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课不停学

周吴在家帮妻子调试录课设备,学校领导下的任务是录一个月的课。这几天没白没黑在赶进度。周吴在镇政府工作,妻子在县…

周吴在家帮妻子调试录课设备,学校领导下的任务是录一个月的课。这几天没白没黑在赶进度。周吴在镇政府工作,妻子在县初中教书。今年这疫情烈度,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城市严管,村镇封路。周吴早出晚归包村驻点,妻子也没闲着,硬着头皮变“网红”,这线上课和线下课完全不一码事,周吴妻子手忙脚乱。

这时电话响了。“周同志,你给我们家送的电视又坏了,不好意思啊”。这是周吴包村驻点的金婶打来的电话,金婶家是贫困户,老伴前年偏瘫在床,家里三个孩子,老大刚上高一。学校要求学生在家“停课不停学”,金婶家啥设备没有,没办法找到周吴解决。于是他在镇上花了300块买了一个二手电视,省电台教育频道每天安排播放各年级学科内容。谁知道电视三天两头出问题。

“好,好,我再过去修理修理,没事,不耽误明早学生上课……没事,没事,不用客气”。

妻子拦住周吴。“看把你能的吧,就不让你管这事,你非管……这都几点了,才到家,又要出去……我这单元内容今晚也得录完,你必须得给我调试好再走……录课录得脑子都是疼的……。”随便聊聊的图片

周吴包村驻地离镇上不到5里地。疫情一开始,镇政府工作人员,特别是党员同志全部安排到一线卡点。周吴还是分配到自己的扶贫包村工作点。

“这还是接触不良,需要垫个东西在电视底座……我这调试好,不要挪动,每天让孩子们打开看就行了……这段先凑合着用,镇上修理店都不让开门……让孩子们在家也坚持学习,这一个月老师在电视上也讲不少东西呢……”周吴边修理电视边给金婶交代。金婶不断应声是是是。

“周老师,你听说过省财经专业学校吗?”突然,金婶大儿子问到。

“甭说了,睡觉去。”金婶听讯大怒,明显这事不止讨论过一次。金婶儿子倔强坐着不动。

“没事,你让孩子说说,说不定我也能参考参考……”

“我同学有的没有上高中,在那个学校上学……每月还能挣工资三千多块钱……我也想去省财经专业学校上学……”金婶大儿子断断续续表达了意思。

“那是啥学校……上课就在厂子里面……我听人家说去那就是打工,哪有上课……我坚决不允许去……”金婶坚定地说。

“那我同学在那一边学习,一边挣钱……将来也有技术,也发毕业证,这两三年也挣了钱……总比我这上高中上大学,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强……”金婶儿子嘴里嘟囔。

周吴大致听明白了纠纷。这两年全省高中中招录取率刚过一半,有四成的初中生毕业后走向社会或者上了中专院校,一些好的中专院校,也确实造福了不少教育落后地区的孩子。让他们学有所成,有了一技之长,能够自食其力。

“这事好办,等着疫情过去,周老师安排你去这个学校走走看看,咱们实际考察了再做决定……这几天学校要求在家学习,高中学习进度快,你当时考上咱们县一高,底子也不差……不忘记理想,不耽误眼下学习,……两手准备,怎么样……”周吴给金婶儿子说。金婶观察这儿子缓和的变化,也舒心地点头。

周吴起身告别。

在门口,金婶儿子悄悄给周吴说,周老师电视你以后不用管了,我弄的,我知道怎么修。

哦。周吴一脸恍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