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不易

1 一大清早,米静就等在王氏烧饼店的门口了。 米静手里提着装在塑料袋里的三个烧饼,加一杯小米南瓜粥,付了钱,却…

1
一大清早,米静就等在王氏烧饼店的门口了。
米静手里提着装在塑料袋里的三个烧饼,加一杯小米南瓜粥,付了钱,却不急着离开。
五、六分钟后,一辆电动三轮车从路东的方向开过来。
米静忙举起一只胳膊喊起来:“哥、哥……”
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急忙地把电动三轮车停下。
米静走过去说一声:“哥,给你买了几个烧饼。”
“我不吃了,不吃了,你拿回去给孩子吃吧。”好久都没刮胡子的哥一边说着,就要离开。
米静一把拉住电动三轮车的把手,口气急急地说:“吃吧,哥,每天起这么早,不吃饭哪里行,到中午还早呢。”说着把烧饼和装米粥的杯子塞到哥手里。
哥接了过去,说一声:“行,饭给我。赶紧回去吧,一会儿孩子还等着上学呢,别晚了。”
哥骑上三轮车,急匆匆地走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2
哥每天早上送货都经过这里,哥说过这里的烧饼好吃。
米静站在原地,看着骑着电动三轮车哥的背影,眼里冲撞上来一阵热热的酸,哥太不容易了。
哥今年四十三了,四十岁前一直在外面打工,家里有二十几亩地,收入也不错。但三年前哥回来了。哥说:“年纪大了,在外面漂累了。”
其实人人都知道,哥是要回来扛起一个家。
父母年纪一天比一天大了,身体也一年比一年差,老父亲去年血栓,一条腿跛了,再也下不了地干重活儿,母亲身体还算壮实,但也毕竟七十多的人了,说不准哪一天也像父亲一样病倒。
哥有俩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都得花不少钱。嫂子忙活完家里的农活儿,就去附近村子或县城的一些小厂子打零工。
两年前,大哥说,现在家里的农活儿基本都是机械化,用不了多少人工,我不能老在家这么闲着,得想个事儿干,但也不能再出远门打工了,县城离家近,老人有什么事好照应。
于是,大哥就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来县城开了一家副食批发部。这样嫂子也不用四处打零工了,她守着门店,哥每天去送货,钱赚多赚少的,总算有个事干。老人病了,来县城看病也方便照应。
哥就是这么想的,哥也是这么做的,哥准备好了一切,要顶起这“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
3
哥没多少文化,哥也没多大赚钱的本事,哥就是这么踏实忠厚的一个人。
可是半年前,哥进了拘留所,被关了半个月。
是为米静的事。
米静离婚了。
其实米静早就想离婚了,只是为了一双儿女忍了这么多年。
现在,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那个齐涛太混蛋了,不但每天游手好闲,现在又添了赌博的恶习,就要快把家败光了。孩子整天也不管,就知道整天上网打游戏,米静气得把家里的网断了,他就去网吧打,成宿成宿地打,家也不顾,孩子也不管,还在网上赌钱,十赌九输。
米静真是也把心凉得透透的了。
其实,当初两个人还是搞的对象呢。当年在县城上职校的时候,两个人一个班,那时候齐涛长得也算一表人才,家里开着一个加工橡胶制品的小工厂,日子也还算殷实。那时候,齐涛除了爱贪玩点,人也算老实,关键是对米静挺好的,也舍得给米静花钱。
米静这人要求也不高,觉得能找个知冷知热的人,过个踏实日子就知足了。
起初结婚的那几年,日子的确过得还算不错,齐涛父母在县城给他们买了一套楼房,那时候能够能在县城买上楼房的人,也算是有能力的。那时候,齐涛在生产资料公司上班,是齐涛父母花钱找关系给办的,本来,齐涛父母是想把他两口子都给办成“吃公家饭的”,但找的那个关系先给办了一个,说“一下子办俩有点难度,另外一个有机会慢慢办。”
就这样米静的工作没解决,一直四处打工,干过会计,卖过服装,还开过一两年的粮油店,但没赚钱,后来又生二胎,干脆就转让了。
生二胎的时候,其实米静家的日子已经危机四伏了。
4
公公婆婆的小厂子因为环保干不下去了,齐涛待的单位也黄了,因为他不是干部身份,只是个自收自支人员,开不出工资来,齐涛干脆就不干了。
但他一向因为有些家底儿好吃懒惯了,累活儿、脏活儿不愿干,好活儿、挣钱的活儿,他又没那个本事,所以,就整天窝在家里上网打游戏。
米静气不过,说他几句,叫他出去找活儿挣钱,他一出去就是一天,哪里是去找活儿了,是去网吧打游戏去了。
后来,米静实在逼得没办法,就拿出家里的积蓄开了一个粮油店,让齐涛守着,拴着他,好歹有个事做。
但齐涛根本就心不在肝上,店里老是丢东西,挣得还不如丢得多。
米静生二胎在家坐月子,齐涛就把店关了,跟一帮小混混们去网吧打游戏,还在网上赌钱,输了钱,借钱还不了,就拿店里的米面油什么的低价顶账,等米静出了月子,小粮油店也基本让齐涛给败完了。
米静真是气疯的劲儿都有了。米静就跟齐涛吵,就打,闹离婚,但每次说“不跟你过了”,俩人撕扯着跑到民政局,到了门口,米静又抱着孩子哭着回来了。
公公婆婆也劝过,但都没有用,齐涛真真由一个游手好闲的浪荡公子变成了一个废物败家子了……
一年前的一件事,让米静彻底死了心,说什么也要把婚离了!
