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胃出血那些事

马上进入不惑之年的年底,突然迎来一场猝不及防的胃出血,心情犹如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到现在,终于敢一吐为快了。 …

马上进入不惑之年的年底,突然迎来一场猝不及防的胃出血,心情犹如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到现在,终于敢一吐为快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人说,很多人生病并不是病死的,而是吓死的。对这句话,我深以为然,尤其是对那种平日里一直健健康康的人,突然一场不大不小的病,不是病的半死也得吓个半死。当然那些参悟人生或者生而勇敢的人除外,甚至一直小病不断的人也除外,因为前者本身已看透生死,而后者则早已百炼成钢。

像我这连续十多年,一滴针药未用过的人,对医院有种天然的抗拒感,对自身免疫力极为推崇,甚至排斥现代医学,觉得只要自身免疫力够好,就不会出问题。

但是人的免疫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如果不注意改变生活方式,譬如熬夜、压力、生气、焦虑、不按时吃饭等等,身体的器官就会发出抗议,提示你要休息了。

前一阵,每天早晨起来都感觉嘴里反酸,口苦,还嗳气,白天饭前感觉胃会有烧灼感而饭后会饱胀感,晚上睡觉的时候偶尔腹疼,不规律,不持续。最重要的是我的体重再慢慢减轻,减肥之前是我梦寐以求的,能瘦点当然好,但是伴随着这些症状瘦,心情就感觉不是那么美妙了。

现在医学知识随便就可以从网上查询到,这种症状对应的相关疾病从胃炎、胃溃疡到胃癌,还有其他消化器官病变。后来居然自己摸到上腹部靠右有一条状硬块,似肌腱,又不像,于是老摸来抹摸去,还摸老公的肚皮对比,自我感觉也快成癔症了,我这十几年不吃药打针的人,胃之前又有其他毛病,难道是胃癌!?

自己越想会越往最坏的结果想,有时候居然会莫名的悲伤。老公说你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别老自己瞎猜想。对我这种超级相信免疫力的人来说,难道也得去医院检查,好吧,心想等我哪天空了我去医院检查。于是,还是每天忙碌依旧,明日复明日。

直到11月26号早晨,大便居然一半多开始发黑,看到之后我先是怔了一会,胃癌也是黑便,难道真是胃癌,恐慌的同时,又有一种放松的感觉,这就证明我不是癔症,没在瞎想,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身体确实是出问题了。于是,又搜黑便,发现出现黑便还有很多原因,先让自己淡定下来,自我感觉,身体也还好,先做完当天的事情,再看看第二天大便啥情况。

当天还在大棚还包装了十几箱肉肉,中午叫的外卖是牛肉粉丝汤,汤上居然漂了一些红辣椒皮,虽然知道吃了对胃肠不好,但还是吃了。像往常一样,吃完也没有休息下再干,因为下午三点要赶着接孩子,每天感觉时间太紧张不够用,一定要争分夺秒。

另外,那段时间熬夜下棋也比较狠,每天接完孩子放学就开始辅导作业,吃饭,等孩子上床睡觉之后的10点多,我开始登陆孩子的围棋账号,找人下棋,经常下到半夜12点,还经常发到微信朋友圈嘚瑟一下。

当晚,睡的比较早,早上起来,便后一看,大便更黑了,柏油状,还不成型。送孩子去学校后,独自驱车赶到上海第八人民医院。之所以去八院,是因为之前姑父胃穿孔在那里看好的,我妈当年给我带孩子,也是去那里看的胃病,其他医院除了生孩子去的闵妇幼和儿童医院,还真的不了解。

挂号后直接到门诊,居然不用排队,医生询问情况后,开单验血验大便。很快报告拿到,大便报告显示隐性出血4+,可是对我这个小白来说,4+是啥,完全没概念。

把报告给医生后,医生说,需要住院。我着实被惊到了,什么情况,难道确实很严重,需要住院,如果住院,孩子怎么办!? 平常上学都是我送,家里又没有老人帮忙,和医生说,我不能住院,同时眼泪也夺眶而出。医生说,你出血4个加号,不住院不行,赶紧和家属打个电话,商量一下。我说我先回家安顿一下,有情况再说,医生看我很坚决,她说如果坚持要走,得签字,然后开好两天的吊针,先打完当天的再回去,同时预约胃镜和再次验血,验血的时候还找了阿姨陪着,怕我晕倒。医生还负责人的告诉我说,她之前有个病人,从门诊走到大厅,就直接晕那里了。我不以为然,觉得自己不会,于是签了字,去打吊瓶。

挂水俩小时,挂号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本来想在医院门口吃点饭,但是一看也没啥吃的,决定先回家再说。和正常人一样,开车出了医院,上高架,刚开始感觉也还好,结果在快下高架的时候,一辆车“嗖”的一下,紧贴着我的车超车而过,我心里一紧,心想这人有毛病。正想骂人的时候,一股暖流从小腹传到上腹,紧接着接着心脏突突突,不受控制的开始狂跳,以至于呼吸也开始困难,这是要昏倒的节奏,就在那一刹那,想了好多,真有种濒死的感觉,难道真要命绝于此了!

