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

冬瓜是很好的食物,清清爽爽,操作起来也简单。 家里最后的这个冬瓜是婆婆拿来的,存放很久了。昨日想起,切开,白净…

冬瓜是很好的食物,清清爽爽,操作起来也简单。
家里最后的这个冬瓜是婆婆拿来的,存放很久了。昨日想起,切开,白净净的,并未因存放的时间的长久而坏掉,有意外之喜。分妈妈一块,自己一块,还留一块放冰箱,等芷涵周末回家了做给她吃。
话说很多年来我对冬瓜并无过多在意,就这样煮的吃,觉得清汤寡水,没甚滋味。是芷涵一次次与我说她觉得冬瓜好吃,说在大学期间天天吃冬瓜,不厌倦。随便聊聊的图片
昨日的冬瓜切麻将块,用几片肥肉炸油,又切了几两瘦肉,一起炒了,仅加盐、生姜、蒜子,放开水,直接下冬瓜在电磁炉上炖煮,口感鲜美,汤浓汁白。
小时候的暑假,家里那时“双抢”(抢着割稻插秧),十二三岁的我就要给全家人烧饭送饭。那时,我经常做的一道菜就是煎冬瓜。煎冬瓜不像煮冬瓜那么多汤汤水水,送到两里之外的田地有些难度。而且煎冬瓜比煮冬瓜的味重一些,做农活的人要力气,吃这个更好。(我妈那时常说他们是地里刨食的人,不像坐办公室的人,不用流汗。)
煎冬瓜,也简单。冬瓜切块,煎至两面微黄,加少许豆瓣酱和一点点酱油(那时没老抽生抽啥的),另红椒、青椒各少许,放进冬瓜,加开水,烧至入味,色泽明亮,下饭佳品。
当然,排骨炖冬瓜就更简单。只是排骨贵,我很少买。有时孩子放假,我也会买一些炖给她们吃。妈妈昨日就是骨头炖排骨。弟弟前两日买的猪头,她剥下来的脸骨,前天炖萝卜,昨日炖冬瓜,正好用完。
我偶尔也用冬瓜切成薄片炖鲜鱼,冬瓜明晃晃的,与鲜嫩的鱼肉很是相宜。记得前些年经常看见有人说什么饮食文化。在我心里,文化是个高深的词。而我们老百姓过日子,能够在简单的生活里发现美,大约就是生活的本质了。而这点本质,只要有心,其实在生活中比比皆是。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国庆,我带着安安与志禹去荆州游玩。临近中午,我们走进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店。因为前一天我们去了本地的黄山头镇爬山(很小很小的山,最高也就一两百米)、看竹海,下来后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一家像样的餐馆。吃饭的地不好,安安很不高兴。当时我就对她与志禹说,到荆州后,一定有好地方吃饭的。可惜,今天的我已经想不起它的名字了。能记得的是它里面雅致的环境,爆满的食客。
那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道冬瓜肉丸汤,满眼明亮鲜美,乳白色的汤混合着袅袅的热气就在我们面前悠悠晃晃,将冬瓜的意境延伸到极至。结帐,专门看这道菜的价钱,二十八元,(是的,二十八元,我肯定自己没记错。)真正亲民价位,心内莞尔,觉得很是划算。
其实,任何事物,贴近普通百姓才有质感。像中国人常喝的茶与如今的咖啡,不过是一个休憩,一个停顿。但这些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的价位经常让人望而却步,这是很多开店人的误区,很多东西你亲民一些,去的人多一些,自然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