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很优雅

几日前收到复旦才女李舒写民国人物的《从前的优雅 》,买此书是缘于此前看了个视频一一李舒邀请安意如站台卖书的视频…

几日前收到复旦才女李舒写民国人物的《从前的优雅 》,买此书是缘于此前看了个视频一一李舒邀请安意如站台卖书的视频。我关注李舒的”山河小岁月″公号有一段时间了,感觉她写的民国风物甚是有趣 ,再加上安意如的鼎鼎大名,便认认真真地看了两位才女侃大山的节目。

 

安意如早年的文学随笔我非常喜欢,读过她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等,在我心中是女神一样的存在。视频中的她颇有些令人惊艳,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那么爱笑,笑得都有些止不住了,当然那也是文人真性情high到了顶点。相比之下,作为节目主角的李舒虽貌不惊人,却有种安然的静气和舒服的雅致,如同她笔下的文字。

随便聊聊的图片

 

 

翻开《从前的优雅》,写的都是民国时有趣的人物:唐瑛、言慧珠、张爱玲、邵洵美、木心、林语堂~这些有趣的灵魂,让后来人不禁神往起那些流逝的旧时光。但于他们之前,我先读了王家卫为书写的序言《花如良友不嫌多》,他说李舒:”文字舒服,为人处事让人舒心。””她喜欢读旧时小报,梳理山河岁月难不了她;对于沪上的星花旧影、饮食男女,更加是顺手拈来。”~

 

有趣的是,王家卫还讲了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一生只写诗和短篇,理由是”可以在狗屎不如的生活里迅速完成。″”在繁琐生活的夹缝中,借一纸光明来点亮至暗人生。”

 

“借从前的明月,来滋养今天的自己。””可以参考他们在至暗时刻的坚守,在茫茫长夜的表里如一。也许这就是李舒心目中的从前优雅。″

 

真好啊,愿每个人都心存这样一份优雅。李舒在《后记》里补叙了自己对于人生优雅的理解,她说:

 

“无论是谁,放到历史的长河里,都不过是大时代里的一粒尘土,有的人留下姓名,更多的人则默默无闻,尘归尘,土归土,仿佛你从来没有来过。

 

但我并不觉得虚无,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要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自己以优雅的姿势和面貌对待生活,如米小的苔花,也能在墙角处开出牡丹一般的花朵来。盛开过,便没有白活。写作也是一样的,就像卡佛说的,文学只带给写作它的人强烈的愉悦,给阅读那些经久不衰作品的人提供另一种愉悦,也为它自身的美丽而存在。它们发出光芒,虽然微弱,但经久不衰。

 

 

“从前的小姐是小姐,公子是绅士/从前的交际花,画最时尚的妆,穿定制的旗袍,提最夯的手袋,对生活从不苟且/从前的人爱便爱,恨便恨,生命里没有暖昧不明″~《从前的优雅》中,每个人物都不缺少熠熠生辉的传奇故事,故事里有很多的回环往复九曲回肠,很多的世事烟云人生况味,在李舒的一支妙笔之下无不栩栩如生,于八卦中见优雅见风骨,不时会让人击节感叹。

 

也有美中不足。即使作为一名耽于文字之美的读者,我仍发现了这本书存在一个比较严重的缺陷—少了图片,少了可以与文字对照的,以映证主人公们绝代风华的直观媒介。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若你上网点开”山河小岁月”,这一遗憾便可被妥妥地弥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