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日

大雪日。 昨日,爸妈清理了牛屋里积攒下的杂物,如快递盒子、啤酒瓶、不能用的铁犁、旧自行车……弟弟用电动三轮车拖…

大雪日。
昨日,爸妈清理了牛屋里积攒下的杂物,如快递盒子、啤酒瓶、不能用的铁犁、旧自行车……弟弟用电动三轮车拖去帮他们卖了,得一百一十元。
离年不远了,他们每到年底都会清理,然后把地腾空,来年又可攒上一屋子杂七杂八。
如此反复。如此,一年年就这样去了。
弟弟买回一个猪头。买回来后妈妈开始拆解。我看着那红红白白的肉,想起小时候过年,妈妈用柴禾煮猪头。柴禾是硬柴,碗口粗的一截枯木,起初架着火烧(猛火),再用木炭慢慢熬煮。猪头肉煮烂,妈妈会给我们撕上两小块瘦肉给我们,香喷喷的。
“小雪腌菜,大雪腌肉。”友告诉我说他们那里的超市做促销,买肉免费灌香肠。我说,我也想灌香肠。我们这边灌香肠三块钱一斤,十斤也是三十块呢。
前些天,我与弟弟合买了半边猪肉。我其实不太会选,当时请在那里买肉的人帮我看,那人说你看新鲜不新鲜就好,又指给我一块,说这个新鲜,摸起来还是热乎的。我听了她的话,买回了,妈妈说肉不错,只是太瘦了,冬天炖青菜萝卜,没点肥肉不行。
的确。随便聊聊的图片
哪天还得去买几斤肥肉,得是厚厚的膘的那种。

继续读胡兰成的《禅是一枝花》。
“赵州东西南北”里,举:僧问赵州从谂(shen,第二声)禅师:“如何是赵州?”师云:“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禅宗对一桩事情或一件东西的看法想法,与如今学校里的所教的根本不同,可比唱昆曲评剧的唱法,与学校里唱歌的唱法根本不同。禅宗比《庄子》自有一份新意,跟印度佛教亦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佛教于禅宗仍是一累。
如这则僧问赵州的公案,即显出了禅宗的问与答有其独自的境界,与儒与老庄都不同。
儒是有问必答。如孔子对鲁哀公的问这问那,都答的头头是道。
老庄是有问而不知所答。如“啮缺问于王倪,四问而四不知,啮缺因跃而大喜。”而这又非常好,因为这里说的是肯定之前,万物的先机,有问题而未可有答案,所以问题即是一切。而万物的机先,是亦即在即成的。肯定的事事物物里。所以一寸寸都是有创意的、自我反逆的,未知的。
禅宗的是:一、问即是答,答即是问。二、问在答里,答在问里。

昨晚做了一个梦。安安还很小,六七岁的样子,我一遍遍对她说:不跑远了,等我收拾好了带她去西安。可是,等我收拾好了去找她,她已不见,我到处找她,急得冒火。后来不知怎么转到瓦池河边看见她与一群孩子在河边捉鱼,打着赤脚,裤腿挽起来,浑身是泥点。(这是我小时候才有的事。)我很生气,问她怎么这样?
是啊,怎么这样呢?还去西安看碑帖?这些年真是想都没想过的。
安安六七岁的时候我们开始学书法。去西安看碑林,还是书社的老师说过的。可能是老师想看,那时的他想组织书社优秀的学生一起去参加比赛,然后去碑林一游,说可以在那里看人现场拓片。
不知是真是假?
记得芷涵以前说过,想去日本看看。芷涵喜欢日本的动漫,她想去日本与这个有关。我是半辈子都过去的人了,想起来去的地方还不需要伸出一巴掌。现在各地对疫情的防控与先前大不相同,不知以后旅游业会恢复到何种程度?
也不知我以后有没有机会出去走走,看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