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祈祷

天气阴冷,偎在床上才舒服。床,是一种温暖、安逸的诱惑。也不是想睡,就坐床上,靠着柔软的枕头,打开电脑,把它搁在…

天气阴冷,偎在床上才舒服。床,是一种温暖、安逸的诱惑。也不是想睡,就坐床上,靠着柔软的枕头,打开电脑,把它搁在一张小桌子上,看一些自己喜欢的字。

 

下午两点送安安上学,然后与芷涵去做核酸。不知怎么回事,人民医院这边竟然关闭了做核酸的窗口,我们只好赶去妇幼保健院。

长长的队伍!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在冷风中排队近一个小时。其间有人引导我们从冷风处转向背风处,于是有人趁机插队,在我前面的大爷发火、骂人,无济于事。那些人依然充耳不闻,只求赶快做完,免去寒风的袭击。

 

“狗日的,一点都不讲公德,乱插队,哪个人没得事?”大爷气咻咻地。

“有些人是蛮不要脸。”在我后面的男人接话。

“有的人刚刚过来,正好赶上我们转向,见缝插针了。”我也忍不住抱怨——实在太冷,我缩着脑袋,一直凑在芷涵的毛领旁边,以期得到一点儿温暖。

 

“你看那些人年纪轻轻的,在这里插队。我们排这么半天了,还不是想快点弄了好回去啦。嗯,也不是说硬不能插队。如果是孕妇,老人,插下队也能够理解。”

“那我插队可以不?”旁边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妇人问。

“你又不老。”那大爷看她一眼。

“我还不老啊?”那老妇人笑,笑里带着些许自嘲。

“我说的老是年纪很大的那种,走不动了,要做轮椅了。你一看还打得死老虎,哪里老了?”

这会想起,不免一笑。

 

现在面对电脑,依然能够感知到窗外的天色已近一团灰蒙。

而黄昏很闹,能够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电动车、摩托车、小汽车碾过的声音;孩子们吵吵嚷嚷着,声音里满是快乐;对面人家泼水的声音;饭锅里炒菜的声音,空中弥漫着的饭菜香。

 

“卖酒精——卖酒精——”

远远地,传来扩音器里发出的叫卖声。这大约是骑大三轮摩托车卖酒精的男人打回转了。他先经过我们屋后的时候,我想买一些,无奈正忙着炒菜,抽不开身。希望下次遇见他的时候能够多买一些。毕竟是冬天,吃火锅的时候多,在我们家,酒精炉子放桌子上炖菜似乎更方便一些。

 

安安班主任在群里消息,十二月十号十一月考,元月五号期末考。

还有不到一个月,2022年就要匆匆结束了。上午我与孩子们说起可能一个月后就是寒假,他们满脸憧憬,盼望着快点寒假、春节,得压岁钱。

——他们是全然不知道大人们的荣辱坎坷的。

 

今天又落了雨。我们核酸时就在飞,细蒙蒙的,针尖一样。这会儿窗外的风吹得到处哗哗地响,一只雀子发出聒噪的声音,不过,只是片刻,天地间似乎能静出声来。我的耳边,有一种细细嗡嗡声,这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经常听书,而生发于耳廓之内的轻鸣。

 

风,又吹了起来。遮雨棚在风中折动的“嘭嘭”声划破了薄暮的寂静,速度之快,让人觉得那是一只从高处滑落的鸟,又从低处腾空而起。

我转过头来,隔着厚厚的窗帘,我是什么也看不见的。我目所能及的,是灯光下白的地板、墙壁及高高的衣柜。它们不卑不倚,静然而立。

 

我微微欠起身子,端过搁在床头柜上的杯子,打开盖子,轻啜一口,又呆呆不动地看我面前的詹姆斯.赖特的诗:

 

试图祈祷

 

这一次,我已将身体留在我后面,让它

在自己幽暗的荆棘中哭泣。

这世界

仍有美好的事物。

黄昏来临。

这是美好的黑暗,

在女人触摸面包的手间。

一棵树的精灵开始移动。

我触摸叶子。

我闭起眼,想到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