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

天空灰暗。这会想起昨日的阳光,想起阳光底下飘动着的红的、蓝的被单,心里竟觉得那明媚近乎幻影,近乎泡沫——这是没…

天空灰暗。这会想起昨日的阳光,想起阳光底下飘动着的红的、蓝的被单,心里竟觉得那明媚近乎幻影,近乎泡沫——这是没办法的事。

 

这三年以来,多数人的心境应该是不知所措,低沉起伏的居多。今天刷到视频,广州发布新闻,领导集体摘掉口罩。我看着他们一起沉默着把口罩放在一边,心内百感交集。

随便聊聊的图片

2023年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自然很清楚,我们要直接面对这个世界。不管勇敢还是不勇敢,大家都没法逃避。

 

芷涵,安安她们这次放假凑一块了,真难得。前日晚上,芷涵就在担心周末能不能正常放假。昨日下午看见她发给我的信息:“正常放假。”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前几天安安就一直在盼望着放假,说每到月底的前一个星期大家就开始算日子,没想到临到月底,又推迟了。

“哎呀,妈妈,我的大脑真的要休息了。它再也装不进去什么了。”

我看着她,只是笑。也是,他们是月假,一个月才一天半的假期。就这,这学期已推迟两次了。昨晚去接她,到思凯这边就看见好多孩子已经出来了。等我走到“城南春天”的大广告牌前,发觉她已经站在那了。

“是不是很突然?”她笑,“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说放假,我们真是太高兴了。”她用一只手摇我的手(似乎不这样不足以表达她的喜悦),又叹一口气,说:“不过,学校里的住读生因为疫情不能回家。妈妈,他们都一个月没回家了。哎!哎!老师安慰他们说,可以去学校所有的地方玩,比如体育馆、科技馆……还有可以在教室里放电影看。另外,学校还提供免费的水果。”

“哦,这样呀。那放松放松也挺好的。他们离得远,呆学校更安全。”

嗯,少说,蜇伏,如果可以学动物冬眠,也可以。语言更多的时候有一种误读,人类的悲欢,某些时候并不相通。

前几年听蒋勋,他说到“悉达多”是世界三大宗教中产生最早的。又说照佛教的解释,佛不是神,而是”觉者”,即觉悟了的人。佛教创始人为乔达摩-悉达多,即佛祖释迦牟尼。释迦牟尼佛本来就是人,他自幼过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他善射骑,博学多艺,也富于沉默思考。29岁离家,到处寻师访友,探索人生解脱之门。”悉达多”的意思是清愚,也是”目的达到的人。”

我的目的是什么呢?这会扪心自问,我所求似乎不过是安稳与自由自在的生活,又似乎期待着更多。这让我想到“悉达多”,他的生活那么好,可他却放下一切,去探索人生解脱之门。

书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好书重读,像隐身的串门儿,与老友相聚,说话不说话,皆得自在。最近两天有点忙,偶尔得空翻翻旧书,一读再读。《悉达多》的语言真好,德国的黑塞是诗人,也是画家。一本薄书展开,那样的画卷让人只觉意犹未尽,清晰地闪动着灵性之海的光泽。

“还做晚饭吗?”

他问。

我回过神来,望了望窗外,十二月的灰重新涌来。稀稀落落的黄叶之间,挂着黑色的硕大鸟巢,依稀在风中摇摆。然而,它始终安然着,不带一丝恐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