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知秋

日日走过的这条小路,已经堆满落叶。秋,深了。脚下是落叶窸窸窣窣的声音。偶尔微风吹过,有从树上零星飘落的叶子在眼…

日日走过的这条小路,已经堆满落叶。秋,深了。脚下是落叶窸窸窣窣的声音。偶尔微风吹过,有从树上零星飘落的叶子在眼前翻飞旋转。所有所有的树,仿佛是在一瞬间变得光秃秃了。我的心不免为之一揪。

秋,深了,草木抵不了萧瑟的寒气,脱下华装,变得静寂深沉。此时的天,也变得舒朗高远了。虫声鸟鸣在凄冷中渐变低回,弥漫在田野的是成熟的味道。夏季的热烈,已悄然而去。季节的轮回,是那么的规则分明,不能更改。

又一个季节,又一度春秋
草木有四季,人有一生。

喜欢秋的舒朗高远,干净利落。看它大刀阔斧地给树木去除多余的叶子,只留枝干。阔,寥廓。也就它衬得这两个词。不留恋、不退缩。像人到中年,该舍的就舍去,该做的便去做,不瞻前顾后,旷达,乐观。像苏东坡,遭诬陷受磨折仍“一蓑烟雨任平生”。去除浮名,守得本心。这是秋。

喜欢秋的闲适。想起那一句“满架秋风扁豆花”,是郑板桥,满腹诗才却流落苏北小镇,扮得老农形象,过闲适的生活。又忆起小时候,厚厚的玉米棵子里,地堰边,去摘一嘟噜一串的扁豆角,清香,清亮。秋满疏篱,篱外斜开着扁豆花,豆花旁应站着或坐着一个人,布衣布鞋,端粗瓷碗,粗茶淡饭,一脸闲适。人生秋至,终于可以在满地落叶中,在扁豆花旁,从容淡然地与时光握手言欢。

喜欢秋的“隐士”风度。万木凋落,山也褪去了青色,像远去了,隐去了的名士。“采菊东篱”,是陶渊明的归隐。篱下黄花中,荷锄而立。“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秋,像隐在了穷屋陋巷。不再争强好胜,不再头角峥嵘,人生的秋,不也是这样吗?隐去了锋芒,懂得了内敛,活出了自己。

秋是厚重的。秋收,是丰收,让收敛,是沉淀。它经历了夏雨的洗礼夏阳的炙烤而变得成熟稳重了。那满山的红叶,那弥漫在田野里的稻香瓜果香,是历了风雨之后的沉淀。秋是一壶陈酒,一杯老茶。醇厚,浓酽。细品,慢啜,才能得其味道。

秋是淡远的。
晨,有淡淡的月,让人吟起“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清,冷,满地的落叶,是秋。霜,晨,月,叶上敷霜,月照霜露。虽冷,却美得彻骨。它多像人在看清了想透了之后,淡然坦然接受。生活虽清淡,却依然热爱。

叶落,是思想上的成熟。飘摇的曲子也在落叶中凉了,归家的游子也在落叶中清洗客袍。片片落叶,是历经风雨后的隐忍微笑。那片三秋叶,老,慢,持。女神资讯的图片

叶落,知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