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深更半夜你站门口干什么?

今天与诸生聊天,说到诗歌创作的一些话题。忽然想到“推”、“敲”的公案。 前人记载,贾岛骑着驴,沉醉在“推”、“…

今天与诸生聊天,说到诗歌创作的一些话题。忽然想到“推”、“敲”的公案。随便聊聊的图片

前人记载,贾岛骑着驴,沉醉在“推”、“敲”的动作上,不能裁决。结果撞到了京兆尹韩愈的仪仗队。京兆尹是什么职位?差不多相当于现在北京市市长吧。韩愈毕竟是个诗人,他听了贾岛描述,略作思考,帮贾岛定了一个“敲”字,而且很开心地邀请贾岛到办公室聊诗,后来又劝贾岛还俗参加科举考试。

“推敲”因了这个故事,后来用以指代斟酌文字、提炼语言。可是,前人也并不觉得“僧敲月下门”就好,甚至像明代的胡应麟觉得这一联还不如下一联“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好。当然,好不好是见仁见智的事,姑且不说,且说清初王夫之提的问题:倘若诗人写实,是“推”是“敲”只有一种可能,为何要费周折去裁决?

王夫之提的问题很有道理。想一想,贾岛不是光天化日之下骑着驴想“推敲”二字,而是深更半夜跑到李凝家的门口,举起手,又想推门,又想敲门,这时被门内的李凝看到了,突然来一句:和尚,你想干啥?

我们再想,如果贾岛与李凝关系非常密切,贾岛去李凝家,自当推门而入;当然李凝可能插上了门,毕竟深更半夜的,贾岛要推推不开,自然得敲。那么,“推”好还是“敲”好?因为定本是“僧敲月下门”,不少人为“敲”张大旗,无端闲扯那么多,岂非无聊?

但贾岛没有半夜站在李凝门口想这个问题,而是光天化日之下在长安街头想这个问题。可能他还没去李凝家,可能这时候他还不认识李凝。贾岛只是假设自己深更半夜在别人家门口,不知道直接推门而入,还是敲门而入?他写这两句诗,是在长安街头,光天化日之下,虚构着夜晚的事。

蒋寅老师从“取境”解释贾岛的诗歌创作,我读了很受启发。我觉得可以更通俗地解释,假设贾岛是一位导演,“僧敲月下门”、“僧推月下门”是他画好的两个分镜图,他不知道正式拍摄的时候用哪个。不巧的是,他琢磨这事时,撞到了韩愈的仪仗,韩愈估计也没大半夜站在别人家门口的经验,但可能觉得一和尚大半夜站在人家门口不好。

韩愈跟贾岛说:和尚,你写诗这么用功,白天都能想着晚上的事,将来一定会有成就的,不如还俗参加科举考试吧。

贾岛想,京兆尹都这么抬举自己,时来运转也未可知,于是还俗,结果一辈子都没考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