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

太阳出来了,亮亮的。 这是让人按捺不住,想出去走走的光亮。在经过了十多天的阴沉、冷雨之后,虽然空气的温度还很低…

太阳出来了,亮亮的。

这是让人按捺不住,想出去走走的光亮。在经过了十多天的阴沉、冷雨之后,虽然空气的温度还很低,但这亮亮的光线和蓝蓝的晴空,让人觉得心里是温暖的。

 

低烧的学生还伏在桌子上,无精打采,教室里剩下不多的孩子也都是恹恹的神态,我鼓励他们说,你们看,太阳出来了,这么亮,病毒也会很快远离的。他们说,这个病毒又不怕太阳晒!我回答,但这个太阳让人心情好呀,心情好了,人就精神了,抵抗病毒就多了力气。

我知道这个回答并不科学,让病毒远离也只是一个愿望。

随便聊聊的图片

走在阳光下的校道上,很想着去围墙外面散散步,但又不知道去哪里。仿佛弥漫在空气中的病毒只有在这个校道上是最稀薄的,也只有走在这里才安全。

哪里是安全的?这个幽灵一样的病毒,在四处游荡,张牙舞爪,随时都会伸出它长长的爪子,抓住任何一个活动在大地上的生灵,侵入进人家的躯体里去作妖。

我们看不见它,却必须茫然地躲避着它。

 

想起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那句经典的开场白——“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这是伟大的导师们站在当时世俗人的角度,对伟大的共产主义的一句调侃吧?那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们还没有理解共产主义的伟大的时候。今天,我们在述说这个幽灵的时候,要用引号把它引起来,它早已经不是“幽灵”,而是我们共同奋斗共同神往的伟大事业,是我们一代又一代无产者盼望着它尽快显露出来、尽快来到眼前、尽快拥抱它的热切愿望。当年,这个“幽灵”是遭遇到了一切旧势力的围剿,但它顽强的生命力压倒了这一切反动派,最终战胜了它们。没有别的,只因为,它符合广大人民的愿望。

 

如今的这个幽灵,才是真正的幽灵,不用打引号。它已经肆虐横行得太久太久,在中国的大地上,在欧洲美洲的上空,盘旋又低迴,猖狂且狰狞。

凡事不过三。三年已过,这个幽灵也该寿终正寝了。

人民的愿望就是最合理的愿望,就是最终能够实现的愿望。不是吗?我们也已经联合起来了各种力量,全国全世界人民一起共同抗击这个幽灵,抓住它,消灭它。

让我们一起期待着阳光照射进每一个角落,让这个幽灵无处遁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