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时光的金沙从指缝间溜走时的声响

庙前露水菜市上卖胡萝卜的老太太喜欢我,就像我喜欢她在屋后山上种的胡萝卜一样。每次她看见我老远走过来时,便起身拿…

庙前露水菜市上卖胡萝卜的老太太喜欢我,就像我喜欢她在屋后山上种的胡萝卜一样。每次她看见我老远走过来时,便起身拿着胡萝卜笑着迎过来。

这个早晨,她带来了10把胡萝卜,一把2块钱,10把20块钱,收钱的时候只收9把钱,非要送我一把。入冬后,去露水菜市时,见到农户家自种的胡萝卜便买下了,回来栽入泥土里,剪掉上面的长芽,留待过冬下雪时吃。往年雪天出不了门时从雪地里扒出两把胡萝卜,与排骨一起炖汤,或是拍碎几颗山渣,放一铁锅里煮水,连汤带水的喝下去。

随便聊聊的图片
冬季是萝卜上市的季节,俗话说:“萝卜上市,药店关门”。无论是胡萝卜、青萝卜,还是白萝卜,都是不错的食材,兼之有不可替代的消化类药食之功。蒸、煮、炖,既当食物裹腹,也是食疗之材,消除肚子里的胀气,食之后上下通气不咳嗽。或是稍微复杂点,将萝卜剁碎与肉末当饺子馅包些饺子,速冻放起来,随取蒸热随吃,也不失为冬季一道时令好食材。

莲藕

一夜寒风疾,转眼冬已深。

我山间园子里那一池池一缸缸的荷叶干枯了,原本亭亭玉立的枝杆被秋风吹得东倒西歪,虎年的荷花最娇艳的高光时候过去了。昨天,我给山坡上那十口荷缸里施些豆渣,给来年荷花沤些肥,顺手倒缸一口荷缸,缸底一圈藕,放池水中养着,洗净两节,白净净的莲藕甚是喜人。回屋把莲藕洗净切块,与小黄米一起煮粥,顺手翻看蒋勋的《品味四讲》,这是江南才女周玉荣赠给我的书。读到67页时,厨房里忽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香花藕粥成了。

揭开锅盖,盛一碗藕粥,一咬藕无丝,初尝时觉得藕有些板实,细嚼起来面兜兜的,很好吃。可能莲藕生长在砂石土中,要拔节成长必须拼了力气挤,这些砂石土中或许也有些微量元素,莲藕才与别处有些不同。

蒋勋这本书讲生活中的美学,第67页有一句话:“什么是吃不消?就是觉得生命里有一些东西太多、太重了。”简单起来,一碗莲藕小米粥也是津津有味的嘛。

南瓜包子

雪后初晴,某指挥部给我发来信息:“您好,您的安康码已被弹窗限制,您可在x事通APP首页安康码亮码界面查看弹窗原因,并按照提示解除弹窗”。懒得理他们,我不想随便谁都来捅我喉咙,不出山就是了。晚上在居所蒸南瓜包子,南瓜成分占得多些。包子出笼时,香味四溢。原本急着出门的狗狗们也止步不前,小鼻子嗅来闻去,比我还高兴。


这次先蒸熟一个南瓜,与全麦粉搅拌,剁了肉馅包包子,剩下的都做了馒头。出笼时黄澄澄的,若是不加约束我吃十个八个都照,后来控制住吃了四个。其余待凉后,分装起来放冰箱里,吃时拿出来蒸馏一下。

人在一个圈子里混久了,无论是品行习性,甚至是身体器官的反应都适应了这个圈子的水质、土壤,像龙虾藏于污泥浊水,银鱼游弋于清波之上,适者生存,活着,有的活得有滋有味。但置换一下生活环境,龙虾放清水,银鱼养污水里,差不多都翻了肚子蹬了腿。水土不服,活着都难,活得潇洒更难。我在山间久矣,吃的菜蔬多是地里摘的,洗洗切切拌拌,百十步距离、十几分钟时光,就吃上了。馒头与包子是自己包的,荤菜少许,也多是喝汤,肉给狗狗们吃了。这样的饮食肚子里积攒的油水不多,也易消化,身体轻松、入睡极快就是个佐证。

大自然恩赐我们的食材,简单直接的稍微烹调一下上桌,保持食材的原味原香,这大概是最好的吃法,也是对食材的尊重。过度加工,添加额外的诸多调味品,是对食材的轻蔑与伤害,误入舌尖上的中国烂泥潭,快欢了舌头,苦了肠胃,亏了身体。

山里钟表走得慢,又无闲人入梦来。日出日落,吃饭读书,干活睡觉。简单生活,能听得见时光的金沙从指缝间溜走时的声响。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