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不是刻板死苛,而是恰到好处​

凌晨一点多了。 其实很困,很想睡,但身体不允许。 一躺下,嗓子就觉得更痒,气管里有强烈的气流欲喷薄而出,但每一…

凌晨一点多了。

其实很困,很想睡,但身体不允许。

一躺下,嗓子就觉得更痒,气管里有强烈的气流欲喷薄而出,但每一次要把它们咳出来,都需要做一次足够的心理准备:因为每咳一声,整个上腹部的肌肉都会被拉扯着痛一次,让我想起每走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的小人鱼。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样的感觉从今早醒来的第一声咳嗽就开始了。昨天咳了一天,怕是我这平日习惯了温言软语的腹肌没有受过疾言厉色的摧残,所以只一天便如此了。于是,在今天的N次咳嗽里,我终于揣摩出了能减轻10%腹肌痛的方法:如果躺在床上想咳,就先翻过身,趴在床沿咳;如果是站着想咳,就先蹲下来再咳。这样,床和腿能给腹肌一些支撑,帮它分担些压力。

除了总想咳嗽,还有“水泥封鼻孔”。本来白天一天还好,不知怎地,准备睡觉时,一只鼻孔就被堵着了。而且这水泥还是新和的,没有凝固:翻向左侧,它就把左侧堵着;翻向右侧,它就把右侧堵着。于是每翻一次,我就静静地感受上方的鼻孔一点点通畅,下方的鼻孔一步步滞塞,像是谁在鼻腔里装了一个沙漏。

我原以“水泥封鼻孔”会把两只鼻孔都封上,经历这么几下,我才觉得新冠还是挺仁慈的,给你留下一条生命通道。

02

 

我今天应该是感染新冠的第四或第五天了。在冬至那天正式开始发烧之前,已经有两三天喉咙不舒服了。但直到把先阳的H先生照顾康复,把学校立校日的工作做完,陪发烧的小天儿一个晚上,等到早上他的烧退下,我才真正开始烧起来。

从发烧开始算,第一天是发烧(到39度以上)加浑身疼痛,下午扛不住,吃了一粒布洛芬缓释胶囊。

第二天浑身疼痛没有了,但仍然发烧(38度左右),并开始疯狂咳嗽,很快喉咙就有些哑了。

第三天,也就是今天(24号。我没睡就不算到明天了),烧退了,就是前面所述的症状了。

原以为发烧+咳嗽就挺难受了,今天这咳嗽牵拉腹肌痛,再加上“水泥封鼻孔”,让我不由得又想起史铁生的那句话:任何灾难面前都可以加一个“更”字。

03

 

如果不是在这个时期,我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一定会不同寻常——多么私人化,多么难受的体验!但在这个全民羊羊羊的时代,描述病情进展的这段文字很可能是这篇文章中被略过最多的部分,因为大家这些日子在朋友圈、抖音、视频号和几乎所有你加入的群里,已看过太多相似的症状,大同,小异。

这些日子,真真是看够了网络的风云变幻。好像不久前大家还高喊着“不要HS要自由!”,转眼间,就成了短短多少天之内,几十位院士离世。“得了新冠要赶紧去方舱,要不然就自愈了”的戏言余音犹存,身边的朋友和亲人却一个个地,都被这所谓的“大号感冒”折磨了几日。仅这几日也便罢了,这两天又开始呼吁:转阴后不能着凉,不能劳累,不能剧烈运动,要十五天才有抗体,要一个月才能完全痊愈……好吧,我就再忍忍,不就一个月吗?熬!

可是专家又说了,还会再次感染,感染后症状可能更重。我就想问:还有盼头吗?辛辛苦苦熬了三年,以为放开后感个冒就可以重返江湖了,你告诉我“江湖险恶,病毒叵测”,真是下了刀山,又进火海。

04

 

奇幻的事看多了,时不时有想把手机扔掉的冲动。熊培云在《自由在高处》中写道:说到手机,微信或许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发明。

多数时候我挺赞同这句话的。不仅是微信,还包括抖音和视频号,甚至公众号。它们占用了人们太多的注意力资源,也传播着太多无用、消极甚至负面的信息,还挑动人的情绪,动不动就形成了正反方两股水火不容的声势,相互责骂,各自爱G。

最初有公众号的时候,我并不太适应在公众号上发表文章,虽然那时我已在QQ空间里写过近百万字,算是一个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和思想的人。但我觉得公众号姓“公”,发表在上面的文章自然是以公众为读者。既然以公众为读者,就得是对他人有启发、有帮助的文字才配得上。那些生活中的细香粗尘,悲秋伤春,发出来就是对公众的打扰。但QQ大势已去,作为需要读者的网络写作者,我还是渐渐地将公众号写起来了。

然后发现,雨后春笋般的公众号文章有时成了负担——不读,怕跟不上世事发展;读,又发现那么多的文章讲的也就那么几个道理,但铺天盖地的信息却给人们制造了无限的焦虑。更有很多文章,就是作者个人情绪的发泄。而这个人情绪又是被网络煽动起来的。两种声音打架的时候,我一般不言语,因为没有资格。好吧,再引用一段熊培云的话:

图片
一个努力拓展言论自由的人,一定不会忘了拓展接受信息的自由,因为二者密不可分。只有奠基在接受信息自由基础之上,自由言论才更牢靠,更真实,更全面。

 

因为我自知视野狭窄,没有接受更多信息,或不敢相信自己接受到的信息的准确性,我就不敢“言论自由”。但网络自由言论的人太多了!辨真假?得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

我没有,所以我沉默,不掺和。我只写我想写,我能写的。

前几天一位朋友在公号后台私信我,说“喜欢你清浅的小文,谢谢有趣的灵魂”。我回复“有趣的灵魂才能遇到有趣的灵魂”。她又说:“哈哈,我会一直默默关注您的。”

我说:“好呀,那我就写到老吧!”

这两天想起这句话,我觉得,只要能活到老,脑子不糊涂,我一定能写到老的。就像倪匡说蔡澜可以写到老一样,因为文章里有一个“真”字。我喜欢这个“真”,真实的生活,真实的记录。而生活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所以自然能写到老。

我唯一担心的是,如果微信公众号也像QQ一样沦陷了,哪里会是我的下一个精神家园?

05

 

但是,身处这样的网络之中,我也会想:或者,真的有一天,我的文字不再姓“公”,只写给我愿意让他(她)看到的人。

因为太多人失去了“真”,真实,真诚,认真。

网络上,真实的人有几个?无论是照片还是视频,充斥着过度的美颜、二手的知识和信息,乌泱泱一片。越来越多地刷到这类视频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很厌恶,再想想,我曾经也录过一些这样的视频,对,美颜过度,讲着同类群体都知道的那点东西,自以为师。删删删,赶紧的!

真诚更是难求,但我更想说说认真。

也许自古以来,认真就是一种难得的品质。否则,防疫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原本,出发点是好的,保护大家。但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政策制定到政策落实的距离。拿着鸡毛当令箭,利欲熏心,自我保护……种种私愿私利下的弄虚作假层层加码让大家苦不堪言,如果每一位落实者都能认真一些,能避免多少悲剧呀!

而认真,不是刻板死苛,而是恰到好处。但就这一个恰到好处,真是世间至难之事。(此处省略2882个字)

06

 

 

就这样吧,也不知道有没有逻辑,也不再校对,一切等明天再说。因为我困了。

神奇的是,敲这些字的一个多小时,我好像咳得很少。难道是无事生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