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道,拿钱

海盗总会遮住一只眼睛,是为了始终让被遮住的那只眼睛适应黑暗,御敌时可以躲在黑暗的船舱里,遮住另一只眼,让原先适…

海盗总会遮住一只眼睛,是为了始终让被遮住的那只眼睛适应黑暗,御敌时可以躲在黑暗的船舱里,遮住另一只眼,让原先适应黑暗的眼睛马上投入战斗,所以人总要有一只眼像月黯面蛰伏,对黑暗坚贞,膨胀着野心在晦暗处骤然发光,当然,独眼龙一条道走到黑,你骂他瞎不算骂,就像你骂别人说你这个两条腿的人,他不会生气,他只是觉得莫名其妙,你要说你两只眼睛贼拉拉地带劲。

石头堆里,金子到哪里都不会让别人发光,但金粉会让石头发光,所以一群石头发光。

两个人拿着剑扎向对方,就像数学上的两个负数,谁的恨越大,谁的值就越小,爱情需要绝对值,越相隔越假高尚。

我不是不感动,我是怕太感动,鼻涕塞不进脑海,替嘴吐露心声,然后你吐了。所以我要是被感动,一般我都这样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没有c罩杯的胸,为何他要驼背,好像他是个折翼的天使,没有翅膀在背后重力平衡,让他顺溜起来,粗鲁的掰直,有时候想翅膀就像一把刀子蹭在后面,威胁人也为人撑腰,让乌龟伸出龟头,丢盔弃甲,变通天的藤蔓,嘎嘣嘎嘣响。当一个人10厘米的底气做着cde的bug,1024g的网龄宕机了他按f进入坦克模式的英雄梦想。还是驼背吧,寄居在少年里卑微的留恋,恰好少年最爱看天光,仰着虚假的彼岸,还没尽头的羁绊,一切都在酝酿开始,并不知道那是一二三逃跑,逃的越慢越好。

宇宙

想了一个宇宙的时间

在夜里更缱绻

眼前的漪涟

不涕彼岸为韵

一只眼睛的崩溃

捂着心口瓦解

一个宇宙的黑洞

变白

坛子打碎了

思想已经不能吃

而坛子打碎了

再也没有思想

虫子安家

碎片是一个宇宙

他只找到了一片心

为了碎的自己匹配

我是木塔,我是木头,我是我女儿的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