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岩门

从杨嗄湾向北步行,翻过几座山,那是我每年都要去小住一段时间的地方一一岩门,那里生活着我两个舅舅,一个大姨。 大…

从杨嗄湾向北步行,翻过几座山,那是我每年都要去小住一段时间的地方一一岩门,那里生活着我两个舅舅,一个大姨。

大姨的家快到山脚,前面一片竹园,后面几片坡地,一条公路从屋旁百米的地方滑过,遥望对面还是一片开阔地,河那边就是湖北的山。

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了一头猪,看见我就跟着我走,掉队了我就一声唤,它又奔跑向前,一直带到大姨家,可是大姨却不收,把它赶好远,不是自家的东西不能要,我好心办了坏事,不知道这头笨猪是否找到了它的主人。不过姨爹家养的狗,却很乖,每每天不亮就送姨爹到养路班去上班,然后独自回来,十多公里地!

春天里的小碗豆,一片嫩绿还结了角,放在嘴里还很甜,我和两个表妹,睡在大姨屋后的那片地里,把肚皮吃饱,把口袋装满,别人家的劳动成果,被我们损坏了一半。我是带头人,大姨负责赔!

大姨家的灶后有个石头凳,大锅大灶。我和两个表妹也在屋前屋后学做饭,用沙土拌炒,用树叶当钱,你买我的,我买你的,我们没有手机玩游戏,可我们自导自演,也能乐此不疲。

表妹的爷爷刚把门关上,我们就用棍子使劲去打门,听到里面传出责备的声音,然后欢笑着跑开,爷爷很严肃,看谁胆子大!

表妺的堂姐带着弟弟,有时也会和我们一起玩,弟弟比较调皮,胖嘟嘟的小脸蛋,很是惹人喜欢。有次弟弟带了件高档玩具,就是体育比赛吹的那种口哨,铁皮做的,嘴扁平,侧面像个6,肚子里有粒圆珠子,一吹就响,弟弟把它弄丢了,是我捡了,我想还给弟弟,可是弟弟在学校从楼上摔了下来,我再也看不见弟弟了,这也成为了我永远的痛!

我们也会去河沟里抓鱼,拿上竹箕,提上桶,把竹箕朝沟里有草的地方,猛冲!提上来就有货。或者把竹箕放在下游水里面,旁边围道堤,表妹在前面去赶一下,鱼也会顺流而下,猛一提竹箕,就这样顺着河沟反复操作,吃饭就有一碗鱼!

我大舅住在岩门金家水库下面,舅娘喜欢打牌,还有表姐,我们有时也会打一天的扑克,升级从3打到k,巡迴几轮。也会和邻家的小孩比谁的力气大,在水库堤上打架,表姐总是会帮我!

小舅住在老屋场,我出生就没有见过外公外婆,我母亲她们兄弟姊妹六个,都是大带小。自己养活自己,我记得小姨快出嫁了,都还在扫盲班去学习。苕很能饱肚,在当时立了大功!

我也会跟着邻家的男孩,到山上去放牛。带点米,到山上搞野炊。两块石头中间,放一口小锅,把米放在锅里,再放半锅水,底下烧火,牛吃饱了,我们也吃饱了,骑上牛背,惊飞的鸟儿给我们让路,迎着天际最后的那片晚霞,听着悦耳的牛铃声,牛叮叮当当地回家了,我们也能回家。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一次小舅带我去学游泳,把我顶到池塘中间,我喝了几口水,到现在我还是个旱鸭子!

在岩门,我度过了一段段美好时光,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在昨天!那是我快乐的童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