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也失去嗅觉了

朋友说她把风油精打开,搁在鼻子底下,也闻不到任何味道。起初她还以为风油精搁久了,那股子冲鼻的味道早已挥发在了空…

朋友说她把风油精打开,搁在鼻子底下,也闻不到任何味道。起初她还以为风油精搁久了,那股子冲鼻的味道早已挥发在了空气中。刚巧猫就在她身边,她就顺手把风油精伸到猫的鼻子底下逗猫,没想到猫皱着眉头,很生气地躲开了,还躲得老远。

她这才醒悟过来,原来作为阳过的人,她也失去嗅觉了。

听朋友这么说,我直庆幸:还好还好,我的嗅觉味觉都还正常。

是的,我吃东西依然能吃出味道,酸甜苦辣咸还是当初熟悉的滋味。总之一句话,我没觉得自己的感觉器官有任何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随便聊聊的图片

单凭这一点,我就比很多人幸运。

中午吃面条,用我做的红烧牛腱子拌面吃,算是加强版的牛肉面。

儿子觉得少点滋味,非要挖一勺子拌面酱拌着吃。我以前就对他的这种吃法不屑一顾,觉得只要拌面酱一出马,各种滋味统统都得臣服在它的脚下。世上原本有那么丰富的味道,全都被拌面酱这一种味道给盖过了。而且,我一直讨厌各种酱,一是不喜欢它们黏黏糊糊的那个模样,我喜欢清清爽爽的东西;二是讨厌它们唯我独尊一统天下的霸道,我喜欢大家和而不同,各美其美。

但是儿子愿意,那只好随他去,我自己是绝不会这么吃的。

坐在餐桌前吃饭时,我突然发现拌面酱的盖子居然是打开的。以前我是根本没法忍受的,那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酱味,会引起我生理上的厌恶。今天我居然没注意到它的存在。

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我的嗅觉也出现问题了?

为了验证一下,我伸手去拿拌面酱,想凑近闻一闻。儿子一看,马上伸出双手,赶紧把盖子盖上,还拧紧了。

我知道他误会了,但懒得解释。我坚持拿过拌面酱,拧开瓶盖闻了闻,从前刺鼻的酱味果真一点都闻不到了。

我有点失落,看来我并没有比别人更幸运些。

我又回想起前两天发生的另一件事了。

胃口不佳的时候,人就很容易怀念小时候吃过的东西。我也是,突然就很想吃老家烧的肉臊子。

想吃就做。

我从冰箱里拿出两块后腿肉,解冻到合适的程度开始切成指甲盖大小的块儿,分肥瘦放好。以前做臊子都是买新鲜肉,这次用冻肉反倒发现了一个便捷的地方,就是冻肉比鲜肉更容易切。

锅里放进肥肉炼出油来,再把瘦肉倒进去,炒干水分,开始放调料:纱布包好的炖肉料一包,切成末的葱姜,倒料酒、老抽、生抽,最后就是老家臊子的灵魂——大量的醋。

我以前做臊子,满屋子都是醋的酸味和肉的香味,也就是酸香酸香的。可是上次烧臊子,柿子醋倒进去不老少,按平时的量足够了,可就是闻不到醋的酸味,我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加醋,最后不是鼻子让我停下了这个动作,而是经验让我停止了:如果不想让臊子烧出来跟醋一样酸,那就该住手了。

儿子从自己的房间一出来,就吸了吸鼻子,皱着眉头纳闷地问:妈,你烧醋给家里消毒吗?

我也纳闷:你闻不到肉香吗?我烧臊子呢。

儿子感慨了一声:好家伙,谁能闻到这是臊子的味道呢?这不就是单纯烧醋的酸味吗?

即便如此,我都没有给自己的嗅觉上想一丝一毫。

可是今天中午,我从儿子的拌面酱上,突然意识到我的鼻子失去了往日的功能,它闻不出味道来了。

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这不过是很多人都经历过的而已。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嗅觉很快就能恢复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