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乡情

小时候,我在村里玩耍的时候,经常有我喊大娘婶子大嫂,甚至我喊侄媳妇的,见到我就开玩笑似的说,“我还喂过你吃奶呢…

小时候,我在村里玩耍的时候,经常有我喊大娘婶子大嫂,甚至我喊侄媳妇的,见到我就开玩笑似的说,“我还喂过你吃奶呢”,我当时就害羞脸红。我奶奶当时喝了酒有时候在地上打滚,咋咋呼呼的说不少话,我记住的就是一句“九天九夜”。我当时小,不明白,就问我妈。我妈就说到我大了再说。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到了我上初一的时候,又遇到一个大嫂,她又开玩笑似的说,小时候我还吃过她的奶呢。我又问我妈,我妈才说了当年的事情。那是我妈刚生下我不久,劳累加上营养不良,生了一场大病,不得不把我交给我奶奶照看,她去楼德医院住了九天医院。我生下来就没有奶吃,又没有别的吃的,饿了就哇哇大哭。我奶奶白天看着我,晚上也睡不好觉。没办法,就抱着我,找村里给孩子喂奶的妇女,让人家喂我一口。当时因为村里家庭都困难,营养跟不上,喂自己的孩子奶水都不够,所以我奶奶得抱着我围着村子找好几家才勉强让我吃饱一顿。到了后来,我爸从楼德买了麦乳精,我喝麦乳精,才不再饥饿。

因为我爸外边工作,照顾我和妈妈不方便。我爸就把我和妈妈接到学校里住了一段时间。就是中册镇的蒋家庄小学。(现在早已撤并—笔者注
)在蒋家庄的时候,因为离得学校近,我经常去我干娘家。(我爸妈因为实在,在蒋家庄人缘也不错,不仅有不少朋友,还让我跟一个哥拜了仁兄弟—笔者注)。当时我的一个姥姥,就是我干娘的妈在她家住着,跟姥姥做点好吃的,早吃饭的时候,我就早到了,晚吃饭的时候我就晚到了,我干娘就说我有口福。我干娘家我有四个姐,当时属我三姐看的我多。我三姐用围脖系在我身上,拉着我玩,感觉可有意思了。直到现在,我和我三姐家经常有联系呢!

再后来,我爸调回我们村任教,我爸有时候带我去学校,他的一些学生看着我可爱,就帮忙看着我,有的还带我去家里吃饭。有一次,我爸妈找不到我了,正着急呢,我爸的几个女学生把我送回来了。她们把我带回家吃饭了。

还有一件趣事,就是村里兴闹新媳妇。我和我弟弟小,跟着小伙伴就去了。但是新媳妇按辈分是我们的侄媳妇儿。结果闹房的人全都乐了,除了跟新媳妇闹,就是跟我和弟弟闹。从那之后,我没再闹过新媳妇。现在。我的那个侄媳妇都当奶奶呢,过去的笑谈没人提了,但是大家的乡情依然在。

时光不经意间流逝,但是亲情乡情留在我们心里,留在记忆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