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归来

武松途经景阳冈,借着酒劲,打死了老虎,县城百姓无不拍手称快,抬着打虎英雄,敲锣打鼓,游遍县城,男女老少,争先恐…

武松途经景阳冈,借着酒劲,打死了老虎,县城百姓无不拍手称快,抬着打虎英雄,敲锣打鼓,游遍县城,男女老少,争先恐后,要一睹英雄的风采。

清河县县太爷设宴县衙,款待武松,并让县衙公干人等一应作陪。席间,县太爷命人拿出五十两纹银来,要当场兑现榜文上的奖项。武松站起身来对县太爷深深一揖,开言道:“俺武松是粗人一个,打死老虎,不过是出于求生的本能而已,并不是什么英雄的壮举,更不是冲着这赏银而来的,这些银两我万万不能收的。”

县太爷说道:“武壮士为咱们清河县除了一大害,理应受到褒奖,况且,这些银两是专款专用,榜文上写得清清楚楚,决不可挪作它用。”

“既如此,”武松回言道:“可将这些银两分给众猎户,他们熬更守夜了不少时日,有的还曾被老虎伤着,理应得些补偿不是。”

“那就遵从壮士的意思好了。”县太爷当即吩咐将银两分散给了众猎户。

猎户们对武松拱手作揖,连连称谢,公干人等,一齐鼓掌。

县太爷再一次打量着武松,欲言又止。

“大人有何吩咐,尽管说来,俺武松敢不效命?”

“好,那我就直说了吧,我见你年轻有为,德才兼备,一心想提拔你做个都头,共职于县衙,只是……”县太爷面露难色。

“只是什么?”武松急切地问道。

“按照规定,你还有许多条件不符合要求?”

“是哪些条件?看看我能办到吗?”

“第一,你是阳谷县人,户口不在本地,第二,你还不是公务员,第三,也是最要命的,你没有相应的文凭。唉,看来我是爱莫能助了。”

武松听罢,也是唏嘘不已。无奈地摇摇头,不再言语。

武松回到家里,与哥嫂一道挑水劈柴,经营着炊饼店铺,聊以度日。

这天,突然接到县衙公函,让他即时动身,去县衙做都头,武松虽百思不得其解,然还是收拾行囊,欣然前往就职。

一天,武松拿出首月的全部俸银,在清河县最豪华的酒楼宴请县太爷。酒酣耳热之际,县太爷对武松说道:“你别光顾着谢我,还有一个人,你还得好好谢谢人家,当初,是他举荐了你,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才破格录用了你的。”

“他是?”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是西门大官人。”

那一年,县太爷得了慧眼识才伯乐奖;武松与西门大官人成了莫逆之交;武大郎的炊饼成了县衙食堂的专专供土特产;西门大官人的药房,成了县衙指定医疗单位。大家相互照应,和睦相处,其乐融融,这都是后话,不提也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