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天然也有苦恼

跳过暮春和初夏,直接就来到了盛夏。 西安的夏天就是这么任性,突然就这么一头扑了过来,火热得让人猝不及防,热情得…

跳过暮春和初夏,直接就来到了盛夏。
西安的夏天就是这么任性,突然就这么一头扑了过来,火热得让人猝不及防,热情得让人有点接受不了。
看路上行人的衣着,不像身处同一个季节。有人身着仙气十足的轻薄的夏日裙装;有人更夸张,已经穿上了短袖短裤踩上了凉鞋;有人里边打底衫、外边还罩着看起来很厚的深色长款风衣,这很明显还没有从前几天的寒意中挣扎出来。
今天37度,明天38度,这绝对是盛夏的气温了。
 
天热有天热的好处,早市上本地瓜果蔬菜大量上市了。
一车一车的阎良甜瓜,甜得特别过分,都有点齁嗓子了;一盆一盆的草莓,已经从神坛走了下来,价格从前一阵的70块一盆降到了25、30;樱桃十多块二十多块就能买一斤了……夏天是个能把水果当饭吃的季节。
西红柿黄瓜摊上都会放一个纸板,上边歪歪扭扭地写上“本地”俩字。蒜薹也要注明“兴平蒜薹”,还是表明是本地的。
细品品,本地俩字还真是有魔力的。这表明蔬菜是在土地上呆了不短的时间,光照也有所保证,是等成熟才采摘下来的,口感更好。若是外地运过来的,那必须是没等成熟就收,长途运输没准还得喷点防腐剂什么的,反正不及本地的让人心里踏实。
有一家的西红柿没有别家的好看,价格倒跟别家一样,可围的人挺多,我也围过去挑了几个。
这家的西红柿,形状不够周正,有点长残的感觉。老板忙着称重收钱,有老顾客边挑边帮老板宣传:这是老板自家菜地种的,汁多,不管生着吃还是炒着吃,都能吃出以前西红柿的味道。
这不就是我们巴巴寻找的感觉吗?难怪这么多人买呢。
他家摊上还有黄瓜,这些黄瓜还真验证了歪瓜裂枣这个词了。黄瓜根根都长得随心所欲,弯曲成互不相同的形状,好像在和谁较着劲,绝不长成直溜的模样;颜色也不均匀,深绿占主体,浅黄时不时就挤进去点缀一下。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用说,自然长成的,买的人也不少,一定能吃到曾经熟悉的黄瓜味道。那还等什么?买吧。
各种各样的绿叶菜不用标“本地”,那也是本地的,价格都很亲民。
 
回家后,先吃一根纯天然生长的黄瓜怀怀旧吧。
疙里疙瘩的黄瓜不好清洗,我的方法是在水底下冲洗一阵,再用刮皮刀刷刷几下,刮掉外皮,只吃里边,感觉放心。
以前买的黄瓜都是直溜溜一根,三下五除二就刮掉了外皮,简直不要太简单。今天买回的是扭曲成不同形状的黄瓜,刮皮刀英雄没有了用武之地,吃根黄瓜居然变得不那么容易了。猛不丁增加的劳动量,让我的味觉都变得迟钝了,硬是没有吃出从前的味道。
 
这么高的气温,自然也是喝绿豆汤的时候了。
我的绿豆是前一阵去蓝田山里玩时从路边的农民家门口买回来的,图的也是纯天然,是人家房前屋后自己种的。
抓两把放碗里清洗,马上发现了不同:水面上浮起了一层。
这个经验还是有的,能漂浮上来说明绿豆长得不够饱满,是瘪的,没有分量,见水可不就浮起来了?我从网上买的绿豆,颗颗饱满,清洗时基本没有漂浮起来的。
我图的不就是纯天然吗?纯天然就该是这个样子。
我心平气和地倒掉漂浮在上边的瘪豆子,换了三四遍水后才解决了这个问题,又发现了新的问题:水怎么还是混的?以前的豆子最多清洗三次就干干净净了。这一细看,明白了:豆子里还夹杂着豆荚,还有和豆子差不多大小的石子土块。
我也能想明白,农民收回不多的豆杆,就在房前屋后的空地上晒干,聚拢起来,挥舞着棒子敲打,豆子脱离豆荚落到地下,筛筛簸簸,就是我买回家的豆子了。这种纯手工操作,混进土块石子就是难免的,里边夹杂着豆荚,那简直是一定的。
怎么办?慢慢拣吧。
洗好豆子花费的时间起码是以前的十倍吧。
我突然觉得某些纯天然的东西还真是不太方便,我可能有点像好龙的那个叶公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