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在慢慢移动

一转眼,冬月将尽。 眼前的菜地满眼绿意,而一抬头,木也萧萧。 腊月在望。今年似乎还没有准备好,竟要结束了。 只…

一转眼,冬月将尽。

眼前的菜地满眼绿意,而一抬头,木也萧萧。

腊月在望。今年似乎还没有准备好,竟要结束了。

只是虚度。宅作品的图片

阴了两日的天气又晴朗了起来。站在门口晒太阳,看搭在晾衣架上的香肠被风撩起, 看风吹过的小池漾起无数的涟漪。

“风有点大呢。”我与隔壁的妈妈大声说话。她坐在牛屋那边的一个角落,离我这里还有点远。

“我们这有牛屋挡着,还好,吹不到风。你看这猫好乖啊,它跟着我们趴在这里,暖和和的。”

爸爸抬起头,看我一眼,又低头看他手中的书了。他很少戴眼镜,这会戴副眼镜,与他平时挑水锄草刨沟的样子是完全不同的。

时间缓慢向前,中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在太阳底下看自己的一双手。这双手曾经光洁如玉,现在带着我经过的痕迹,透露出年龄的秘密。好在阳光穿过手指,这手指的缝隙透露出的那抹粉红的色彩还和从前一样。

那粉红,是血液的流动,也是光的柔波。

光是宇宙中最神秘的事物。但丁把光视为精神生活的象征,在他伟大的诗篇中,他准确而简练地描述了光的各种效果——黎明的曙光、海上的光芒、春天树叶的露光。

我也喜欢各种各样的光。

阳光穿过树叶洒在地上的斑驳的光圈;宁静的夜晚高悬在天幕之上一闪一闪的星光;夜半醒来,皎洁的月光铺在地砖上淡淡的影子;走夜路时远远看见村庄人家房屋里透出的昏黄的灯光;黄昏时天边燃烧的夕光;还有在光里飞舞着的浮尘带给我的轻盈感……

此时,落光了叶子的杨树上那个硕大的黑色鸟巢在阳光底下圆满着,安然着。我看着那天光里的鸟儿的家,发一小会呆,而后端起旁边保温杯里的生姜蒜子水。

最近都在喊“阳”。嗯,不管“阳”还是“不阳”,保管好自己是很重要的事。我时常在心里想:如果可以做一株植物那真是挺好的,跟着四季轮回,春发冬尽,得一个圆满。人却是不能的。人没了就是没了。

人常说:知足常乐。我现在是慢慢地对它有了越来越深的体会。又或者说我们无法选择什么,只能做到随遇而安。

今天看四年级的同学做语文题目,里面有一些词语要你分类,比如:欢天喜地、随遇而安……邓希一在表示很高兴的词语上写上“欢天喜地”。我的目光落在“随遇而安”上,想它是不是表示很高兴呢?

安,安宁、安详、安静、安稳……这里面是有一些满足和快乐的成分的。说到底,其实我们无需苛求太多,也苛求不了。如孟子所言,求则得之,舍则失之。但不是还有一句“求之有道,得之有命”吗?

光在慢慢移动。

猫站起身,又趴到阳光底下躺着了。它眯着眼,“喵”一声,很享受的样子。爸爸唤一声“喵”,它抬起头看一眼,又垂下了头。少顷,它想起什么似的,慢腾腾站起来,又趴下去伸一个长长的懒腰,朝爸爸那边走去。

妈妈看着它说:“想起来了啵,跟着他就有鱼吃,是不是?”

妈妈对着猫猫笑,仿佛那猫就是她的老友。“你跑来我们家有几年了?老伙计。你看你,和我一样,都老啦。”

我听着妈妈的话,默默地笑。而猫在光的照耀下,不露声色地活成了自己唯一的样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