超链接,各式各样的连线、管道捆绑着他们,有的已经停止了呼吸,有的早已昏迷不醒,有的则在朦胧中。

苦痛、慌乱、茫然、无助、烦躁、麻木,海浪般向他们涌来。这是相当封闭的地方,没有亲人,没有亲人的目光,没有亲人目光的凝视。他们躺在这里,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医生和护士。那蓝色身影忽闪忽现,轻盈的脚步,仿佛天上的云朵,观察、测量、注射、喂食,一切秩序井然,一切顺理成章,一切无影无形。有谁知道,他们在一个寻常的夜晚,要测多少次体温,要测多少次血糖,要吸多少次痰,没有人注意这些,病房外的世界很精彩,他们的家人根本不会了解。没有人知道,医生24小时值班是怎样的滋味,反复被唤醒,反复在思虑,反复在急救。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些,他们必须微笑着,面对一切。当化验单上的箭头被拉长,数字在上升或下降,当监护仪上的生命体征偏离了正常,当患者的自主呼吸突然微弱以至停止,当患者的意识突然模糊以至昏迷,当患者的瞳孔在光的照射下不再感动,麻木的洞口愈来愈大,他们眉头紧锁着,争分夺秒地去思考去应对去处理,而当这一切恰恰相反,他们会心的笑了,很可爱的样子。

这便是,我守候的乐园。没有树,没有花,没有草,没有小溪,没有山泉,没有游鱼。只有, 变幻不定的目光,起伏不定的情绪,以及,始终如一的心态。

 

那一年,病房来了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年,是车祸伤。来时,深昏迷,没有呼吸,无光反,虽然没有最终做相关的确诊性检查,实际上已经脑死亡,因为涉及的影响较大,院市级领导,乃至省厅都很重视。他已经在死神的掌握之中了,尽管百般呵护,尽管用尽了各种方法,结果还是无济于事。最后一个夜晚,我因为担心患者的病情,没有回家,当他仅有的心跳渐行渐止,死神恶笑着,他走了。壮硕的身躯仿佛茁长的白杨,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白色的床单轻轻地覆盖。死亡在哪里,死亡就在眼前。彼时彼刻,他的父母,欲哭无泪;我们,欲语无声。无力回天,情何以堪!

那一周,急诊送来了一个无名氏,是个流浪者,被发现躺在路边,几经周折,来到我们医院。他的浑身脏兮兮的,好像涂满了煤灰。他的呼吸已经停止,影像学检查,脑部有出血,同时合并梗死。没人问候,没人缴费,没人关照。病情如此之重,死亡好像在所难免。经积极救治,大约四天之后,他的自主呼吸奇迹般地恢复了,一周之后,他彻底醒了,并且能够活动。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家庭住址,当我们终于联系到他的家人,他们赶来后竟然神情漠然,冷嘲热讽。说我们不该救他,甚至盘查究竟是谁把他送到医院的。本来是非常欣喜的,治疗效果如此之好,实属罕见,结果却令人心痛不已。惊悚挽着悲哀,扎扎实实地向我们扑来。

那一夜,子时刚过,一个病人走了,一个多发伤的年轻人被赶紧送过来,因为病房没床,他已经在手术室等了许久。多发伤,低血容量性休克,他已昏迷,生命危在旦夕。输血输液,会诊,很多人在忙碌着,在一个静悄悄的夜晚,灯光明亮,同样明亮的还有众多医务人员的目光。终于,他的生命体征稳定了,血压恢复正常,心跳恢复正常,呼吸恢复正常。几天之后,他微笑着走出了重症病房。我们也笑了,很开心!

 

医学的真谛,在于解除病人的痛苦,在于挽救病人的生命。虽然,很多时候,我们的确是无能为力的。正如一位很有名的医生所说,有时去治疗,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我们能够做到这些,也应该很欣慰了。当我们懂得了医学的真正内涵,不遗余力地去救治病人,抛却了荣誉地位利益,以及一切的一切,只是被内心的渴望呼唤着,只是被内心的大爱包围着,我们便最终战胜了病魔战胜了死神,也同样战胜了自己。无论是谁,都不敢否认,我们对人类健康的重要性。而我们,也可以毫不羞愧地说,我们不是好像是天使,我们其实就是天使!死神望而却步,我们大义凛然!大爱无声,希望在人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