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见证

一 空气中,弥漫着的“清扬”洗发水的香味很好闻。我低垂着头,任湿哒哒的头发一点一点滴水。 “今天好暖和,我不想…


空气中,弥漫着的“清扬”洗发水的香味很好闻。我低垂着头,任湿哒哒的头发一点一点滴水。
“今天好暖和,我不想吹了。”我撩着自己的头发,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一旁的芷涵听。
“嗯,都可以的。”她看我一眼,漫不经心地答。
“嗯……还是去吹一下。头皮屑多,吹一下应该好一点。”
我走的时候把头发朝脑后甩过去。摆头的那一刻,我看见那床红格子被套套着的被絮在太阳底下红艳艳的,形成一种明亮亮的“新”——这很是好看的。随便聊聊的图片

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我连忙走上前去——原来是婆婆拎着一袋子菜过来了。
“我刚刚和你伯伯去买了一点菜,给你们也带了一些。我看你先去菜园摘菜,咧菜园没得么子了。小区里的人蛮喜欢去我那摘菜吃。都认得,人家要,还不就去摘了。”婆婆说着,把手中的菜递给我。
“哦。那谢谢恁那!”我接过菜,“恁那进来啦。”
“我进来搞么子?我不进了。”她说着转身走了。
“不进来呀?进来玩一会啦。”我喊着,她像没听见似的,摇摇摆摆走回去了。
我笑着,看着她离得有些远了,才关了门。
这次,她戴了口罩、手套,看起来防护得不错。
今日一早,我给她送两块糍粑过去,看她站在桥头与几个人在说话。前两天去的老人今日火化出殡,他们应该在桥头放鞭炮送他上山了。而她常在他家打麻将,今日在这里放一挂鞭,与老者的儿女说几句话,也是路祭。
“新鲜的糍粑,恁那们尝个鲜。”我对她说,看她没戴口罩,我又忍不住说:“在外面,恁那还是要戴口罩。恁那年纪大了,抵抗力弱,现在病毒多,恁那还是要注意身体。”
“嗯嗯。”她笑答,“我买口罩了。”
“买了就要戴啦。”我边说边朝她堤上的老屋走去,“安安说菜薹蛮好吃,我们这几天天天在妈妈家那边掐,菜薹供不到我们的嘴巴了。嗯,我来去恁那的菜园看看。”
现在,她拎来的花菜、黄瓜和两节大藕还在袋子里装着。
二十几年的时间,把所有所有的好与不好都留在我们走过的印痕中。这一切,现在已经踏踏实实地迈过一场又一场的告别。如果没有与邹先生结婚,没有那些零零碎碎的细节,没有扬起又落下的尘烟,没有看着她渐渐衰老、虚弱,没有还在继续着的生活,我们之间的内心能彼此见证吗?

这几天就忙着一日两餐。备菜、洗菜、煮饭煮菜,在灶间忙。
俩孩子起得晚,于是早午饭一起吃。我和邹先生在家的生活很简朴,孩子在家,自然会丰盛一些。
这几日牛肉火锅、排骨萝卜汤、鲜鱼肉丸汤、小炒肉丝、、清炒莴笋、菜薹、香干、千张……芷涵昨日说想吃炒鸡蛋,先准备炒,一看桌子上满满当当,放弃了。马上寒假,她想吃什么有的是机会,不急。
邹先生喝酒、吃菜、喝汤,乐滋滋的。我吃完收拾碗盘,在水龙头跟前洗碗盘筷子,再用电炊壶烧开水,泡药柑水。
很庆幸我们这里有个中医院的药材基地,让我们得以比较容易摘到药柑。我是爱喝药柑水的,它有一股子药香气。特殊时节,这药香给我一种抚慰,一种安心。
前几日送表妹一大包。昨日问姑妹要不要,她说买了药预备着,还说她也没出去,就呆家里也安全。
想起小时候妈妈蒸馒头、摊豆皮、杀年猪,也多喊至亲好邻来家里吃吃喝喝,完了,分给他们一些带回去,宾主欢畅。
这么多年过去了,乡里人家其实还是过着从前一般的平常生活,没有太多羡慕,也没有太多嫉妒。
而那时要吃大菜,要等节庆。那时节庆大多是农历节日。现在,我们的节庆,与孩子紧密相连。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