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质是重要的

天一直阴着,似乎要下雨的样子。午休醒来,竟然发现一方窗格子的淡灰影子落在白瓷砖上,几分凝重,几分从容。而心底没…

天一直阴着,似乎要下雨的样子。午休醒来,竟然发现一方窗格子的淡灰影子落在白瓷砖上,几分凝重,几分从容。而心底没来由地漫过空落落的感觉。

冬天天冷,坐在被子里读读写写。环城路上,大货车隆隆开过,它碾过路面传过来的余波似乎把房子都振动了。

很想念阳光。想念阳光晒过的被子。想等天晴了,把所有的被子抱出去晒透。乡下这点很好,天宽地阔,红的、蓝的、白的、绛色的被子可以一溜儿排开接受阳光的普照,暄腾腾的。

我这人需要的其实很少,一台电脑一本书一支轻柔的曲子一场被阳光晒过的被子,就可搭建一种内心的安宁与满足。

我知道得很少,懂得的也少,也不关注很多东西。我想,简单一点没什么不好。读与写,是我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方式,也是我认为最适合自己,让自己愉悦的一种学习方式。论语中,学习就是学快乐。这个本质是重要的。

我受教育的程度很低,更谈不上有什么学识,但我可以保持学习的状态,并力求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夜十点去接孩子,那密密麻麻从校园里鱼贯而出的少年,大抵比得上北宋时赶考的书生了。嗯,十年寒窗,大鱼跳水,大鸟横空……

在一截凳子那么高的老杨树桩上,又长出了一棵小杨树。绿色,它绿色的叶子,还没有褪去。

幺妈说,在水厂做饭的阿姨的男人去了。这个每天喝点小酒的男人,总是洋溢着笑容与热情。如果不是这个疫情,他应该可以多活很多年,毕竟,他还不到七十。

那只跑来的猫的毛色比从前好了不少,它喜欢绕着我们不停地叫着,也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不停地叫着……明年春天,它应该会长胖不少。

每每收到素不相识的朋友给予鼓励与赞赏,心内都会涌起一些感动。这世上,总有人向我们传达着这个世界的善意与关怀。

小时候过年,会在吃团圆饭时放噼里啪啦的鞭炮,弟弟总等在旁边去捡零散的小鞭。我那时爱看喜庆的年画贴在墙上,让平时暗淡的屋子看起来亮堂很多。记忆里,一张迎客松挂在中堂好多年(妈妈在过年的时候才挂出来)。我知道那是黄山的迎客松,它被请进我家,成为我珍贵的回忆。

记得杨绛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人的精力太有限了,这一生,我只想与极少的人产生深切的关系。我亦是。人的精力和时间太有限,我是舍不得把它花在不相干的地方,花在一些表面的虚荣上的。

再读《禅是一枝花》,仍然意犹未尽。其实,胡兰成的文字很有延续性,如同青山绵延、水波荡漾,可以一深再深,一展再展的。我爱读的书不多,我想,好书是值得慢读深读的,不然,很难咀嚼里面的余味。他的《今生今世》也很好,描写故乡的文字,现在读来就是一幅江浙明国时期的画卷。而且,那文字里的绰约真的只属于他。我也爱那里面的日常风俗,与我们小时候有颇多相似之处。今日在博客看见有人说胡兰成港台版的《意犹未尽》可入重读之列,不免心向往之。记在这里,是想也许哪天会遇见。

早起炒鸭子,香喷喷的。其实,我做菜都用不多的调料,也不爱买。今天的鸭子与白萝卜一起炖,吃起来很舒服。

这段时间的菜薹非常好,淡而回甘。大概,这世间,真正好的东西,看起来平常,却与好书一样,是有延伸感的,淡而至味。

我倾向于一种深度,而不想要广度。世界上很多好的事物,不会与我有什么交汇,也不会属于我。我这人很懒,并不想花时费力去了解。

这几年特殊的大环境,内心起伏都很正常,过多的“正能量”和过多的怨言我都不想多看。我只想尽量保持正常人的思维和智力,偏安一隅,过正常的生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