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承受得住一个“熬”字

昨天早晨天空飘着雨,山里的冬雨既冷且阴沉。江南刘平先生在他的皖南三黄种鸡场等我,说捉了两只老母鸡。这样的寒冬里…

昨天早晨天空飘着雨,山里的冬雨既冷且阴沉。江南刘平先生在他的皖南三黄种鸡场等我,说捉了两只老母鸡。这样的寒冬里,用柴火慢炖山里本老母鸡汤,是件很温暖的事情。

两年多前的仲春,我与书坛大家张兆玉先生结伴去过刘平那里,他住在山水间一个小院子里,院内有菜地,屋后有池塘,一处平房做厨房,三层小楼里布满了名家书画,二楼诺大的创作室墙上挂着他的书法作品。张兆玉与他交流书法心得,聊些书坛奇闻逸事,刘平知之甚广,看他的作品功力不浅。张兆玉那天现场书写一幅八尺屏“难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还写了一幅草书留存给刘平。我当时以为刘平是书法界人士,还不知道他是位江南种鸡的守护者。

那天中午,我们在刘平厨房喝酒,菜肴很新鲜,酒很一般,远不如我与张兆玉平时所喝的酒。席间聊天才知道,他经营皖南三黄种鸡,往昔每年蜉化的三黄鸡苗以百万只来计数的,疫情以来,鸡苗卖不掉,老鸡也没人买,背负的包袱越来越重,每天消耗的食料六千多块钱。可鸡场还不能倒掉,作为皖南三黄鸡原种鸡,系省级保护,进入国家种子基因库,自己作为责任人是签过承诺书的。经济下行,疫情初始,让这山间一个养鸡人愁白了头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玉过世后,我与刘平没见过面,直到前不久在池州书法展上遇见了他,他很是高兴邀我去他的鸡场看看,他的状态与两年多前相比,焕然一新。有熟悉的人告诉我,他的鸡场用地被征用了,补偿一大笔钱,还要置换一块新地给他呢。刘平笑笑,称新地还没落实下来。我昨天在雨中抵达刘平院子时,他老远冲我招手,院子里堆积了许多鸡笼,大概是从鸡场拉过来存放于此的。

我们喝茶聊天,才知他干这行有二十余年了,他说安农大耿照玉教授业内人称之为安徽省“鸡头”,他曾语重心长说过:“祖宗传下来的种子丢失了,几代人都恢复不过来,有的永远就绝迹了”。植物界诸如大豆、玉米等种子受制于外人之手,就连山里辣椒、小白菜家常菜很多也留不住种子,大蒜头自家留种第二年出苗就蔫了。人吃了这些食物,长期以往还叫人怎么生儿育女呢?

 

中午,刘平客气留我吃饭喝酒,还从城里喊来几位熟悉的朋友陪我喝几杯,热闹一下。或许,熬过了曾经的至暗时候,逢上征地拆迁,给了他绝处逢生的机会。守得云开日出,他有了新力量继续在保种育苗的路上前行。

下午,我回来后,清洗干净皖南三黄本老母鸡,生起了铁锅灶,架柴禾慢炖鸡汤,差不多满满一铁锅山泉水。这一个下午,我裹紧棉袄,不时给炉膛添柴禾,熬制这冬日里的鸡汤。边熬汤,由刘平、种鸡想开去,人生旅程中很多时候都在承受一个“熬”字,诚如那句流行语:熬得住了,出众;熬不住了,出局。当然,身处“熬”中,要铭记几条:

 

悲情时要沉默,痛苦过程中要学会沉默,把哭声调成静音。

 

因为一个人的伤情与悲痛,跟自己之外的人可能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别人没空听你祥林嫂式的讲述,只顾自个儿的日子。祥林嫂最初儿子阿毛被狼叼走了,邻居们出于同情心陪着她掉几滴泪,后来听得多了,便也不在意了。一个人老是重复自己的所谓伤情与悲痛,不仅伤口难以愈合,别人原本就无关痛痒,也不愿当你的垃圾桶。我们能做的就是打掉门牙咽肚子里去,独自消化遇到的悲痛,要相信那些伤过、痛过的地方,以后一定是最结实最有力量的地方。与漫长的人生风雨旅途相比,这一会儿的悲痛又算得了什么?

 

孤独时要承受,瀑布的尽头是河流,人生的尽头是重生。

人生好比一锅老母鸡汤,煎熬滚煮,宜吉宜徐看火候,上一次小童来时,我柴火烧得过旺,一锅汤匆忙间只剩下锅底一碗汁。这次勤添柴禾,慢火细熬,渐渐的香气四溢,临到天黑,最极致的滋味自然而然出来了。我登临九华山时,台阶石与有的地方供奉的雕像石质相同,一个给人步履行走,一个让人膜拜。之所以有此区别,就在于一个只挨过几刀,一个却被千雕万刻过,所受过的罪深浅不一,结局自然有别。木心原来是乌镇名家之后,四十多岁坐牢七年,受尽折磨,断了两根手指。在狱中他用纸画出键盘,弹奏曲谱,找到能写字的东西写作。56岁时远去美国,孤独寂寞中写文章、画画,现在很多人专程去乌镇看木心美术馆,观赏这位孤独者留下来的那些遗作。

 

低谷时要蓄力,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王维《终南别业》诗中这两句话,隐喻人生之旅没有直路,很多时候如同登山攀顶,走着走着,溪水不见了,看见山岭间云起雾涌。原来溪水上了天了,变成了云,云变成了雨,重回山溪涧,人生何必绝望?人生哪能全如意,前行过程中,爱情、事业、学问、健康等都可能有跌入低谷时。风光无限好,低谷见真人。低谷期恰恰是蓄积能量的好时光,蓄积能量越大,反弹的高度会越高。民间有句俚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因为经历过死,才会珍惜活着的福,善待自己也温柔待人。在低谷期犹如开凿隧道,越往里钻越难,见不着光,很多时候绝望的没路可走,虽然身处绝境中,我们的心灵要畅游未来,体会宽广高远的人生境界,自然而然不再觉得自己穷途末路。

美玉藏于劣石,黄金隐于污泥。人的一生就像盘山路,崎岖不平,自己努力打拼,有贵人援手当然好,没遇见贵人也不失望,微笑着前行,做正确的事,慢慢积累。一个熬过生死,熬过富贵和贫穷,依然有着野蛮的身体,善良的心,勤勉上进的行为,上天怎么能不厚爱这样的人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