幸好脑子还是清醒,赶紧打双闪灯,靠里面一道停车。然后自己拨打120,电话接通,问我在啥位置,我说高架靠近会展中心,但说不出具体位置,120说电话挂断,他们让就近的120中心给我回电话。接着又给老公微信发了位置,语音说我感觉快不行了,我心想就算晕在这里,老公也可以知道位置。

后来慢慢平复下来,看着过往的车,我想招手,但感觉他们肯定不会停,这时候,一辆警车从后面开过来,我跟警车招手,警察停车下来,我给他看了八院的病例,警察了解情况后,建议给叫辆救护车,车子拖到停车场,直接送我到医院,这次,我犹豫了片刻就同意了。想起八院里的医生和我讲的她那个晕倒的病人了,看来出血量4+,的确是个蛮严重的问题,只是身体底子好的人暂时没感觉,没概念而已,现在终于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

乖乖等救护车来,上了救护车,感觉浑身紧张的要命,放松不下来,心里想着孩子,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不争气的眼泪就往下流。急救医生一路上一直和我聊天,缓解我的紧张感,说没事的,住院治疗几天就好了。后来急救医生说,上海医院的床位多紧张啊,让你住院就说明问题已经很严重了,还好刚才你一直紧张,要不真会晕过去。正开着车在高架上晕过去,要发生车祸的,想想也觉得有点后怕。救护车直接把我拉到上海铜仁医院,我问医生怎么没有去八院,她说他们是就近原则,铜仁医院也是三甲医院,这种毛病都可以看的好,事后我了解到,铜仁医院消化科是很好的。

来到急诊,医生各项检查之后,交费之后开始治疗,我是自己带着医保卡和钱的,所以不用等家属来交钱,可以提早治疗。从下午一直挂水,主要是凝血的药水。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孩子还在学校,老公要接孩子,一直担心孩子看到我这样,她会哭,我也会哭,但是已经这样了,其他亲戚朋友都不在身边,只能靠我们自己挺过去了。

孩子放学后,老公接了孩子,一起过来了,他们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呕吐,这是检查治疗以来第一次呕吐。孩子看见我的时候,表情呆呆的,刚开始没有哭,护士看到小朋友来了,说妈妈没事的,过几天好了就可以出院了,这么一说,小家伙开始哭了,她一哭,我这里就忍不住眼泪也掉下来。老公说,你别哭,你哭她更想哭,道理我也懂,可就是克制不住。

还好,一会我就克制住自己了,孩子也慢慢缓过来,开始做作业。做完作业,我自己感觉问题不大,孩子第二天还要上学,我想让老公带孩子先回家,但是医生说晚上必须有家属在,可能是在急诊的原因,医生怕有什么情况。然后老公回家拿了枕头被子,当晚,孩子和老公就躺在急诊大厅的椅子上睡,陪了我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老公送孩子上学。医生上班后通知我有床位,可以住院,等老公过来办完住院手续,就搬到住院部病房。来到病房,病房不大,有三张床铺,我住的是靠近门口的加床,另外两张床上住了两个上海老太太,一个70岁,一个77岁,进来的时间差不多。医生一直给我挂水,禁食禁水,因为还没查明原因,心里自然七上八下,也会默默留眼泪,不能想孩子,一想眼泪就下来了,看来女人的软肋除了孩子还是孩子。医护人员都很好,说不用担心,没事。当天下午5点钟,医生说现在可以做胃镜,本以为还要再拖一天。

非麻醉的胃镜做起来还是很不舒服的,管子插进去,搅来搅去,听医生说了一句“看到溃疡了就放心了”,之前的不舒服和黑便的主谋凶手就是溃疡,而溃疡应该是很平常的一个问题。诊断结果是急性上消化道出血低钾血症,病因就是胃炎和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看到这个结果,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不再往什么癌上想了,心情也因而大变,开始和病友及探病的人聊天拉家常。

病友之间因为同病相怜,也为了解闷,一般很快会很熟悉,包括来探亲的家属朋友,因为什么病住院的啥情况,几个孩子,孩子的孩子几个孩子,像极了以前的读书时候的舍友。有好几位病友家属都说自己得过胃出血,均为男性,差不多都是壮年的时候得的,喝酒是主凶,女性得胃出血一般都是胃炎胃溃疡。

