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速则不达…

春天来了,涪陵的天气开始启动春雨模式,基本上隔天就有雨,有时还伴随着春雷。 不是有句歌词吗,三月里的小雨,淅沥…

春天来了,涪陵的天气开始启动春雨模式,基本上隔天就有雨,有时还伴随着春雷。

不是有句歌词吗,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这边的气候就是怪,有时候白天不下雨,晚上下,早上起来路上都是雨水。
这种天气对于农村的春耕是很有利的,万物生长,农作物都开始发芽了。
但什么事儿都具有两面性,有人喜就有人忧。
我们搞工地的都知道,有些工作是要看天气的,老是下雨,有些工作就没有办法施工。
比如,做防水层。
基层不干燥,卷材防水铺贴就粘不好,对以后的防水效果就有影响。
如果强行施工,就会有质量问题。要是今后出现漏水,那就需要重新挖开再施工,返工活的损失是最大的。
关键是,返工的活十之八九都是做不好的。
在我搞工程这么多年来以来,一直对质量要求都是比较严的,很多工作只要是我经手直接管理的,我都是对质量零容忍。
我姐姐以前就经常说我,工地上这些班组都是关系户,别把人家得罪了。
我死性不改,还是经常得罪人。
记得我2011年在武隆仙女山上一个工地做施工管理,施工中有一个工序是屋顶贴瓦,贴这个瓦是需要每一排都牵一条直线,还要在每一片瓦的头部小孔里灌一颗锚钉。
钉子是增加锚固,才保证以后不会掉。
泥工老板为了图个快,就让工人隔三排才牵一次线,隔一排才灌一排锚钉。
贴瓦这个工作很特殊,如果是贴得好的,不管从哪个方向看它都是直线,非常漂亮。但是只要有一排不直一下就可以看出来。
他贴了一半就被我发现了,要求他们必须重新做,这事我很坚持。
泥工老板差点和我大打出手,最后还是返工了。
这事,当时的老板表扬了我。
有时候,作为打工仔,给别人打工就得为自己得到的那一份工资负责任。
这真不是说套话。
我也真是这么想的,当然是有前提的,前提是要看自己的工作定位和公司老板的价值观。
现在我们很多房地产企业都缺失了质量意识,看中的是短期效益,哪里管将来几十年后你卖出的房子是不是漏水?
为了赚钱,全搞的粗放型的,比如怎么样更节约资金,怎么样可以利润最大化,怎么样降低资金的成本。
所以,很多项目最先建造的就是售楼部,装修的最豪华的也是售楼部,房子一栋没有建好,售楼部却已经花了大量的资金,都是真金白银。
这都是要算到整个项目的开发成本里的。
原本这些钱是可以用到设计研发,实体质量里边的。可能就因为如此,设计研发的成本要压缩,资金时间成本要压缩,工程进度相应也要压缩。
这一切都压缩了,拿什么来保证质量,拿什么来保证品质?
疫情期间,武汉的火神山医院十天建成。
很快吗?
的确是很快,但是这个医院建成的目是为了抢险,只是为了满足疫情的短时间需求。
一旦疫情结束就要拆除。
我们都应该知道的是这种速度,它不是工程建设的常态,更不该是某些媒体用来嘲笑外国“十天安装不好有线电视的资本”。
都听过一句话叫,欲速则不达!
工程也是一样。
过去我们常听说,某某那个地方房子建的好快,三天就建了一层楼。
三天一层楼,真的好吗?真不好
混凝土的强度需要28天才能到设计值,然而三天才只能达到30%的强度。各种材料在只有30%的结构上面一压,楼板的内部已经全裂了,只是肉眼看不到而已。
这种小裂缝会大大的降低其房子的结构寿命。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建筑寿命都不长,都是有原因的。
以后别老是嘲笑外国人“慢”,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人家的建筑寿命平均能达到132年,而中国只有30年的原因。
这不排除某些国家确实是真的慢…?
过去,我们总是盲目的崇拜“中国速度”,把这四个字捧得高高的,以至于各行各业都在追求快,为了速度,做什么都在比谁快。
经济发展快,车开的也快,楼塌得也比别人快。
我们可不想死得也快!
所以我们需要慢下来,我们要比质量,比品质,比我们的产品棒,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身体也要比别人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