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人生之刘三(终结)

此刻的刘三已安静地躺在了殡仪馆的冰棺里。衣帽整齐,方规方矩,那张肥透了的南瓜脸雪白雪白的,如涂了一层银霜。以前…

此刻的刘三已安静地躺在了殡仪馆的冰棺里。衣帽整齐,方规方矩,那张肥透了的南瓜脸雪白雪白的,如涂了一层银霜。以前那拍马溜须,飞扬跋扈,尖酸刻薄,得志后浮躁的骚动,在他的脸上再也夸张不出来了。他就这样不经意间与这个缤纷世界再也没有半点瓜葛了,享年四十岁。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刘三是在昨晚值夜班时突发疾病暴毙而亡的。目前,卫生院里流传了两个版本:一是刘三昨晚值班半夜时溜出去陪院长打麻将,手气太差,凌晨两点半回来,躺在床上反复琢磨,急火攻心,血压升高,头晕目眩,伸手抓药,没抓上,一头磕在桌角,脑溢血——呜呼了。一是刘三本患羊角风昨晚值班半夜时溜出去和院长吃饭,喝了几杯烈酒凌晨两点多回来躺在床上,羊角风发作胡踢乱蹬一阵,不省人事,一命呜呼了。总之无论什么演绎,其结果,刘三是在值夜班期间死在单位了,郑院长再三强调,这叫以身殉职,要上报卫生局,要开追悼会,任何贬低,诋毁刘三副院长的言论绝不能出来!

有了郑院长的最高指示,同事们不敢再公开议论刘三了,但是不起眼的角落窃窃私语总是不绝于耳。“什么玩意,还开追悼会”几个同事在厕所边开始叽咕:“瞧瞧那副臭德行,整天板着脸,话难说,事难办,要个物品等半天还不给,这下好了,丘了,玩完了。”老李话才说完,老孟头接着道:“别,那要看对谁,上次郑院长让刘三拿瓶洗衣液说要洗衣服,刘三一个箭步拿了瓶洗衣液和一袋洗衣粉就给送过去,完了还帮忙搓了半天衣服。”同事小王凑上来:可不是吗,我那次要给一发高烧的小孩打退烧针,可一看,没有棉签了,就去向刘三要,本来这是个很小的事情,可刘三坐在椅子上悠闲地看着手机,头都没抬。半天才慢悠悠抬起头,说道:你不是上周才领了一包吗?院里物资都很紧缺,能不能节省着用呀?你们说气人不气人……大家越说越来劲,越说越感叹世事弄人。

几天后,追悼会在刘三头七时准时举行,郑院长亲自主持,气氛相当压抑萧煞。殡仪馆大厅摆放了一张刘三放大了的黑白照片,一张南瓜脸,一双眯眯眼,聚精会神地看着在场的每个人,让人看一眼就不敢再多看一眼。在场每个人的右臂上佩戴着黑纱,恭恭敬敬地站在殡仪馆大厅两边,脸无表情。郑院长宣布追悼会开始,大家行三鞠躬礼和默哀后,郑院长致悼词:流水夕阳千古恨,凄风苦雨漫天愁。驾鹤西游魂不返,人生在世今成梦……他用低沉的语调照本宣读介绍了刘三生平简历及去世的原因和时间。对刘三生前的为人和业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扬。许久,换了一口气,郑院长环望四周见众人都低垂着头,恭敬地听着,接着念道:“他生前爱院如家、一心为公、无私奉献、正直作人、憨厚善良,堪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为了我院物资不浪费,不到万不得已从不轻易发放物资,谁人理解过?;他为了我能睡个安稳觉,上树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疼得“哎吆,哎吆”直叫唤,双手双腿被树皮划破,血淋淋的,哪个怜惜过?;他为了晚上陪我解闷,消除工作的烦躁随叫随到给我找乐子放松身心,放谁能做的到?……”郑院长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动情,最后竟哽咽了,说不下去,眼泪不住往出来冒,看来他是真舍不得刘三,莫非是从此世上再无知音?鬼知道。下面人群中的老李听得激灵灵直打颤,偷偷看了看老孟头,发现老孟头也是阴沉沉的,脸色铁青,冷汗直冒,再瞟了一下卫生院里其他几个人,个个也是面如土色……

三个月后,一个新版本冒出来了:那天晚上,本该郑院长值班,郑院长说家里有事,让刘三代替一下。晚上11点多,郑院长给刘三打电话说他岳父家牛找不见了,让刘三去给帮忙找一下,刘三接到指示,屁颠屁颠一路小跑,穿刺架,淌水沟,盘山驾岭,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牛寻着,胜利完成了任务。又马不停蹄匆忙赶回院里,累得浑身大汗,脱光衣服,凉快了一阵,没想到,闭了汗,死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