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初五:闲叙《徒然草》续

雨下着,人家的屋顶经过雨的浸润在天光下是有几分寒意的。这样的日子,适宜窝在暖和的被窝里读书。 枕边书是《徒然草…

雨下着,人家的屋顶经过雨的浸润在天光下是有几分寒意的。这样的日子,适宜窝在暖和的被窝里读书。

枕边书是《徒然草》《红楼梦》《枕草子》,我常常是抓到哪本是哪本。《枕草子》《徒然草》里面呈现的古意与时时刻刻流露出的中国古文化,会让人在心底生出许多敬意。昨晚我想,或许我真该好好读一读中国的古文,比如《世说新语》,比如晚明时期的散文。(其中“公安三袁”我尤其应该好好读读,毕竟是本地先贤。)

清朝时的《浮生六记》我倒是读过的。沈复笔下的芸娘至纯至善,可爱活泼。他在《闺房记乐》里写了与芸娘的两小无猜及新婚的欢愉,令人动容。只是芸娘不招公公婆婆小叔子的待见,被逼走他乡,以后结局惨淡,客死他乡,且两个孩子也没有得到好的结果,真正令人叹惋。这会想芸娘,如此聪明的女子,怎么就得不到婆家人的喜爱呢?怎么就有那么多的误会呢?想来那个时代,你只有做一个旧式的女子,俯首帖耳,不要闲情逸致,不要读书,才能在那个封建礼教家庭生存下去,随便聊聊的图片

《徒然草》的作者吉田兼好的家族世代掌管朝廷祭祀,是有名的望族。在此家庭背景下,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精通儒、佛、老庄之学。但限于神官家庭出生,很难位列公卿。当提拔赏识他的后宇多上皇驾崩后,他旋即决定遁世出家,修持于比睿山横川。彼时三十岁。不过,他在《徒然草》第五段却是这样写的:

人逢不幸而愁闷苦恼,以致落发出家,遁入空门,实乃草率之举。何不闭门独处,似在非在,于心无杂念中安然度日,更为适宜。

显基中纳言曾云:“愿得无罪而赏配所之月。”此语吾深有同感。

想来一个人真正做到知行合一是真正难的。吉田兼好在《徒然草》里流露的无常与对世俗的种种欲望的理解与欣赏,都有真诚而尽情的袒露。这些都是我欣赏并为之践行的。

这几年,我翻来覆去读的就那么几本书,新书倒真没仔细看过一本。不是不想看,而是难以继续,没有读的欲望。有时我想,这是为什么呢?又想,经典就是经典,大浪淘沙,很多作品经过时间的沉淀散发出的光泽如宝似玉,这真是今人无法比拟的。

今日继续《徒然草》第十九段。读首句“正因季节更移,世间方熙熙多趣”时不免朝窗外看了一眼——天色灰蒙,滴滴答答的雨声里,冬意阑珊。落光了树叶的林子黑色的鸟巢孤零零的在树杈中央,勾人惹动寒愁遐思。那些鸟在雨天觅食自然比在晴日多几分艰辛,这与人类是相通的。又想,人活着不过贪生求利,无有止境。无止境又能怎样?不过徒待老死。

——嗨,这真是不该有的心绪。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要走这条不归路的。再说,我们努力读书、工作、生活,也是颇有趣致的事!如草木并不会因为会在秋冬凋零而不在春日生发。这样一想,不觉想起那日与芷涵一起去药材基地摘药柑在路上遇见的玉兰树。那些树并不半片叶子,而萌着的毛茸茸的芽苞分明缀在枝头,望之喜气顿生。

“这是什么树?”芷涵问。

“玉兰树。它们开花最早,你看,这些芽苞!”我指给她看。“玉兰一般二月就开花了。二月份一般都是正月,正月初一就是我们这里的春节。”

我说到“春节”的时候,眼前仿佛真的流动着一股春意。那种春韵,从贴着田间地头、毫不起眼的婆婆纳的小小的蓝花花开始,至满目青翠、生机勃勃、一派新绿的春树拂动……

雨继续。将至年暮,寂寂静思,抬眼看见大床对面的白墙上的全家福,听着自己的呼吸声,令人有一种珍惜感在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