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竟然没有毛里湖?

虽然说我天天在研究毛里湖,号称半个毛里湖通,但它真正形成于哪一年?它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我是答不上来的。估计毛里…

虽然说我天天在研究毛里湖,号称半个毛里湖通,但它真正形成于哪一年?它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我是答不上来的。估计毛里湖镇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圆圆款款款的答得出来。

地方文化史志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形式之一,是中华民族悠久厚重历史积淀的结果。毛里湖地方文化史志是关于它的历史和现状的科学记述,保存有关于地区的极其丰富的科学资料,是毛里湖镇地情的重要载体,具有明显的地方性、时代性、广泛性、延续性的特色。它不仅能存史,而且能资政、育人,不仅是了解毛里湖乃至洞庭湖的历史、社会变迁的重要资料,更是我们全面、系统地研究区域文化的全貌、变化、区域特色及其成因的不可或缺的依据,是建设毛里湖镇、发展文化毛里湖的重要资源,在推动津市文化旅游建设中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作用。随便聊聊的图片

疫情期间,天天在家刷抖音,忽然看到抖友桃源求静的一副1938年的地图,说是1938年小日子侵略洞庭湖一带而出版的地图,连飞机航线和粤汉铁道都画出来了,太震惊了。我兴致盎然的研究了大半个月,硬是没找到毛里湖和珊珀湖在哪个位置,当然,这副地图也不可能百分百的标准,如果,假如,有更多这样的历史地图汇集组合在一起去研究,那便能查出一些端倪和一二出来,所以搞文化史志,以后还要多留意收集历史地图。

从该地图上仔细看,安乡的黄山头和石门的壶瓶山临澧的太浮山都没有标注出来,由此可以看出,这不是小日子需要侵略占领的重要目标,只有仓皇逃散的日军才会进入到这山里面。在需要作战的重要地段才会标注地名。随着小日子全面侵华战争在中华大地上的全面铺开,后期兵力的稀薄以及战略纵深推进,狡猾的小日子把侵略目标主要集中在平原和长江沿线上,便于机械化和轮船作战,占领长江沿线的大城市之后,以便获取更多资源和粮食。

1940年9月,日本与德、意两国签定了“轴心国协定”,英美等国开始了对“轴心国”的物资禁运,日本便加速了在中国掠夺的步伐, 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常德当时属于重庆蒋介石国民政府所辖的第六战区,毗邻的宜昌、武汉、岳阳等城市均处于严密控制之下。此时,常德处于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最前沿。

 

1943年11月至12月,爆发了常德会战。

1943年5月16日,鄂西会战激战之时,蒋介石指示:“1.查三峡要塞扼四川门户,为国军作战之枢轴,无论战况如何变化,应以充分兵力坚固守备。2.江防军不得向宜都下游使用。3.南县、津市、公安、松滋方面,应以现有兵力与敌周旋,并掩护产米区。4.特须注意保持重点于左翼松滋、宜都方面,以获得机动之自由。”蒋介石明确指出战区防御的重点是三峡要塞,津市和常德、松滋、宜都不同,不是死守,而是“周旋”,这就决定了津澧和守军在战争中的命运。

由以上1943年发生的南北两大会战可以看出,小日子的狼子野心,如果占领常德和湖北西部,往东进攻当时的汉粤铁道上的大城市武汉,往西进攻当时的陪都重庆,继而占领全中国的战略意图。也可以看出这是他们作出的最后垂死挣扎,苟延残喘。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

津市扼九澧咽喉,濒临洞庭湖,北连鄂西,南通长(沙)常(德),帆船上溯澧水直达石(门)、慈(利)、大(庸)、桑(植),水陆交通均称便利,素为澧水流域各县土特产集散地,商业发达,在九澧各县中首屈一指,曾有“小南京”之称。津市往西距离当时国民党政府临时首都重庆只有700公里,距离汉粤铁道上的武汉市只有不到300公里。

1940至1943年,由于战局不断变化,抗战爆发,武汉,沙市等地相继沦陷。而津市因地处内陆相对安全,沦陷区移民纷纷来此避难。加上湖北、湖南、河南、江淮部分难民络绎不绝流亡来津。加上川帮,豫帮商人的蜂涌而至,津市人口大量增加。一个仅有1.45平方公里,人口不足3万的小镇涌来了10万之众。一时间,津市城里人声鼎沸,郊野暴满,各路人马挂牌竖旗,开店设坊。货物堆积如山,商贸交易繁盛。据1942年的统计资料显示,当时津市有药铺36家,茶馆300余家,旅社酒店76家,剧场5所,小商贩1000多户,商家3300户。这种畸形的繁荣伴着抗战的胜利随水而逝。哼哼,打住,一下又扯远了,由此可以说明常德、津市在军事战略上的重要性。

