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呀,2023!平安是福

清晨,岁末的月亮,稍稍 歪向西天 银色飞机从弯月旁划过 拉出白烟 一会儿散去 月色清朗起来。蓝汪汪的天 我要借…

清晨,岁末的月亮,稍稍
歪向西天
银色飞机从弯月旁划过
拉出白烟
一会儿散去

月色清朗起来。蓝汪汪的天
我要借一缕蓝问候你

我戴帽子围巾跑步,脸冻得生疼
但我想起你。想起宅作品的图片
新年将至

我在新的光里。在你的爱里
轻轻喊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哦,它属于我

属于光
带来的喜悦

 

无论如何,新的一年开始了。2023,新年快乐!
早六点起床,为安安准备早餐。切牛肉丝,胡萝卜丝,大蒜,又洗两片白菜叶子。白炽灯的灯光打在老式的大方桌上,散发出的洁净光芒映照着桌上的物件:砧板、大大小小的盘子、碗、筷篓子、砂锅……都在各自的位置,有一种说不出的安稳。
这些我随手触及的物什,提醒着我的日常,我真实生活的痕迹。
在我拌牛肉丝的时候,安安走过来,问什么时候做好。我说很快。她放心去了卫生间洗漱。
她出来的时候面刚刚好。
“我给你卧了个鸡蛋。”我说,又想起什么似的,认真地祝福:“元旦快乐!”
“元旦快乐!”安安笑,说:“我们居然在元旦期末考。我去年元旦还在想今年元旦做什么。嗯,都一年了,时间太快了。”
她昨晚站在房门口与我道过“晚安”后,又看了看在客厅的邹先生笑意盈盈地说:“家人们,再见就是明年啦。”
此时是上午八点十分,卧室里安静,窗外是雀鸟叽叽喳喳的声音。那些落光了叶子的树像许多的线条向灰蒙蒙的天空延伸,有着我们无法企及的孤独。
我在写的时候需独自一人。我拉上窗帘,开灯,把自己关在屋内,耳朵却还是能听见屋外走动的人,歌唱的鸟,叫唤的猫。许多时候还有不请自来的一些。我在屋外自然是不孤单的。但在房屋里会有孤单的感觉,面对自己的内心,甚至有时会不知所措。
但还有爱。“爱除了自身别无所予,除了自身别无所取。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爱在爱中自在富足。”(纪伯伦)
这会坐在被窝里敲字很是温暖。我慢悠悠地梳理着思绪,并把它们变成现在的文字。芷涵还没有起床,她放寒假了,终于可以放松了。昨晚,她转给我五百块钱,说发工资了。我自是欢喜,收下了。对她说:沾光了。
今年以来,邹先生收入锐减,芷涵看在眼里,时不时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一些给我补贴家用。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淌。芷涵长大了,她开始懂得父母的不易。而孩子的长大,意味着父母的老去。
这生命的轮回,是命定,是必然,谁也逃不过它。
我向来对父母从不伸手,现在却对芷涵的给予有了特别的愉悦感。记得安安在幼儿园曾唱过一只小乌鸦的歌,歌词是“路边开放野菊花,飞来一只小乌鸦,不吵闹呀不玩耍呀,急急忙忙转回家。它的妈妈年纪大,躺在家里飞不动,小乌鸦呀叼来虫子,一口一口喂妈妈…”
现在,我轻声哼唱这首歌,沉浸其中。
说到底,人存于世间,是需要爱与被爱的。而最暖心的爱是来自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孩子。在孩子小的时候,作为父母的我们应该传递给孩子安全、关爱、信任、信心、肯定与赞美,那么在他(她)长大以后,回馈给父母的关怀之情,将是父母最强烈的幸福感。
嗯,新的一年,我还是只想祝福,只想欢喜。我只想在朴素的日子,对一花一草一器一物心怀感恩,有滋有味地过好每一天。
祝福我的朋友们平安!平安是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