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了趟杨嗄湾

疫情解封还没有全面放开,路上依然有人执勤,检查48小时的核酸,我回了趟杨嗄湾! 今天杀猪宰羊,屋里来了好多客人…

疫情解封还没有全面放开,路上依然有人执勤,检查48小时的核酸,我回了趟杨嗄湾!

今天杀猪宰羊,屋里来了好多客人,屋里几口锅,外面一口锅,热气腾腾,火炉也烧出了温度,如果忘记了季节,这里似乎还停留在暖秋,沟里的水没有结冰,寒冬的冰凝夹,只有在小时候的记忆里,还吊得好长,用棍打成几段,放进嘴里溶化,冰淇淋的味道。

杀猪了,几个人把猪赶出来,杀猪佬用一个铁钩钩住猪的下颚,剩余人一拥而上。猪的喊叫响彻山谷。这是丰收的喜悦,这是对妈妈一年辛劳的肯定。

几个人把盆里倒满滚水,把猪拖进盆里,猪的一只脚用打气筒把猪的身上充鼓起来,以前是用嘴巴吹,用铁刮子刮毛,好一阵忙活,把猪吊起来,没刮干净的地方再用液化气烧,这就到了小时候等待最关键的地方,杀猪佬开猪肚,把尿泡刺破,那心就碎了一地,只有哭闹才能得到猪尿泡的奖赏,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猪尿泡也是一砣好肉。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时候,猪尿包还是一个不错的玩具

整个猪大开边,几个人把肉抬到肉案上,杀猪佬首先取出四块大骨头,然后把肉分割成小块,妈妈要我看中哪里就割哪里,要带多少肉就带多少肉,我还在不停的劝说着妈妈,您要护理爸爸,明年不能养猪,您太辛苦了!

迎门见到了万书记,正在为疫情奔波,他说对待国家制定的防疫政策,宁可左一点,有些人居家隔离,贴了封条,可贴不住别人的腿和脚,为了一方的平安,当领导也很辛苦!

佳幺陪我去探望病中的祖国幺,我走进了祖国幺的卧室,他插了氧,打了止痛针,冲我招了招手,四目凝视,我也不敢说话,仿佛空气都已凝固,堂弟正在用勺子给幺幺喂汤,幺幺微微的张开了嘴,我仿佛听到了汤勺搅动空气的声音。上次来看祖国幺,他还拄着拐棍,我还要他不要想太多,每天坚持拄拐活动。想当年,祖国幺当兵回来。戴着军帽,穿着军装,背着个大背包,迈着大步,铿锵有力。我跟在身后他也不认识我。别人告诉他说我是你松哥的小儿子。我得到了几颗糖,欢天喜地。人太脆弱了!

探望了祖国幺,佳幺带我去拜望了我爷爷的公公的坟,岩碑上有我爷爷的名字,只是坟头一片荒凉,多年无人问津,村村通修路,水泥地面都贴紧了墓屋,佳幺说明年修缮一下,不能忘祖!

回来天黑了,爸爸说着胡话,说是要去堰湾,我跟在他的后面,结果走到了后湾,再走漆黑一片,偶尔汽车经过,我紧紧的拉住爸爸的手,往路边上走,要是您一个人,太危险了。我劝他回去,用带回来的大脚盆给爸爸洗澡,装了好几桶热水,人可以躺在里面洗,他一直喊着舒服,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了。

常回家看看,人老了就需要陪伴,停笔的时候,大哥说祖国幺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乌云回荡,山谷阴沉,乌云化做泪滴,滴落在杨嗄湾,湾还是那道湾,我的叔叔长眠在杨嗄湾,可能也是我的明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