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娘雷打不动。

一、布袋子 “我再给你个袋子”,娘忙不迭地给我拿,那是老年人手里经常提的布袋子,颜色贼亮,蓝、绿、红、桃红。上…

一、布袋子
“我再给你个袋子”,娘忙不迭地给我拿,那是老年人手里经常提的布袋子,颜色贼亮,蓝、绿、红、桃红。上边印着字,山得掉渣。
那是娘的宝贝,搞活动送的,她总是央人要,三个五个决不嫌多。
娘拿回来就把它们一个个摊平折叠,整齐有序地放进一个更大点的袋子里,她把新的给我,旧的自己用,脏了,洗洗再用。
娘把心爱的布袋子给我,给丫头,我没啥用,丫头更不用。不过那袋子倒是挺实用,用它装菜,装好吃的,给娘。
我不想提着它招摇过市,就挂车把上,没东西时就塞车兜里,娘看见了,说:“把布袋拿上,别让丢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二、进货
我和老公去娘家“进货”。爹把要给我们兄妹几人拿的菜分成几份,每份白菜几棵,西红柿几个,葱几苗,辣椒几把,黄瓜几根,茄子几个,都分得均均匀匀。
爹左右端详,看看哪拨少了,就往上补一点。
满满塞了一车,我们准备“打道回府”。车子刚发动,爹不停地拍打着窗户,样子很是着急。
老公摇下车窗,爹趴在窗户边大声喊:“慢慢哩噢!”

三、玩具小鸡
侄女在网上给八十多岁的老娘买了些玩具小鸡,十几个,电动的,一拧螺丝,小鸡就叽叽喳喳叫唤着,到处跑。
娘玩得挺投入,我说:“娘,取几个放起来,你慢慢玩,不要一下玩够了”。
娘说好!
娘玩得很起劲。

四、回去打电话
爹行走不便,基本卧床休养。我每次去看爹,走的时候,爹都会叮嘱:“回去记着打个电话啊!”
我家和爹家,隔窗相望,步行走,五分钟。
爹是以病弱之躯,护佑我周全。

五、花袄袄
娘拿她的花袄袄,给我穿,说凉快。
冬天的时候,娘又拿她的厚棉裤给我,说暖和。
娘总是捏捏我的裤子,说太薄,冷。
有一种冷,是娘觉得你冷。

六、烫头发
我烫了个头发,娘问多少钱烫的。
我说:“五十”。
娘说,好死娃,贵哩!
我没告诉她,其实是五百。

七、爹买衣服
闺蜜说,给爹娘买衣服都伤哩,骂死哩不要,总说他们衣服多,穿不了,你根本叫不到场场。
“你们猜,我爸给他买个短袖掏多少钱?你都绝对猜不到!”
“二十”。
“三十。”我们七嘴八舌。
“五块!”闺蜜说。

八、拾纸片
眼下纸片七毛钱一斤。小区刮起了拾纸片热,娘也加入其中。
我们劝,值不了几个钱,人笑哩,再说爹有工资!
娘不为所动,坚持拾纸片,今天卖五块,明天卖七块。
娘说,总是个贴补么!

九、吃甜瓜
闺蜜爹和爹是发小,他们同甘共苦,有着六七十年的战斗情谊。
我去看望闺蜜爹娘,老两口正吃饭,一见我饭也不吃了。一个拿桃子,一个洗甜瓜。
我说我不吃,也是刚吃饭,饱香香哩!
姨死活要把一个老大的甜瓜塞给我:
“好娃,你今天就是受屈,都要把它吃了!”

十、不见庐山真面目
给娘拿了两套沙发巾,娘舍不得用,放起一套,另一套,上边铺满了巾巾垫垫,不见“庐山真面目”。
床上更是,冬天给买的珊瑚绒毯子,她非要在上边扇个旧床单。
我说娘,铺脏了洗洗就行,又铺不烂。
娘说噢。
噢是噢,新的上边铺旧的,春夏秋冬,娘雷打不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