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

头顶悬了三年的靴子终于落下来,一脸懵逼的我挨个正着。。。   上周一上午忽然感觉头比往常稍大了点,脑…

头顶悬了三年的靴子终于落下来,一脸懵逼的我挨个正着。。。

 

上周一上午忽然感觉头比往常稍大了点,脑壳两边有点扯起痛,当时也没在意,慢慢地肌肉有点酸涨,浑身有些使不上劲了。哎,该不是周六走绿道走太久了?或者喝了点西北风着了凉?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到晚上,头越发变得昏昏沉沉,关节始终有种被人拉扯着的坠涨感,心中有一万匹马儿跑过,躺在那个被窝里啊翻来覆去,怎么都无法安顿好身体,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一量温度,38·4度,只差0.1度就该退烧药了。我对退烧药向来不感冒,心知那玩意儿暂时把烧退下去了,过不了多久温度照样会上升。哎,药能不吃就坚决不吃,要降温也只用物理疗法,劲儿小时候我可没少用啊。迷迷糊糊中捱到后半夜,身上发了一身汗。这汗来得煞是畅快,手和脚随之都有了凉快的感觉,这人就忽然变得轻松了:不仅头不昏了,身体也猛地苏醒过来:四肢和肌肉的坠涨感完全消失,所有的物件又变成了自己的了。真是神奇!

 

网上说羊儿们也开始分类了,无症状感染叫喜羊羊,浑身酸疼叫懒羊羊,持续低烧叫暖羊羊,高烧不退叫沸羊羊,还没感染的是待宰羔羊。我这症状大概介于喜羊羊与懒羊羊之间吧,还不太令人痛苦,以至于跟别人说起时还可以得瑟一把:瞧我这体质还行吧!

 

但,我还是高兴得太早了!发烧结束后我神智清明,走路健步如飞,以为就此将病毒扔到爪哇国去了,哎,还真把新冠当大号感冒了。殊不知,它后劲大着呢,鼻塞、咳嗽、喉咙痛还有腹泻,两天后一一接踵而至,仿佛轮流着攻击我的免疫系统,非把我整趴下不可。不吃药真扛不住了,对症吃了些中成药,主要还是拿大杯子猛灌水。当然附带的福利是可以躺平,作为一名家庭主妇可以毫无羞愧地赖在床上,短暂地不做家务。

 

咳咳咳,咳了几天之后,虽还继续咳着,但人的精气神差不多缓过来了。想起网上描述羊了的症状:小刀割嗓子,上面开颅、下面截肢、中间生孩子。不死不活挺过三天半,重生。哎,我还没痛到撕心裂肺需要重生的地步,总体而言,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以为之前的防护工作已经做得够好了,但依然以秒杀的速度中招,可见如今人的健康保证,大概率只能靠运气。病毒一天不灭,人类一天不得安宁,时光已将亿万人的命运写进了史册,也只好做个书中人了。三年中关于新冠的认识可以说如过山车般,被这样那样的专家论调带节奏,到了最后感觉谁也不信了,说一千道一万,到最后就只看自己会不会中招,中招后会不会很惨烈。

 

人生海海,山山而川,不过尔尔。今后做好防护的同时,对生活须更添一份豁达,因为连惧怕了三年的病毒都经历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