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胖了,馒头花卷瘦了

上班后,早午饭又要在食堂解决了。 食堂是一个人员更新很快的地方,这不,新学期就又换了一波师傅。 今天第一次去吃…

上班后,早午饭又要在食堂解决了。
食堂是一个人员更新很快的地方,这不,新学期就又换了一波师傅。
今天第一次去吃早饭,看着食盘里的主食,忍不住腹诽道:关在家里这么久,身体越发膨胀了,没想到食堂的馒头花卷包子倒轻轻松松就瘦身成功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一天上班,一同事远远看到我就说胖了。

这话太不招人待见了,我又不能把在乎写在脸上,只好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说:是是是,整天闷家里不动,还总想着吃吃吃,能不胖?我胖我骄傲,说明我家伙食好。
可我心里不接受啊。宅家这段日子我够注意了,每天至少站秤上称两次,不敢太随心所欲地吃吃吃,秤上给我的数字没有增加,还降了一点点,为什么还说我胖了呢?最多算维持现状好不好?
回家后,我不甘心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给了一个自以为很有道理的解释:毛衫的领子有点大,外套是宽松的,过于休闲,人不就显得膀大腰圆了?
其实就是我不想承认自己胖了,还找了个客观理由而已。
第二天上班,我就换了合身的衣服,起码不能再给别人视觉误差了。
结果,另一个同事又脱口而出:你假期胖了。我能怎么办?其实我还是有办法的,我又给自己找出了一个理由:可能是因为我换成平底运动鞋了,矮了就显胖;如果我穿带点跟的鞋子,看起来会挺拔些,应该能显瘦。
回到家,我给儿子说李阿姨说我胖了。儿子抬头看了看,点了点头:肩膀确实厚了很多。

我一下子吼了起来:你会不会说话?我哪里胖了?

同事我不好意思发火,对儿子,大吼大叫那根本就是常态,毫无心理压力。

儿子往旁边走了两步:刚才角度不对,换个角度一看,老妈一点都没胖。不但没胖,而且……妈,你在哪儿?我怎么看不到你了?难不成你已经瘦成一道影子了?

去去去!我不理他了。

 

人想瘦些真太不容易了,可食堂的食物却轻而易举就变成袖珍版了。

据我目测,馒头和花卷比上学期缩小了起码有四分之一的体量,包子也小了一圈。
人就是这样,买东西时当然希望越大越好,价格不变东西却由大变小,就觉得自己吃亏了。其实,以前那个馒头,我一直觉得个头太大,一个人吃不完一个,希望能做小点。如今真小了,我又发现这种小和我希望的不一样,原来我希望馒头变小的同时,价钱也是要降下来的。
饭卡充的钱又不能提现,我还是买了几个馒头花卷准备带回家当晚饭,简单省事,不用自己蒸了。
想起张文宏的建议,特殊时期,为了提高抵抗力,还是要吃鸡蛋喝牛奶,我就买了个鸡蛋当早餐。鸡蛋是论个卖的,没办法偷工减料,即使食堂已经尽其所能,在整个市场选择了个头最小的来买,也还是个囫囵的完整鸡蛋,小不到哪里去。最近的鸡蛋,个头挺大的普通鸡蛋,一个还不到五毛钱,白水煮蛋增加不了多少成本,一个卖一块钱,鸡蛋的利润也不会低的。
我还是把张文宏的建议折中了一下,又打了一份稀饭。
稀饭也不一样了。
上学期的红豆稀饭或者苞谷糁,我总再三叮咛师傅打少点打少点,喝不完倒掉太浪费了。上学期的红豆稀饭很粘稠,那真是肉眼可见有不少的红豆。今天的稀饭,师傅只打了一勺,稀汤寡水的,也是红豆稀饭的颜色,我毫无压力就喝到了碗底,好像也没发现红豆的影子。早饭的质量好像比不上以前了。
也不全对,小菜好像不“小”了。
一个炒西葫芦一个炒豆芽,给的量都不少。我觉得不太像小菜,倒像中午吃米饭的素菜了。
至于午饭,已经吃了三顿了。炒菜和以前相比,口粗的我没发现多大的变化。我按以前的习惯打菜,三顿都是六块钱,似乎比以前还能便宜点。
我一直打心眼里感谢单位的这个食堂,为我解决了一日两餐这个大问题,给我省了不少的事。
食堂的饭菜嘛,只要你不抱太大的希望,你其实也不会有多大的失望。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