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全球灾难,需要重获失去的信任

赫拉利在他所著的《未来简史》中,从科学的角度令人信服地证明了一个观点:现在是最好的时代。几千年来,人类都面临着…

赫拉利在他所著的《未来简史》中,从科学的角度令人信服地证明了一个观点:现在是最好的时代。几千年来,人类都面临着同样的三大问题:饥荒、瘟疫和战争,它们永远是人类的心头大患。但在过去几十年间,我们已经成功遏制了饥荒、瘟疫和战争。
我看这本书的时候,深以为然。
在2020这个庚子年的开始,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蔓延,我怀疑了:人类真的战胜了瘟疫吗?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尤瓦尔·赫拉利,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历史学家、作家,代表作《人类简史》《未来简史》和《今日简史》。他以多学科的思路思考、追问人类未来等大问题,其著述近年在学术及大众出版领域都成为了超级畅销现象。
我在读《简史》三部曲的时候,深受启发,他的很多观点都颠覆了我长久以来对一些问题的固有认识,收获良多。
 
最近,赫拉利撰写了一篇文章——《阻止全球灾难,需要重获失去的信任》,表达了他对人类能否战胜这场瘟疫的看法。
他表达的观点大体如下:
1. 尽管爆发了艾滋病和埃博拉,21世纪流行病导致的死亡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比石器时代以来的任何时候都低。这是因为人类对病原体的最佳防御不是隔离,而是信息。
2. 关于流行病,或许人们最该意识到的是,流行病在任何国家的传播都会危及整个人类,因为病毒会演化。
3. 在和病毒的斗争中,人类需要严守边界,但这不是指国与国之间的边界,而是人类需要守住自己和病毒区域的边界。所有国家都应该携手共同保护这个边界。
4. 如果这场疫情带来的是人类之间更严重的不团结和不信任,那将是病毒的最大胜利。当人类互相指责时,病毒正在翻倍。相反,如果疫情带来的是更紧密的全球合作,这将不只是抗击冠状病毒的胜利,还将是抗击所有未来病原体的胜利。为阻止全球灾难,我们需要重获失去的信任。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赫拉利在文章中给出人类对付冠状病毒的解药是:合作。
流行病真正的解药不是隔离,而是合作。很多人将冠状病毒疫情归咎于全球化,认为阻止更多类似病毒爆发的唯一方法就是“去全球化”。建起围墙、限制旅行和减少贸易。然而,即使短期隔离对于控制疫情至关重要,长期的孤立主义将导致经济崩溃,对真正抗击传染性疾病的传播毫无助益。
流行病早在全球化时代之前就夺走了几百万人的生命。十四世纪的时候,还没有飞机和邮轮,但黑死病在十几年间就从东亚传到了西欧,导致了7500万至2亿人(超过欧亚大陆人口的四分之一)的死亡。在英国,每10个人就有4个死亡。佛罗伦萨的10万居民,有5万人不幸殒命。
天花、流感……情况都是这样。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在想象中,1918年之后的一个世纪,由于人口增加以及交通发展,人类更容易受到传染病的危害。然而,流行病在发病率和影响方面都大幅降低。这是因为人类对病原体的最佳防御不是隔离,而是信息。人类一直在抗击流行病方面取得胜利,因为在病原体和医生的竞赛中,病原体依赖的是盲目变异,而医生依赖的是对信息的科学分析。
 
关于冠状病毒,历史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首先,永久关闭国界无法保护我们。请记住,即使在中世纪传染病也能迅速蔓延,那可比全球化时代早多了。因此,即使你把全球联系减少到1348年的英国水平,也不足以阻隔病毒。如果真想通过隔离来保护自己,倒退回中世纪都没用,你得倒退回石器时代。你真能做到吗?
其次,真正的保护来自于可靠的科学信息共享和全球团结一致。当一个国家被流行病袭击,它应该自愿对疫情信息进行诚实共享,而不是担心经济受挫。同时,其他国家应该信任这些信息并自愿伸出援手,而不是排斥受害国家和受害者。如今,中国可以向世界上很多国家传授关于冠状病毒的经验教训,但这要求很高水平的国际信任和合作。
 
这场疫情,让我们前所未有地认识到,人类真的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没有谁能独善其身。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