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们融为一体

一轮红月亮挂在西天,静静地圆着。冬月中旬了吗?这会看手机日历,果然。 日子真是不经过的。 对于月亮,我已经没有…

一轮红月亮挂在西天,静静地圆着。冬月中旬了吗?这会看手机日历,果然。

日子真是不经过的。

对于月亮,我已经没有什么新词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忽想起前日送邓希一与邓玉辉回家。我们出门的那一刻,抬头正好看见月亮斜躺在明净的天上。月亮的下方,是舒朗的杨树林,水墨画一般。

“月亮好美呀!要是我的眼睛不近视,我就能看见它里面到底是什么了。”邓希一感叹。

想来,月亮不仅仅是美,它永远保持着自己的神秘性。

芷涵昨日发过来一张图片,我点开一看,原来是关于举行全县义务教育学段期末考试的安排。中小学从十二月二十九号期末考,看来今年元旦之后就是寒假了。我这几天一直提醒孩子们,要他们专心一点,说马上期末考,希望他们都取得好成绩。又说期末成绩好,不仅是对本学期的肯定,说不定在收压岁钱的时候还有意外之喜呢。

“哎呀,都快过年了吗?”最小的陈雪飞歪着头问我。

“是呀。往年一般是二月份过年,今年是一月份呢。”我认真地答。

“哦哦。”她笑,“我喜欢过年。过年我妈妈就回来了。疫情原因,我妈妈好久没回来了。”

“以后妈妈回来很方便了。不过,疫情继续,我们要做好自身的防护。出门要记得戴口罩”

是的,疫情继续,但政策变了。昨晚,在回来的路上,安安与我说,学校召开各班班长会议,说随着春节来临,从外地回来的人多,班长要和同学们说,做好防护。

“老师说过一段时间,病毒会越来越弱,所以请同学们也不要害怕。”安安歪着头看我,似乎带着询问。

“现在的宣传导向变了。嗯,我看新闻,广东那边感染的多,重症率只有四个。你们是少年,身体正好,抵抗力强。冬天冷,你多穿点,别让自己感冒了。感冒了抵抗力会变弱。”

这样与她说的时候我心里一定也是有些许焦虑的。三年了!三年都过来了,日子总归还是要向前的。

昨晚又听安安同学妈妈与我说:实验小学有家长变小洋人了。又说她还送孩子去学校,搞得整个学校都放假了。

现在晚上接孩子,可以看到大家都戴了口罩遮面。前一段时间,戴口罩的人还真没这么多。我呢,总是一个人呆一边,有点惶惶不安地看着周围的人,真怕与人离得近的。只是放学后,孩子们熙熙攘攘,鱼贯而出,并不是哪个能绕得开的。

这样一想,就觉得心底荡漾着一种哀伤。那哀伤如新月一般铺开,薄薄的一层,却又无处不在,连头发丝都感觉得到——那是一种此前想所未想的无力、挣扎。

而一切广阔。我们处在其中,沉默着、呐喊着、痛切着,同时又被全部凝结在厚实的冰河里。它超越了我所知道的所有、我经历的所有。我和我们浑融一体,一如月亮的背面。

或许,若干年后,我们能看见一缕古老的光泻在时光的斜坡,如抛物线一般在天空画着弧形落往另一边,无边无际地延展开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