我们继续再来说说地图上的一些地名。

地图上的澧县至李家铺、清化(驿)【白衣镇】、鳌山【临澧县柏枝乡】、大龙站【双桥坪镇】、常德,自古以来就是一条古道。据历史记载,皇华古道,又称九省孔道,自京城皇华驿至贵州省城共四千七百五十五里,其中,公安县孙黄驿八十里至澧州顺林驿,六十里至澧州兰江驿,六十里至澧州清化驿,七十里至武陵县大龙驿,清化驿是京城到滇、黔、桂诸省及湘西的必经之道。从唐前至清朝末年,清化驿一直是这条“茶马古道”上的驿站。

清化驿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曾发生过大小无数次战争。在湖南省博物馆有一批珍藏的军用地图记载,1942年,与我军隔江相峙的日军,开始策划常德会战,在其绘制的作战地图中,就标有清化驿,这说明了清化驿在常德会战中的战略地位。

1943年11月,第44军在清化驿、拾柴坡(距离清化驿10几公里)一带与日军展开殊死决战,以4个师的兵力,阻击日军两个主力师团的猛烈攻击,战斗进行得极其残酷,双方伤亡惨重,我军第161师仅剩兵力不足4营,第150师几乎全军覆没,师长许国璋率兵诱敌深入,身负重伤,壮烈殉国。这是发生在毛里湖附近的重大抗日战争。

关于洞庭湖的介绍,秦汉以前,云梦泽南连长江,北通汉水,方九百里……长江出三峡后,入云梦调蓄再下汉口。那时洞庭湖只是君山附近的一小块水面,其余都是被湘、资、沅、澧四水切割的沼泽平原……至南朝时,云梦泽由过去九百里演变到四百里,迫使荆江水位抬升,江水倒灌洞庭湖,使洞庭湖南连青草,西吞赤沙,横亘七、八百里。”(《洞庭湖水利志》)。青草湖在这张地图上没有标注这个地名,但在很多历史上有记载。有词曰: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肺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宋代·张孝祥 《念奴娇·过洞庭》

地图上,那个时候毛里湖镇【保河堤】还没有地名,基本上在一片沼泽湿地之中,七里湖还是有那么一小片湖,位置也对。渡口镇【现药山镇】也正好在洞庭湖的西部边缘,是一处码头。石公桥还是一个岛,西洞庭、十美堂、蒿子港、西湖管理区安乡县大部分区域等都在一片汪洋之中。此时,澧水和沅江是互通的。

 

《澧水乡谭》记载,津市地扼澧水中、上游要冲,河轮航运终点,也是澧县、石门、慈利、大庸、桑植等县的货物吞吐口,进出口商品,必须经由津市转运,居命脉所在,商业地位非常重要。津市是个贸易转口港,出口以药材、桐油、皮油、木油为主;木材、猪鬓、蚕丝次之。进口则是疋头、纸张、钢铁、盐、糖、海产加工品等。商业繁荣,经济发达。由此可以说明,津市的航运交通非常发达。

清代,《嘉庆常德府志》增加记载的常德北郊、东郊著名湖泊,还有:“团州湖,府东北四十里。水自马家吉会东溪港,下入渐水。”“土桥湖,府东北六十里。”“冲天湖,府东北七十里。”“马颈湖,府东北一百二十里。”“白涛湖、官塘湖、连山湖,俱府东北”。

西湖管理区记录:西湖镇,东临澧水洪道,澧水源于桑植,其尾闾干流绕石龟山,白涛湖,过沙河口,走西湖管理区东侧三角堤段,流经柳林嘴,然后归入目平湖。

西湖管理区所在地围垦前,澧水尾闾支流自蒿子港、冲天湖一带迂回南下,于西湖大垸西北部与沅水交错相汇,顶托其间,致使整个西湖大垸洪患时至,垸障屡溃。1954年治理洞庭湖,合修西湖大垸,撇澧水于东北,撇沅水于西南,使沅澧两水分流。

由地图可见,白涛湖所在的位置,就是如今毛里湖和珊珀湖的位置。地图上还有杨(阳)罗洲、篙竹湖是保持到现在的地名,属于现在的益阳县沅江市。横岭湖在湘阴县。莲山湖、文珠湖、南湖查不到了。从地图上看,沅江市和南县罗家洞已经快连接到一块了,解放后的水利建设,就彻底的把西洞庭湖变成了一块陆地。行文至此,请教知识更渊博的水利专家、文化史志专家详细介绍毛里湖的形成年份?

由此看来,通过不到几十年的围湖造垸、围湖造田,人们已成功把西洞庭湖大部分面积改造成一块块陆地、农村、乡镇,稻谷金黄、油菜花开、鱼跃鸭欢的肥田沃土。人定胜天,不知道这个胜天对未来的气候、水利、湿地、环境、航运、军事会产生深远影响?1998年的特大洪灾、2022年的特大干旱……历史功过留待后人评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