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爱永恒

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冉从祥老师是我初中时候的数学老师,虽然过去四十四年了,但是我一直没有…

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冉从祥老师是我初中时候的数学老师,虽然过去四十四年了,但是我一直没有忘记他的谆谆教诲,他是我的恩师,也是我的益友,他比我大十岁,也是我值得尊敬的兄长,如今老师已经是古稀之年,我也是过了花甲之年,我们一南一北,老师在杭州安度晚年,我在西安含饴弄孙,以前工作忙,未能联系老师,现在退休了,赋闲在家,却又不好意思联系老师,怕打扰他,可心里却又很想念他。

 

随便聊聊的图片

 

1976年春,我有幸上了初中。

 

学校是当时田坝八年制学校,座落在田坝堡子上,学校前面是一条大楮河,日夜涛涛不息地向东奔流,河那边是一座大青山,山上有一座庙,名曰:泰山庙,学校后面是一片片绿茵茵的茶园。学校有两个院落,前院有六个教室,全是土墙平房,后院是两层砖木楼,院内有一棵大梨树,春天梨花开了,像一朵白云,洁白的花瓣像雪花一样飞舞,蜜蜂嗡嗡地忙着采蜜,院子里香气四溢,夏天梨子成熟了,压满枝头,梨子像小葫芦一样挂着,伸手可摘,可是学生即使是渴极了,饿极了,也不去摘一个。后院有教室,有宿办室。我们的教室就在后院,门对着梨树,左侧是教师办公室,右侧是伙房。

 

我家里很穷,上初中了,既没有钱买新衣新裤新鞋新袜穿,又没有饭吃,经常挨饿,因此那时候,我非常自卑,很少跟同学在教室外玩耍,除了吃饭上厕所,必去之外,成天在教室里学习,也很少跟老师打交道,甚至没有跟老师问声好。冉老师那时候很年轻,才二十出头的样子,留着小平头,乌黑的头发,整整齐齐,像一把刷子,白净的圆脸上,有一双浓眉大眼,一只圆圆的鼻头,他慈眉善目,一看就觉得目光亲切,却又能照人肺俯,他对待学生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他担任我们的数学老师,讲课声音宏亮,吐字清晰,语言严密,逻辑性强,善于联系实际,变抽象为直观,深入浅出,举一反三。他对待学生一视同仁,无论贫与富,学习好与差,都是一样的关爱,他教育学生总是和风细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绝不简单粗暴,尽管那时还没有恢复高考,但他依然对学生高度负责,认真讲课,认真批阅学生作业,认真辅导学生。他跟田正明老师一样,非常关心我们的成长,田老师是陕西安康人,他本来考上某航空大学,但因出身不好,录取到师范院校,据说文革时期挨过红卫兵批斗,他头上有一块疤痕,是造反派揪头发,揪下来一块皮,后来就没有再长头发了,每当我们听到这些,心里就很难受。田老师学识渊博,多才多艺,二胡拉得好,他给我们上语文、物理、化学课,而且三门课都讲得很好,田老师与家属分居两地,只有寒暑假才回乡探亲,他从未缺过课,那时候有个李老师不给学生好好上数学课,却给学生天天讲水浒故事,学生也不反对,领导也不管。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真是荣幸之至。

 

1978年,春寒料峭,我们尊敬的田老师被调回安康了,我们全班同学在操场上,欢送田老师,每个同学都流了泪,冉老师也流了泪,他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同学失去了一位好老师,怎能不流泪呢?田老师调走了,我们都担心没有老师给我们上课了,最担心的是冉老师,因为,高考已经恢复,接着中考也恢复了,冉老师最担心上我们的学习受到影响,他亲自到新华书店给我们购买复习资料,让我们能够好好复习,争取考上中等专业学校,以后的几个月,我们用冉老师买的资料,自主复习物理、化学,那年中考我没能考上中专,但我考上了高中,高中毕业,考上了中等师范学校,读书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1982年中等师范毕业了,冉老师已经是我初中母校的校长,他想让我到母校工作,却被区文教分到了小河小学工作,但冉老师在电话里谆谆教导我要热爱教育事业,热爱学生,努力工作,争取干出成绩。我听从冉老师的教导,在教学上认真钻研教材,探索教学方法,不断地给自己充电。工作一年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两年后调到了巴庙初中,还担任了学校的党支部书记,在巴庙初中工作的时候,我最尊敬的冉老师已提拔为区文办主任,他教导我,当了党支部书记,对工作、对学习、对自己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千万不能放松,在他的教导下,我在工作上恪尽职守,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1988年,我调到观音中学,冉老师是观音文办主任,我们近在咫尺,又能得到冉老师亲临教诲,他对我的工作非常关心,先后推荐我担任学校党支部书记、副校长、校长。曾记得一次中考前夕,我病了,住了医院,冉老师亲临医院来看我,详细地问了我的病情,又问了我对学校工作的安排,冉老师对我深切关心,对我学梭工作持别重视,真正让我感激涕零,冉老师热爱教育事业,他希望观音区各校的教育成绩都能名列前茅,我也没给冉老师丢脸,学校中考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97年被镇巴县委县政府授予“优秀校长”称号。1999年被评为镇巴县“十大杰出青年”,汉中市“优秀共产党员”,2000年被调到镇巴中学任副校长,冉主任和区委李书记亲自把我送到镇巴中学,其深情厚谊难已言表,真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后来,冉老师也进城到职业中学当领导,没几年退居二线,再后来,他退休了,退休后到了杭州,安度晚年去了。我们联系也少了,但心里一直没有忘记。

 

我工作上,每前进一步,都有冉老师的推动,冉老师是我学习的导师、工作的引路人、是我成功的阶梯,冉老师不断地鞭策我,激励我,我才能有今天的业绩。

 

尊敬的冉老师,您是我永远尊敬的老师,您的教诲我永远牢记在心。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这几句送给冉老师,也不为过。

 

最后,我想对你说的是:师爱永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