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一点就装了起搏器

最近一周的经历绝对够杜撰一篇精彩的微型小说了,这种离奇的事情,竟然就这样不期然的但又确确实实发生了,而且是发生…

最近一周的经历绝对够杜撰一篇精彩的微型小说了,这种离奇的事情,竟然就这样不期然的但又确确实实发生了,而且是发生在我身上。

我是超级不喜欢标题党的,虽然我的标题也有点标题党的嫌疑,但是各位看完之后,您可能也会觉得这就是是再合适不过的标题。

虽然我仍心有余悸,惊魂未定,但是我会尽量用平静的语言来细数这一周的故事,不,是事实。

(一)

本月十号,我蒸了几个全麦馒头,正暗自惊喜自己的蒸馒头的技艺明显提高,不好的事情就发生了,这正应了那句“福兮祸所伏”。

第二天,还有剩的馒头,突然奇想,切了两个,用电饼铛煎了馒头干,早上吃了几片,觉得不错。为此,自己还作了首打油诗发到朋友圈:“馒头两个切成片,上火香煎已成干。故乡小米粥一碗,忘却尘世千年烦。”

上午吃了几片,感觉没事,挺好,解了嘴馋。为啥说解嘴馋呢,因为从去年胃溃疡导致胃出血之后,吃东西就特别注意,各种不能吃的就不吃,外加从暑假就开始的诗情画意生活,也让自己的心情渐渐平稳下来,胃似乎也控制的不错,感觉吃几片也没事,而且电饼铛煎的时候就放了一点点油。

早上吃的那几片,到中午好像也没有不舒服。陪孩子跳完舞,中午又陪她一起吃了个牛肉饭,也还好,没啥不舒服。下午两三点钟回家,看到还有馒头干,加热后又吃了些,比早上吃的还多点。

晚上到吃晚饭的时候,明显觉得胃开始抗议,打嗝嗳气。说来也巧,那天正好也因为一件事情,心情不佳,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躺床上睡不着,胃不舒服,还有点胸闷,一会又开始头晕,一紧张,心脏开始狂跳,突然想起去年胃出血高架上心跳的那一幕。

心想完了,难道又要胃出血了,还要住院,住院的话孩子咋办……

越想心跳越快,深呼吸后,狂跳的心脏慢慢控制住了,同时又吃了一片停了很久的胃药。

(二)

心跳是控制住了,可是这个狂跳又引发了我各种对心脏有问题的猜忌,决定去做个心电图。

于是,第二天(10月14号),去社区医院做心电图,一分钟的正常,又预约了周三(10月16号)下午的24小时心电图。

周五(10月18号)下午拿到报告,出报告的医生说,好像有点心肌缺血,让我拿给医生看,医生看了下说有房室传导阻滞,说得吃药了。因为来社区医院只是为了拿数据,并没打算让社区医院医生看,又要急着接孩子,就说我还有药,以前医生给开的,他说那有你就先吃。

随便聊聊的图片

拿着报告我就走了,想着再去三甲医院找医生看看。因为有个同学也是心内科医生,先拍照微信发给她看,她的意思是心率还好,怎么会有二度二型传导阻滞,让我去大医院再找专家看看,并完善其他检查,说偶有脱漏也问题不大。

什么叫二度二型传导阻滞,我先自己百度搜了一下,大体了解了一下,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要看也要等工作日,所以周末两天还是在担心中度过。越担心,一系列症状越明显。

我们小区旁边就是新落成的国际医学中心,而华山西院便是最早开始营业的医院,是上海大名鼎鼎的华山医院的分院,骑车过去五六分钟,走路也就十几分钟分钟,这样可以不用去挤其他医院的,还暗自庆幸,当然也对华山西院充满信心。

本来约的周四的专家门诊,但是为了提早赶紧确认,先做其他检查,我改成周一(10月21号)的普通门诊。

门诊医生看了我拿的社区医院的心电图报告,问了些情况,并没有细看报告,直接说,你这二度二型房室传导阻滞,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装起搏器。因为我查过二度房室传导阻滞,知道分一型和二型,就问了这两者的区别,医生告诉我一型阻滞靠上,只会慢慢传导,可以消频,有可能自己会好,而二型阻滞的地方靠下,只能装起搏器。并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说这几天就安排我住院装起搏器。让我尽量不要自己走动,担心我会晕倒。然后,他又开了个心超检查。

心超检查的时候居然还有导医,我心中感叹多么高大上的医院和服务啊,同时我对门诊医生的说法也深信不疑,即使心超做出来是正常的。

我以前看消化科门诊,碰到的医生都是三言两句就把我打发了,而这个医生居然说的这么清楚,这么明白,我觉得自己真幸运,碰到负责任的好医生了,所以我对他的论断坚信不疑,我一定是得需要装起搏器了。

我好像一下子释然了,也信命了,我命该如此,我就是个短命的人,但还好,现代科学如此发达,可以让我尽量延长生命,能多十年或者二十年去陪孩子长大,这样想,我又必须得感谢现代医学,感谢医生。