齐涛出事儿了。
5
车祸。
齐涛没少胳膊少腿儿。而是齐涛因为打游戏认识了一帮狐朋狗友,一天拉着几个人打完了游戏去喝酒,结果其中一个因为醉驾伤人,被关进去了,还赔了受害人家属好几十万。而那次组织酒场的就是齐涛,那个醉驾伤人的家属天天跑到米静家来要钱,说赔那几十万都是卖房的钱,现在无家可归,干脆就赖在齐涛家里,吃喝住,不走了,要走也行,齐涛得拿出二十万块钱来……
齐涛哪里有钱,就四处躲,米静没处躲,就成了替罪羊,把米静给折腾腻歪的,简直死的心都有了。
一天,孩子生病发烧,连打针输液的钱都没有,米静给齐涛打电话,打的手机都快没电了,都没打通。
米静只好给哥打电话,米静本不想给哥打电话的,她不想让哥跟着糟心,但她也实在无路可走了。
孩子是急性肺炎,必须住院。
第二天一大早,米静在医院附近买早餐的时候,竟然碰见齐涛从一家网吧和几个小年轻的一起出来,米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上去就和齐涛撕打起来,齐涛这个混蛋竟然狠狠地甩了米静两巴掌……
绝望的米静给哥打电话。
哥来了,从来没着过急的哥揪住齐涛就揍了起来,那几个人见势不好,灰溜溜地躲走了。
“一家人都吃不上饭,孩子生病住院,你他妈还在外面胡混,你还是不是个人……”哥一边骂,一边打,手就没了轻重,把齐涛的一只胳膊给打折了……
米静怎么也没想到,齐涛报警了!
6
哥被拘留了。后来公公婆婆来了,虽然说了几句齐涛的“不是”,但口气里还是有着深深的埋怨“就是他再混蛋,你也不能打这么狠呀……”
米静这回是彻底寒心了,她要离婚,离婚!她实在没法儿再跟这个混蛋过下去了。
三个月后,婚离了。协议不成,米静起诉离的婚。上初中的大女儿归米静,三岁的儿子归齐涛。本来,米静是两个孩子都想要的,但齐涛家里说什么也不放这个儿子。
那处房子,也捣了不少的乱,因为房产证上写的不是齐涛的名字,而是写的齐涛父亲的名字。虽然后来,法院判了齐涛要给米静二十万,但米静一直都没拿到钱。
起初,齐涛爸爸说等把房子卖了就给米静钱,但后来又说,要是把房卖了,齐涛跟儿子又无家可归了,说米静“你当妈的也不希望孩子露宿街头吧……”
然而更可气的还在后面。
离了婚的齐涛更是无人管束,为所欲为了,三岁的儿子被送到乡下婆婆家,三个月病了五回,还整天哭着喊着要找妈妈。婆婆给米静打电话,叫米静去看看。米静是一路哭着把孩子抱回来的,说自己先带一阵。米静现在租着房,房租都是哥给掏的。哥又给米静出资五六万,转了一家童装店,好歹有个营生。
哥这五六万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嫂子虽然表面上没反对什么,但每次都是话中带话地抱怨。哥不吭声,每天早出晚归,更卖力地干活儿了,四处送货,每天早饭都顾不上吃,其实是嫂子有怨气,根本不想给哥做饭。
哥又不舍得花那几块钱在外面买着吃,就忍到中午吃顿饱的。前一阵,哥在送货的路上,低血糖犯了,晕倒在街上,差点出危险。
7
米静有时候恨自己,不该给哥添麻烦,恨自己失败的婚姻让哥也跟着操心受累,如果自己一切都能处理的好好的,哥也宽心。
但哥说的话,句句里还都透着心疼。哥说:“小静,遇上事儿了也别怕,难过归难过,该扛的事儿还得扛过去。也甭多想,瞎寻思,有哥呢。有嘛事儿,直接跟哥说,千万不能自个忍受着。什么事儿过去了,什么坎儿迈过去了,日子就有奔头儿,眼下难点儿不叫难,人活得有骨气,不能再像从前似的逆来顺受了……”
哥要米静把童装店好好地经营,攒点钱,到时候他再给凑上点,交个首付,在城里买套小房子,安个家。
米静每次见到哥,看着哥头上越来越多的白发,都想哭,但她得忍着,不能哭。
因为她知道,她哭,哥心里比她还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