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自己很幸福

“妈妈,我觉得自己蛮幸福咧。” 说这话的时候安安刚洗完脸,她一边拧着毛巾一边扭头看我笑。 “嗯,是很幸福啦。你…

“妈妈,我觉得自己蛮幸福咧。”

说这话的时候安安刚洗完脸,她一边拧着毛巾一边扭头看我笑。

“嗯,是很幸福啦。你看每天都是爸爸妈妈一起接你送你,如果姐姐在家,就是我们全家去接。而且,姐姐每个星期回来就给你买好吃的,买学习用品,今年还给你买这么贵的鞋子。哦,你姐姐想考研,我还想,姐姐以后可能会与你是校友呢。”随便聊聊的图片

“呵……嗯。”她又笑,这次,她露出了几颗整齐的白牙,“还有,我就想我可能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时候了。比如不会的问题有老师问,有同学一起讨论。妈妈,你说三十岁的我在哪个角角落落里呆着呢?”

她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我,又拉过椅子,坐下来泡脚。

我愣了一下,“你三十岁?我估计你读书要读到二十五吧。大学毕业二十二岁,还有你肯定要考研读研。”

“哎,我小时候想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应该会结婚。现在看来是不会了。”她又笑。

我小时候是从来不会和妈妈说这样的话的。安安不同,她在很小的时候就与我说。

“现在很多人都是三十岁左右结婚。女孩子,二十七八岁吧,很正常的。”

“我反正现在每天就是学习学习。我们的老师都很好,真的。前些日子我们学校在大课间搞核酸,我弄完后进教室,教室里已经有些人了。当时化学老师在,老师要同学们整理错题,我没听见,我一进去就背书,这时老师过来要我讲错题。我完全没准备,有点紧张。”

安安两只脚在盆里搓动着,似乎又回到了当时紧张的状态。

“那你是不是不会讲呢?”我担心地问。

“五个题目,我讲对了四个,还有一个,是老师讲给我听的。”她有点得意地笑,“我还没那么差。我现在化学的成绩还比较稳定了。这几次考试还行。”

“那物理呢?”

“物理,我加油。哎呀,你放心,我知道要好点弄的。我这两个月在化学上面花的时间多一些。”她这样说的时候把两只袜子折成一团,装进了上衣的口袋。

“我相信你的。我从来都是相信你的。”我看着她的眼睛,肯定地说。

“嗯。”她点点头,又笑,“我们物理老师其实挺有意思的,同学们都很喜欢他。我们说他是二十岁的脸,三十岁的身材、四十岁的头发。”

“哦——”我也笑,“那他自己知道吗?”

“不知道吧。哪个告诉他这些。反正他讲课挺好的,我们都喜欢的。”

“那班主任呢?我那天坐你爸爸车上,在车窗里看见你班主任骑自行车在往瓦池这边的校门走。”

“班主任啊,班主任就是要么不做,做就要争取做到最好。嗯,的确,我们班在三个强基班里几次大考都是第一名,这和他肯定是分不开的。我其实蛮佩服他的。他经常说,做事情之前要多思考。多在脑袋里打几个转转。还有,他不仅仅当我们的班主任,还带其它班,有好多事的。”

安安边说边拿过毛巾揩脚。

“那班主任不容易的,一定很忙。我都不敢给他发信息的,是怕打扰到他。”我的脑海中出现一个瘦高的、四十出头的男子模样,从安安上学到现在,我在教室里看见过他一次——那是我去开家长会,他站在讲台上说着孩子的学习交给老师,家长要做好后勤工作的话。“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班主任把标准定高一点,然后带着你们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挺好的。”

我接过她的毛巾,走到洗漱台前清洗。

“哎,就是我现在……我现在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孩。我没那么优秀。真的,妈妈,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优秀。我真的很普通很普通。”

安安站在我旁边看我清洗。我看着镜中比我高出一大截的安安,心里是安慰的。我个矮,自然希望她们俩比我高。还好,俩姐妹虽谈不上多出色,也还算得上一般了。

“普通没什么不好。我们都是普通人,大家都是过着普通的日子。你努力了,就不后悔是不是?对了,你不会的可以问你的同学的。你问不问?”

“怎么不问?我们都问的。前后左右的同学,我们经常一起讨论的。比如我有一个问题不懂,就问旁边的王麟睿,他讲给我听,我会了,还讲给我前面的鲁佳颖听。这样,我就只当学了两遍。他们也一样的。如果一个问题我们这几个人都不懂,我们就一起问老师,然后老师就过来给我们讲,直到我们懂得为止。我们全班的同学都是这样的。嗯,我觉得很多同学有好多优点值得我学习,比如鲁佳颖是我见过的最淡定的女生,她做什么事都是不慌不忙的。”

“那你们班学习氛围非常好。你很幸运。”

“我们现在就是学习学习,也不想别的。我觉得学习是件很快乐的事。”

“快乐学习最好了。

“反正我觉得自己很幸福的。”

这样说的时候,安安一手拎着小书包,一手挽起我的胳膊,与我一起上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