从医院回来之后,给我心内科医生的同学发了微信,告诉她我估计得装个起搏器,她让我多去几个医院看看其他医生怎么说,她有自己的分析,她说你心率是快的,而装起搏器是为了防止心率慢的情况,也就是装上也基本用不大着。

我认为她的说法也无懈可击,我突然醒悟过来,我不能就等着华山西院给我装起搏器。我得预约个其他医院的专家再看看,到底还有没有其他诊疗方法。

于是预约了周四(10月24号)同仁医院的专家门诊,也就是我去年胃出血住院的那个医院。

(三)

接下来,心情总归是沉重的,但沉重中又透着一股活气,好像又能心存侥幸,但愿不用装起搏器。不管怎样,我让自己平静,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继续接送孩子,继续读书,看花看草,写写打油诗。其实,平静的日子下掩盖了多少矛盾纠结担心的复杂心情,只有自己知道。

就这样熬过了星期一,熬过了星期二,迎来了星期三。

我再也不盼望华山西院的医生给我打电话去装起搏器了,我盼望着周四再去同仁医院检查,我盼望着还有其他法子来医治。

就在周三(12月23号)下午3点02分,我要去接孩子放学的时候,一个私人手机号码打响了我的电话。

我接了。

接完之后,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愤怒,当然我首先是高兴,为什么呢?

因为来电话的女人说,她是社区医院的,告诉我前几天做的24小时心电图的报告弄错了,说后面两行不是我的,是别人的,因为用的是模板,打报告的时候没改过来。就是说房室传导阻滞不是我的,是别人的。让我去换报告。

下图就是我新拿到的报告。对比一下,上面第一份报告(见上)的第5、6条是她复制的别人的报告,上面居然是第5和第5条,连数字都没改,现在一看就有问题,可是那时,或者没有人告诉我打错报告之前,谁会怀疑医生出的报告是错误的呢?

 

我想愤怒,我想说你们这个也可以出错吗,可是我是太高兴了,以致于我的高兴掩盖了我的愤怒。我正在狂喜我并没有房室阻滞,我确定不用装起搏器了,那么我第二天的专家门诊也不用看了,我还要感谢她打电话打的及时呢。可是18号出的报告,到23号才告诉我错了,这间隔是不是有点久了呢。这几天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的。

我取消了第二天的预约的专家门诊,真是“祸兮福所倚”。

这个“喜讯”告诉了我心内科的同学,她很平静地说,无论怎么看,也没有找到要装起搏器的指证。我内心对她是感激的,真心感激,这才是一个医生该有的水准和责任心。
搞笑的事情还没有完,周五我接到华山西院的电话,听起来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通知我住院安装起搏器。我告诉他,我的报告被社区医生搞错了,不用装了。
同时我问他,你们门诊医生是不是有点草率了,看了其他医院的报告就要给病人安装起搏器,你们不该用自己的报告说话吗?他回答,住院后我们还会有相关检擦的。好吧,没检查清楚就急着让病人住院,是个什么油头?我还问他,我给门诊医生看的报告,其实数据是有问题的,难道他看不出来吗?他说他可能只看了结果吧。结果有1到6条,看来他只看到阻滞俩字就要给人装起搏器?
所有听到这件乌龙事件的人,都说该投诉他们。我说我不投诉,但是我保留证据,我会真实地记录下来,让自己吃一堑长一智,也是对看到这件事的其他人的一个警醒。任何时候,遇事都不要慌乱,多思多想,多问几个为什么。
我不敢妄自揣测,但是我还是揣测了一番,有那么一刻我竟然得出的这样结论是:如果说社区医院的医生是粗心大意,那么华山西院的那位门诊医生就是草菅人命,只把病人当做他们盈利的机器,装个起搏器怎么也要五六万吧。
但我又不愿意相信他会有这般恶意,我宁愿相信那位门诊医生也只是粗心大意,没有好好看报告,没有看到心率的数据。
绝大多数病人或者自认为自己是病人的人,会对医生的论断没有任何怀疑能力,在医生面前就那头温顺的小绵羊,医生说的症状,自己身上都有,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很多人都立即丧失了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病人会有病乱投医,什么偏方都信的原因。
整件事情,细细极恐,如果我没有心内科同学的分析和忠告,如果社区医院的医生自始至终也没有发现报告错了,我会怎么样呢。
我现在一定是在华山西院的病房里,任他们做各种检查,最终会怎么样,只有天晓得。万一他们也来个错误报告,或者又粗心没看清报告,那我不就稀里糊涂地真装上起搏器了吗?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是当医生的人,一定要仔细再仔细,谨慎再谨慎,因为你的一点马虎,可能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医者仁心,妙手回春,都是赞扬医生的,希望每一位医生都心存慈悲。
当然我更希望,每个人都有健康的体魄,一辈子都与医院无缘。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