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没有意义

2022年12月的这波疫情来得迅雷不及掩耳,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悲剧,我大学时的一位老师,就在这波疫情的袭击下…

2022年12月的这波疫情来得迅雷不及掩耳,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悲剧,我大学时的一位老师,就在这波疫情的袭击下失去了生命。

那天是12月25日下午,同学在群里宣布了这一悲哀的消息,说道:王希杰老师刚刚去世,王老师上周得的新冠,本以为没事了,今天突然发病,很快人就没了。

后来又有同学转发了一张王老师最后发的朋友圈截图,图片上王老师白眉白发,面容慈祥睿智,最后发的一条朋友圈是两张图,看上去是在家里拍的,两个不同的时段,其中一幅大约是日出或日落时分,有太阳在地平线闪耀,另一幅应该是白天某个时候,两幅照片的内容虽不相同,但应该是同一片区域,能看出来有些地方是重复的。

旁边,王老师加注了一行文字:“意义?没有意义。”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学时候,王老师教授语言学,我大约是个平庸的学生,因为他讲的课我常常听不懂,他提的问题我常常答不上来,这一次,面对王老师最后留下的这句话,我仿佛又一次面对老师提出的问题,陷入吃力地思考中。

老师的这个问题,是针对什么而言的呢?或者说,他在说什么没有意义?

可能是这片风景反映出的时空。河水在缓缓地流动,人们在按部就班地生活,太阳落了又升,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凡和普通。

在时空之下,万物照着它本来的样子,按照造物之初便规定好的规律有条不紊地运行,面对广大的宇宙,面对日月经天、浩瀚星空,人们常常生出思考,这一切的意义何在?

其实,只有人类才会询问事物的意义,也只有涉及到人的时候,才会陷入到有无意义的思考,而对于事物本身来说,存在便存在了,消失便消失了,存在的时候没有意义,消失的时候也没有意义。

 

也许,当一个82岁的老人日渐接近他人生的终点的时候,他会回顾他的一生吧,于是会不会得出一个结论:意义?没有意义。

王希杰老师一生从事语言学研究,是全国语言学理论的权威,著述丰富,桃李万千,这样的人生,在一般人看来,可谓成功,这样的人生,不可谓没有意义。

我最近常常回想自己这几十年的人生,似乎忙忙碌碌做了很多事,撰写了一份份厚厚的材料、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长篇大论地讲话、签发了那么多文件,开展了那么多活动,然而我深深地自我怀疑:所有的这一切都有意义吗?我确定有很多是毫无意义的,还有一些我不能确定,或许对于这个单位、对于别人,有一些意义吧?但对于我自己来说,它们有什么意义呢?

对于我来说,生命的本质之上,还蒙着一层薄雾,隐约而朦胧,但,对于一个82岁的老人来说,也许一切都已经透明地摆在面前,他已经看穿了生死、看透了一切,于是他说:意义?没有意义。

我还看不透。我知道的是,1983年的某一天,当刚刚17岁的我走进南京大学某一间小小的教室,和几十位同样年轻的同学一起坐在长椅上,看着讲台上一位精神勃发的中年人,消瘦而意气昂扬,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关于语言的种种深刻的观点,语速飞快,神采飞扬。

对于我来说,这一场景是有意义的,它构成了我生命中一段也许不那么重要,却也是必不可少的一段记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