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康记事

12月22日,是“冬至”。今年有个新说法:冬至大如年。可而今眼下有些人心惶惶的。北方人记不得吃饺子,南方人也顾…

12月22日,是“冬至”。今年有个新说法:冬至大如年。可而今眼下有些人心惶惶的。北方人记不得吃饺子,南方人也顾不得吃汤圆了。有人在网上戏谑道:饺子汤圆都别争,今年的主角布洛芬。

 

 

 

在国家调整了疫情防控措施的当口,随着取消交通管制、行程码下线、取消全民强制性核酸,奥密克戎像洪水猛兽一般,迅速席卷了大江南北,感染到了城市乡村。我们三年来无一例感染的山区小县城,破防后感染人数从头一天的个位数,迅速上升至几十、几百、几千……

 

感冒药、退烧药、消毒液,顿时成了紧俏物资。所有药店的生意再次火爆起来,进回一批批药来,迅速被抢购一空。

 

得知我家楼下两家人都“阳”了,构成了一道“封锁线”。我家立马进行了自我“提级管控”措施:购买消毒液、升级佩戴N95口罩,老伴和外孙女在另一处小区居住,我作为“密接者”,一人在家中隔离居住。出门N95,进门就消毒。还用网上介绍的“小偏方”盐水漱口,棉签蘸醋擦拭鼻孔……

 

满以为做到了这些就万无一失了,结果防不胜防的戏码马上就会在我身上上演。

 

24日凌晨五点,熟睡中的我感觉有一根无形的“针”穿透了大脑一样,突然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铮”的一下就醒了。既没有梦,也没有尿意,大脑还十分清醒。平常在夜晚睡觉中根本就没有这种感觉,就是醒来,也是迷迷瞪瞪的。从这一刻起,再也没有睡意了。

 

回头想来,那一刻就应该是病毒突破防线,攻入我体内的开始。

 

早上起来,只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异样感觉。就是有点类似轻微的耳鸣,但一定神,又没有了。等会儿注意力分散,又有了,一定神,有没了……

 

中午感到有些困倦,就睡了两小时。后来就感觉有点儿小咳嗽,还越睡越困,也没当一回事。

 

25日凌晨一二点,熟睡中感觉烧的像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神智都不清常了。刚想到要起床,一转眼又感觉手脚不听使唤。一会儿又想开灯,又感觉抬不起手来,终又放弃。没办法,烧到啥程度就啥程度吧。也分不清当时是梦境还是真实的思维。迷迷糊糊,直觉的脸上烧的厉害。我使劲往上一升,天呐!魂出窍了,我竟然看见了我绯红的脸。

 

但有一个好处,不冷,一点儿也不冷!从头上到脚底下都是热乎乎的。我想这也好呀,但又一想听说烧到一定程度,会把脑子烧坏。我想,变成老年痴呆了可咋办呀,得赶紧起来喝布洛芬呀。

 

三点左右终于挣扎着醒了。喝了一杯温开水,一会儿就感觉退了一些烧。迷糊着睡去。三点半又起来喝了一杯水。坐了一会儿,又感觉降了一些温。这个时候才有意识和力气去找温度计,一量,37.8度。我敢肯定,最烧的时候,在40度以上!

从这时起,我深深相信:我中招了。

 

因为我是不会轻易发烧的,就是感冒,最多也就是咳嗽流鼻涕,三两天就过去了。上次发烧好像在几十年前,小的时候生病。

 

“能不阳最好别阳;能迟点阳最好别早阳;阳了一次最好别再阳多次”。我想起了专家给只的“高招”。我就想问一句:这个新冠病毒是你用绳子牵着的“羊玩具”吗?你想怎么阳,就能怎么阳呀?谁TMD饭吃撑了、酒喝晕了,没事阳着玩呢!那可是鬼门关里闯一回的呀,弄不好要人命呢。

 

在此前的几天里,我出入带口罩,见人避者走。经过楼道时还屏住呼吸,快步通过,回到家里赶紧消毒。挨,谁知道这病毒还这么无孔不入呢,真是可恶之极!

 

好在我就高烧了那一夜,后来又低烧了一两天,只吃了两粒布洛芬缓释胶囊,就过去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同其他病友一样,我经历了浑身酸痛、四肢无力、头疼头晕、恶心厌食、嗜睡、精神倦怠、流鼻涕、咳嗽、咽喉肿痛等环节,但却没有网友们说的“刀片割喉咙,水泥封鼻孔”那么严重。很庆幸,我的症状比较轻。或许是已经打了三针疫苗,也或许是病毒确实越传毒性越小,谁又说得清呢。

 

我一直没有去医院做核酸和确诊,但我确信,我阳(过)了!

 

一周时间过去了,期间服用了一些感冒咳嗽的辅助药物。那些不舒服的环节,如同走马灯一样,轮流着上场,又都溃败着退去。确如网友所说,有一个中场休息,就在第四天。这天感觉轻松,病都好了一样,结果又遭沦陷,复又鏖战了几天。

 

今天是第八天,也是2022年的最后一天了。我全部的症状几乎都消失了,我需要去医院查个核酸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还需要调整心态,重新审视人生,审视这个世界,以饱满的热忱来迎接2023年的到来。

 

愿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不再被新冠病毒所折磨,我们的人民能够过上平安祥和的正常生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