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门前有一丛竹子,是我从段家的农集上买的。这是一丛属于我的竹子。 我生活着的地方,没有野生着的竹子,平常所见的,…

门前有一丛竹子,是我从段家的农集上买的。这是一丛属于我的竹子。

我生活着的地方,没有野生着的竹子,平常所见的,多是杨槐泡桐一类的高大乔木,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有见过生长着的竹子。第一次见竹子,是从郑板桥的一幅画中看到的。画印在一本印制粗劣的书上,黑白图,竹子子却一下子印在了心上。那是一种飘逸的美丽,从山石中长出的清逸,竹枝修长,竹叶劲挺,清丽俊逸。从此,总在留神竹子的图片。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一年在眉县营头镇的建筑工地上打工,得闲上了山,终于看到了真正的竹子。“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那美丽的竹子,让我在心里追逐了多少年的竹子,杂生山坡,竹节青碧,竹叶青翠,让人忍不住要伸手抚摸。竹林的背景,则是茫茫苍苍的秦岭,如浓墨洇开的水墨国画。响水河流过山脚下,水声潺潺,清澈见底,游鱼碎石,历历可见。在山坡上流连忘返,不忍离去,实在是那一株株的竹子吸引着我。

听说南国多竹,在南国生活过多年,也许因为生活的环境俱为都市,虽然也上过一些山,却只看到了很多高大的荔枝树,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灌木杂生。如果季节合适,会看到树上所缀的红宝石一样的荔枝的果实,却总没见竹子。

确信,竹是在南国生长着的,我生涯坎坷,沦落杂尘,竹也躲我。

那年回到故乡,决心不再漂泊,心里也踏实了。最让我高兴的是,那一年的春天,居然在段家的集市上见到了一个卖竹苗的农妇。她的脖子上围着一方翠绿的头巾,肤色粗糙,却一脸的祥和。从她手里接过三棵幼弱的竹苗,我心情兴奋,就像得了价值连城的珍宝。

能伴竹而生,我将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人啊。

 

“举世爱栽花,老夫只栽竹”。板桥癫狂,效之何妨。三株竹苗,小心翼翼地栽植在家门口的墙角,培土,浇水。这是属于我的竹子。

竹子是爱我的,虽然第一年,生长着的样子不见多少变化,但第二年的春天,就从旁边萌了几枝新笋。雨后春笋,一场春雨过后,一株株挺拔青翠的新竹,就在我的眼前了。再过些日子,枝叶长开,纯朴的风韵,清丽而脱俗。在我的门前,给了我一方雅致,一片青绿。

此后,竹子年年新发,成了一片林。青枝绿叶,如一片片晶莹剔透的绿色翡翠,在阳光的照耀下,亭亭玉立,美丽迷人。偶有鸟雀在竹枝上舞蹈,唱婉转的曲子。那碧绿的一杆杆竹,倔强向上,即使霜雪齐下,亦未见过弯曲。

我溺爱竹,所以不管它从那里萌出,我都偏袒它,让它肆意纵横地生长,成了现在的样子。

每每端一杯青茶,站在我的竹林中,我的快乐,就从心底自然而然地溢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