发现上海老年人都很注意养生,有问题就自己跑医院,老年人看病只需要自己出10%,负担很小,很多症状都会用药物控制,有些人好几个器官有问题,吃各种药,但是他们也不怕,有病看病就是了。

每天就在挂水、聊天和看手机中度过,从禁食到流质再到半流质,不用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有种久违的放松感。之前一直担心老公搞不定孩子,我住院后孩子一样读书上学吃饭,孩子的适应能力也很强,有时候离开医院会哭,但是只要看不到我,就没事了。我住院的一周里,除了第一天在急诊室睡的,还有一天周日和我挤在病床上一起睡之外,都是和爸爸在家睡的。

11月27号住院到12月4号出院,一周很快过去,出院的时候心情很好,因为觉得自己恢复的很好,挂完水下午自己去住院处结账,打了个滴滴回家。

回到家,第二天就去了大棚,住院前就接了个用多肉装饰假山的活,在龙湖天街,一家动物园公司,里面配了很多绿植,以后要养小动物。老公也一直忙忙碌碌没去栽,我开车送他去栽,本想送过去我就回家休息,结果又逗留到中午,回家睡了20分钟,又开车去接孩子,接了孩子想让孩子一起去看看,顺便把老公给拉回来。带孩子又去了趟超市,吃了碗馄饨,回家的时候就将近七点了,回来老公说他开车,我说我开吧,你开我更紧张。我就是这个毛病改不了,太相信自己。

结果开到诸翟镇上,离家不远的地方,突然感觉眼发花,那日在高架上的感觉又上来了,我赶紧停车,我说不行,让老公开。他开到靠近小区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能再继续留在车里了,在车里会有晕厥感,我说停车,我要下去,然后下车慢慢走回家,一路上感觉心动过速,紧张的要命。

应该是我自己那天折腾的有点狠了,之前在医院是每天5瓶吊针打着,光葡萄糖就2斤,天天不是躺着就坐着,偶尔起来走走,所以觉得状态好的不得了,可是出院第二天,已经没有水挂了,光靠我吃的那点东西,况且吸收还不好,本来已经亏欠的身体自然经不起自己马不停蹄的折腾。

于是后面的几天,我乖乖的消停了,身体是消停了,可是心理却消停不了,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心理作用还是身体问题,我白天躺下睡觉,老感觉心跳很快,睡着一阵心脏就猛的跳一下,还带着麻麻的味道,把我麻醒。

我心想,难道我这是心脏也要坏了,越是去体验那种感觉,就越有那种感觉。真担心自己心脏不好,一下子晕过去,以至于有天晚上,我穿着棉睡衣睡觉,手机也不敢关机,心想万一有问题,可以拨打120,也避免了穿衣麻烦。

就这样担心了几天,发现也没啥大问题,就又放松了,开车不行,我走路总归行吧。于是,一天,随老公车子送孩子去上学后,我说我去社保中心一趟,准备问问给老公办医保,让老公开车先走,我自己走回家。下午又走着去接孩子,结果在等孩子的时候,听到旁边很多家长叽里呱啦叽里呱啦说话,我突然感觉两耳像被震聋了一样,紧接着心跳加快,以为要晕倒,还好,过了两分钟没事了。

那天我走路走了10000步,而且正值生理期,我觉得自己走的已经很慢了,但是即使再慢的走路也是消耗能量的,不知不觉又一次对自己狠了一点。后面又消停了几天,不敢走那么多路了。

最近是开车不敢开了,路也不敢多走了。经过试验,一天走个七八千步是没问题的,路还是要继续走,累了休息下再走。“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原来大道理都是拿来说的,只有体会见真知,所以才有这句“绝知此事要躬行”。

从被医生禁食两天后,再吃东西开始,发现饭怎么这么好吃,以前怎么就没感觉到。现在饮食的标配是馒头加小米粥,其他再加些易消化的汤汤水水,从小到大都没这么重视过饮食。细嚼慢咽,准时吃饭,坚决不熬夜,小朋友啥时候睡我就啥时候睡。

没饭吃的时候,才知道饭好吃;生病的时候,才知道健康有好。想想也很庆幸,人到中年得一场能够让自己对健康足以引起重视的疾病,让自己能在如此快节奏的生活中慢下来,出院的当天朋友圈发微信:感谢现代医学,给我第二次生命。以后要好好吃饭,远离让自己不开心的人和事,过有规律的慢生活,活着,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人生路上风风雨雨,小沟大坎的会不定时来访,焦虑、担心、害怕、逃避都是没用的,从容淡定的应对才是王道,若人生无惧,那么所有的风雨沟坎,都会淬炼成从容淡定。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