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老屋

夜晚,很亮的月光。推开吱呀呀响的竹门,进了老家的院子。院子里很安静,和头顶的天空一样的安静。 院子里有两棵槐树…

夜晚,很亮的月光。推开吱呀呀响的竹门,进了老家的院子。院子里很安静,和头顶的天空一样的安静。

院子里有两棵槐树,槐树的枝杈直插天空,就像奔跑的人追逐着永远向前的梦想的延伸。以前,儿子小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就在这个老宅里居住。放学后,从高头高中骑车子返回家,儿子和他的小伙伴在院里玩耍,妻子做饭,而我还忙着喂几只兔子。一个中午,父亲和我们几个人坐在那棵槐树下,一杯一杯复一杯地对酌,父亲的脸稍红,可精神蛮好。这小小的院子承载着好几代人成长的故事。可如今,除了空中的明月和星星依旧,早已物是人非。站在静静的院里,那些曾经的情景如影历历,泪水不知何时充盈了眼睛。

随便聊聊的图片

孟子说:“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后来被清华校长梅贻琦套改为那句非常有名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套用这句话,是不是可以说:“所谓故园者,非谓有老宅之谓也,有亲人之谓也。”

诗人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秋末初冬时节,槐树的叶子每天都落满院子,刚好在家照顾娘,我便几乎每天都去老家清扫落叶。有时用轮椅推着娘到院里,让娘练习走路或者看我打扫,我很愿意做这件事,听着唰唰的扫落叶的声音,便感觉是一种享受。让这个院子尽量保持整洁,让那些回忆在每一个角落都能够清晰呈现,并因此丰盈无限的情感世界,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那些时候,我们很贫穷,但重要的是我们很快乐。

老宅西边周围好几家的院落都剥落轰塌了,好多老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劳累了一生。生命的消逝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也许正是因为有死亡的存在才让我们懂得了珍惜每一个片刻。“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可怎样才能过好这短暂的一生,却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