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擀面

作为地道的陕南人,我对面一直情有独钟,至于米饭,则是不抵触,也不贪恋。 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会,当饥肠辘辘或者寒…

作为地道的陕南人,我对面一直情有独钟,至于米饭,则是不抵触,也不贪恋。

随便聊聊的图片

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会,当饥肠辘辘或者寒意袭人之时,当风尘仆仆回到家时,没有什么能比一碗面带来更多的温暖和满足,没有什么能比一碗面更让人从胃到心都感到熨帖。故此大多北方人对面食是至爱成痴,甚至一些南方人也对面念念不忘,吃出了一番新境界,吃出了人生的诸般况味。
每当想起那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即时寒冷的冬天我心里像火炉一样温暖!
图片
从我记事起,爸爸妈妈忙于一家人的生计,我们兄弟三人的日常生活就由爷爷奶奶负责。记忆里爷爷就经常给我们做手擀面。爷爷认为奶奶的力气小,擀出来的面条太软,没有嚼头,有韧性。
爷爷在搪瓷盆里倒入适量的面粉,磕俩个鸡蛋,再缓缓加入适量的水搅拌,使面粉凝成无数的面絮。接着,爷爷把这些面絮用手收拢到一起,反复揉搓,直至揉成一个光滑的面团。随后,爷爷会让面团进行醒发十多分钟。
待面团醒发后在案板上撒些干面粉,倒出面团,将长长的擀面杖压上开始擀面。擀面既需要力量有需要技巧。只见爷爷抓住擀面杖的两头,胳膊绷得紧直紧直的,使劲在面团上使劲地推碾,不一会儿,爷爷的额头上就会渗出细密的汗珠。厚厚的面团在擀面杖的碾压下变成一张又圆又薄面皮。
只见爷爷把薄薄圆圆的面皮来回一层层地重叠加在一起,右手握刀左手按面卷,在轻快的“咣咣”声中,面卷被分割成一缕缕宽窄均匀的面条。等到锅里水滚沸,下入面条,待面浮起后,盛至碗中放一点醋、少许盐巴、几滴油、一撮小葱和香菜,一碗手工擀面便做好了。虽说是清水汤面,但清汤绿葱中飘着的片片油花却显得特别诱人和亲切。面条入口,唇齿间便能感觉到那股韧劲,夹杂着面汤的鲜美挑动着舌苔上的味蕾。
爷爷在擀面条同时张罗着我生烧水,有时不等水开爷爷已经将面条擀好。在我烧水的时候,爷爷经常说,擀面条和烧水一样,手上少一点动作都吃不到嘴里,生活也是如此容不得一点虚假。
看似简单的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却饱了胃暖了心,一边是怀旧一边是感恩。有了这样的一碗面冬天不冷未来不惧。
岁月悠悠,爷爷的手擀面陪伴了我的童年,少年,爷爷也逐渐进入了古稀之年。爷爷的手擀面也和他的韶华一样一去不复返,唯有凝聚在手擀面里呵护和关爱永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