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葬礼

大年初二,一大早,林秀的电话就响了。 是大哥林虎打来的。林秀立刻按下接听键:“哥,新年好!告诉妈和嫂子,我们马…

大年初二,一大早,林秀的电话就响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是大哥林虎打来的。林秀立刻按下接听键:“哥,新年好!告诉妈和嫂子,我们马上出发。”林秀一边开心地在电话里给大哥拜年,一边用眼睛催促老公和女儿,要他们加快速度。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传来了大哥沙哑的声音:“秀,听哥说,妈……妈今天凌晨去世了……”林秀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大哥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她完全没听见。

他们全家默默地脱下新年装,换上了黑色丧服。

母亲是去年入秋时查出的癌症晚期,住了一阵医院之后,就在家里静养。腊月里她去给哥嫂送年货时,感觉母亲身体虽然削瘦,但精神还不错。没想到,才几天功夫,母亲竟不辞而别了。

她还记得,母亲那天见到她时,特别开心。临别前,母亲拉着她的手说:“秀,正月里早点来。我给家孙、外孙都准备了大红包呢。”

想到这一幕,林秀的心不禁一阵刺痛。她坐在车的后排座上,禁不住搂着女儿大放悲声。老公一边开车,一边说些安慰的话。女儿见母亲如此伤心,也挤在母亲的怀里“哇哇”哭起来。

看看就到村口了,老公忽然踩住了刹车。

“师傅,现在外来的人和车都不许进村。”两个戴口罩的年轻人挡住了他们的车,对着林秀的老公说。

“我妈去世了,我是来奔丧的。”林秀摇下车窗,强忍住悲伤说。

“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可现在是非常时期,没有办法。这是林虎村长亲自吩咐的,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谁都不能放行。乡里有个从疫区回来的务工人员前两天被确诊为冠状肺炎。乡里连夜下达了通知,各村一律戒严。外面的人不能进,村里的人也不得随便外出。”他们执法如山的架势,丝毫看不出有通融的余地。

“叫你们村长过来。我倒要问问他,自己的母亲去世了,都不能回来奔丧吗?”林秀怒喊道。

“村长走不开。他家里有丧事。”一个说。

“我当然知道,他家有丧事。我就是他妹妹。”林秀禁不住咆哮起来。

“叫村长。”那两人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去旁边打电话。

村长来了。他身着孝衣,口罩遮住了大半个的脸。林秀看不出她大哥脸上的表情。

大哥出了村口,把他们两口子叫到一边,低声问:“你们怎么过来了?”

林秀泣不成声地嚷道:“哥,你这叫什么话?妈都没了,我们能不来吗?”

“好妹子,哥理解你的心情。我是说,在电话里,我已经说得很明白,叫你们不要回来了嘛。赶上这个特殊时期,妈的葬礼我们也只能特殊对待了。你在城里工作,对疫情的了解应该比我更详细。我们不能因为妈的丧事,影响了一个村的安全。”

“哥,都来了。就让我们进去看妈最后一眼吧。”她搂住大哥的肩膀,哀求道。

“小妹儿,哥知道你难过,但还是回去吧。这里的一切就交给哥来处理。哥不会让你失望的。”

“亲戚们都不来了吗?”

“我都打过招呼了。丧事从简。亲戚朋友们都不用来了。”

“妈一辈子节俭,丧事也办得这么冷清,哥,我不安心啊!”林秀忍不住又痛哭起来。

“妈临走时,我都给说了。她老人家明事理。她说不在意这些礼数,村里人的性命安全重要。”哥哥的泪水越聚越多,最终漫过了眼眶,浸湿了口罩。

“妹子,妹夫,你们回去吧。后天中午下葬,我找人给你们录视频发过去。”

初四那天,她在视频里看到了母亲的葬礼——七八个人,将盛着母亲的棺材从上房里抬出来,放到门口的板车上。主事的司仪对母亲的去世致了简短的悼词。之后,他郑重声明,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过世,儿女选择不请客,不摆酒,不大办丧事,是把整个村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这种深明大义的善举,是值得全村人学习的。这个特殊的葬礼值得我们全村人永远铭记。

一阵鞭炮响过,本家的几个兄弟扶着灵柩出发了。大哥神情凝重,胸前抱着母亲的遗像,走在队伍的最前头。

送葬的队伍缓缓向后山行去,她流着泪,默默地关掉了视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